第一百零五章 我路过的-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一百零五章 我路过的

    略微思忖了片刻,闻老夫人道:“老头子这会儿正在石园,陌丫头,你给三皇子带路吧,正好老头子刚才跟我说找你有要事相商,让你去一趟。”

    反正老头子也没说只让陌丫头一个人去,那就干脆一起去好了,再者说了,她就觉得三皇子和陌丫头站在一起挺登对的,那气质都是一样的淡然,且不说这个,刚才二人的眉来眼去她可是全都看在眼里的,说他俩不认识,别人信不信她不知道,反正她是肯定不会信的!

    她老婆子虽然年纪大了,可眼睛却是明亮得很!这二人说不定能有什么造化呢!总得给他们个机会培养培养感情才是。

    楼陌突然被点名,一瞬间的懵圈之后,随之而来的是哭笑不得,闻老爷子找她有事?那怎么不早说,让她在这儿给人当了半天的靶子,还有,让她带贺兰瑾瑜过去,这话怎么听怎么觉得怪异……

    然而不待她多想,那边贺兰瑾瑜已经应了下来,这下好了,她就这么“被决定”了!

    二人一同离开正厅,楼陌都能感觉到背后一道道目光如利刃一般向她飞射而来,不禁苦笑一声:“闻老夫人可是把我坑了!”

    贺兰瑾瑜轻笑出声:“这话从何说起?”

    楼陌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在场的女子大都心悦你!”

    贺兰瑾瑜失笑,“听你这意思倒像是我连累了你,楼陌?还是陌尘?”

    你知道就好!楼陌心里暗暗道,但到底是她理亏,贺兰瑾瑜以心相交,她却连姓名都隐瞒……**!她楼陌两辈子加起来都没这么心虚过!

    “我叫楼陌,陌尘……只是个化名,我并没有故意欺瞒的意思,只是初见之时因为一些原因不方便解释,前日朱雀大街上相见我也不知从何说起,索性就没有再提……”

    “对不起!”楼陌真诚道歉,贺兰瑾瑜这个朋友她是真的愿意相交,但若是不能,她也不会勉强。

    “楼陌,这个名字更好些!”贺兰瑾瑜一笑置之,显然并不放在心上。

    楼陌见他真的没有生气,倒是舒了一口气,“你……罢了,我欺你在先,替你挡桃花在后,咱俩算是扯平了,现在我带你去石园吧!”

    “那就有劳楼陌了!”贺兰瑾瑜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一盏茶的功夫,二人已经来到了石园。之所以被称为石园,是因为闻老爷子酷爱收藏各种天下奇石,又不喜将其置于室内珍藏,恐损了其天然灵性,于是便都堆放在这园中,久而久之,这些个嶙峋怪石经风吹日晒反倒自成一景,别具一格。

    然而怪就怪在这偌大一个园子别说闻老爷子了,就是往日的打扫婆子也不见一个,楼陌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闻老爷子不会又出什么幺蛾子吧?

    “贺兰……不,瑾瑜,你先这稍等片刻,我去找个人问问闻老爷子在哪,许是老夫人记错了地方。”楼陌对贺兰瑾瑜说道,不管怎么样,先找到闻老爷子再说。

    贺兰瑾瑜似乎也察觉到什么不妥,于是点点头,并未反驳。

    沿着小路往前走了一阵,在经过一座假山时,忽然从假山里伸出一只手来,一把把她拽了过去,楼陌怒不可遏,抬手就是一拳,却被对方截住,抬头一看,她顿时火气更盛,咬牙切齿地喊出三个字——

    “夜、冥、绝!”

    夜冥绝眉头一皱,正待要纠正什么,却陡然听闻一声爆喝——“你找死!”说时迟那时快,手肘一横,一个回旋踢就朝着夜冥绝而去。

    夜冥绝此时早已将体内的余毒尽数清除,武功自然是更胜一筹,一个反手就把人摁在了假山上,就连腿也被夹在中间,动弹不得。

    楼陌气得双目喷火:“夜冥绝,你他妈有完没完!”派人私自调查她的事她还没来得及跟他算账,今日居然又来寻事,当她楼陌没脾气的是吧!

    “你和贺兰瑾瑜什么关系?为何会同他一起来石园?”夜冥绝用力扣住她的手腕,沉声问道,方才他看见这二人一路有说有笑地走进石园,已经气得想要冲出去揍人了,这女人竟然还跟他动手!

    见挣脱不开他的钳制,楼陌索性就任由他抓着,冷笑一声,道:“我同他什么关系貌似与你夜大楼主无关吧!至于为何来石园,我还想问问你呢,堂堂血刹楼楼主躲在闻府后院究竟是何居心?”

    又是“夜大楼主”!夜冥绝顿时一口气堵在胸口,说不出话来。

    忽而一股子属于女子的淡淡清香嗅入鼻中,不似一般女子身上的熏香,他的陌儿身上似乎是一种隽雅的竹香,让夜冥绝神情为之一恍,烦躁的情绪也逐渐平静了下来,这才低声道:“自然是闻老爷子请我来的!”说罢便目光灼灼地看着她,看着这个让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儿。

    楼陌有些狐疑地看着他,却并未注意到他眼中的深意。开什么玩笑,闻老爷子怎么会请他前来?等等!闻老爷子让她来石园,她到了之后又不见人,反而碰上了夜冥绝,她心中忽然涌上了一个猜测——

    “果真是闻老爷子让你来的?你和闻老爷子相识?”说完楼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生怕错过他一丝一毫的表情。

    看着她这副模样,夜冥绝眼中顿时盛满了笑意,“自然是认识的,而且还关系匪浅,闻老爷子写信说让我来锦官城见一个姑娘,而这个姑娘不会……就是你吧?”

    说罢又将楼陌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却是叹了口气,一副失落的模样。

    楼陌听完他的话顿觉被雷劈了个外焦里嫩,暗恨闻老爷子不仗义,她是有多嫁不出去,没完没了给她介绍各种人也就罢了,如今可倒好,直接把她和夜冥绝凑一堆去了,这老爷子脑洞还能开得再大一点吗!

    然而此刻她是绝对不能承认自己就是闻老爷子口中的那个姑娘的,于是只好硬着头皮瞎扯:“那个,你想多了……不是我,我就是路过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