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寿宴风云(三)-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一百零四章 寿宴风云(三)

    第一百零四章 寿宴风云(三)

    只见那几位小姐纷纷点头附和。

    “是啊,楼姑娘行为举止非凡,这送的礼物自然与众不同,不如让我们一同见识见识?”说这话的是户部侍郎家的小姐林霏,闻家每年上缴国库的银子可不是个小数目,林霏的父亲身为户部侍郎自然也是受益匪浅的!因而闻老爷子的寿宴他们岂有不来之理?

    而林霏此刻出言相帮的原因其实很简单,韩溪悦是闻子兮的嫡亲表妹,与她向来关系不错,于情于理她都没有作壁上观的道理,何况这个楼陌就算是同闻子兮有几分交情又能如何,能比得过人家血缘亲情吗!林霏暗自嗤笑不已。

    闻老夫人此刻脸色已经有些不悦,她活了一大把年纪的人了,韩溪悦想什么她怎会看不出来,之所以没有开口相帮,不过是顾及闻子兮的母亲宁氏的缘故罢了,再则,料想陌丫头绝不会是个吃亏的性子,韩溪悦在她手中定不会讨了好去,既是这样,她又何必拦着,也省的人家说她偏帮陌丫头。

    再者说了,她今日有意让陌丫头好好露露脸,也好从今日前来贺寿的青年才俊中物色一两个合适的,终身大事陌丫头怎么就不上心呢!说到这个她就来气,要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都恨不得把陌丫头抓过来一顿收拾。

    “几位小姐既然如此想要长长见识,我楼陌岂有推脱之理!那就烦劳老夫人派人将寿礼取来吧!”楼陌浑然不在意地说道。

    她虽不懂画作,但前朝远山先生的作品连贺兰瑾瑜都欣赏,想必也不是人人都能得到的,让她们看看又何妨!

    有人想要自己打脸,她又怎么会不成全呢!楼陌此刻觉得自己真是无比地善解人意。

    不一会儿的功夫,管家闻仲已经派人将楼陌的贺礼取了来,闻老夫人不急不忙地打开盒子,从中取出一幅画来,那画页略有些泛黄,显得陈旧,众人皆有些不以为然,然待那画卷展开后,在座有那识画之人不免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这可是前朝远山先生的遗作?”其中一位夫人上前仔细辨了辨那画上的落款,心中难免大为激动,要知道远山先生为人最是淡泊,他的画作在世面上可并不常见啊!

    楼陌淡淡点头,却并未多做解释。

    韩溪悦却是不屑地撇撇嘴,阴阳怪气地说道:“远山先生的画作何其难得,谁知道这是真是假呢!”

    一时间众人也有些拿不准,毕竟她们谁也没见到过远山先生的真迹,就更别提辨识一二了。

    正当此时,一道清润的声音传来——

    “这确是远山先生的墨宝无疑!”

    众人纷纷寻声望去,来人一身玉白色锦袍,腰间束着一条青玉腰带,头戴玉冠,墨发高束,面容精致而不过分阴柔,再加上那周身的贵气,整个人宛若画中仙一般,怎一个俊逸非凡了得!看得在场的众位小姐纷纷羞红了面庞,暗自整了整自己的衣冠服饰,想要将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示出来。

    闻老夫人见着来人先是一愣,似乎没有想到他会来一般,旋即连忙走下台来,俯身行礼道:“老身见过三皇子殿下!”

    众人皆是一片哗然,随即纷纷跪下行礼,闻老爷子的寿宴竟然惊动了三皇子殿下,这闻家果然非同一般商贾人家!

    一时间在场的所有人都跪下,只有楼陌一人突兀地站在那一动不动,眼看着贺兰瑾瑜的目光已经朝她看过来,大爷的!楼陌暗骂了一句,她自是不愿出这个风头,于是只好低头蹲下,所幸在人群之中也看不出来她到底跪是没跪……

    贺兰瑾瑜知她不想让自己认出来,故而笑了笑没有在意,反倒是顺手将闻老夫人扶起来,温和道:“闻老夫人不必多礼,晚辈与闻老爷子算得上是忘年之交,闻老爷子寿辰晚辈又岂有不来之理!”

    闻老夫人起身忙道不敢当,贺兰瑾瑜又笑着让众人免礼,这才走到那幅画跟前,细细打量,仿佛真的在辨别真伪似的,惹得楼陌心里一阵吐槽,这画本就是他定下的,又怎会不知真假!

    “本皇子对远山先生的画略知一二,这幅画应当是他的遗作,至于证据……大家请看,这幅画的落款处有一处停顿,据本皇子所知,这是远山先生的习惯,旁人是模仿不来的!”贺兰瑾瑜指着那画上的一处娓娓道来。

    众人纷纷凑上前去观看,果然有那么一处停顿!

    韩溪悦此刻已经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此被打脸,她心里早已翻山倒海,把楼陌给恨了个透,然而当着三皇子的面,她却又不得不将这口气生生咽下来,只好干巴巴地夸赞了一句:“果真是好画,是我无知了,还请楼姑娘莫怪!”

    话虽如此,但那眼神仿佛淬了毒似的看向楼陌。

    “韩小姐想多了,所谓不知者不罪,我没什么好见怪的!”楼陌自是懒得跟她计较,反正她很快就会离开,日后山高水长,她还能真把她怎么着不成!

    贺兰瑾瑜这才望向楼陌,若有所指地道:“原来是‘楼’姑娘送的贺礼!姑娘好眼光!”那个“楼”字他咬得格外重,楼陌甚至从他的目光中看出了揶揄之意!

    坏了,露馅了!楼陌见状暗叫不好,她前天还让贺兰瑾瑜叫她“陌尘”,结果今日她就成了“楼陌”……这实在是太尴尬了!

    “老夫人,这是晚辈为闻老爷子准备的贺礼,还请老夫人代为手下!”贺兰瑾瑜说着挥手示意身后的明泽将礼物呈上,随即又问道:“今日闻老爷子寿宴,不知闻老爷子现在何处,晚辈也好前去拜会他老人家?”

    闻老夫人这才突然想起来,老头子离开之前再三叮嘱要她转告陌丫头去石园找他,这被人一搅和她倒把这事儿给忘了!想到这里不由暗暗瞪了忠义候夫人和韩溪悦母女二人一眼,要不是她们找茬,她能把这事给忘了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