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寿宴风云(一)-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一百零二章 寿宴风云(一)

    还是说她就是比较喜欢这一款男子?从以前的言峥,到现在的贺兰瑾瑜,一个二个都是那种谦谦君子的模样,哼,这个女人就不能长点儿记性吗!不知道男人是不能轻易相信的吗!此刻沉溺在醋海中愤愤不平的某楼主已经完全忘记了,他自己也是个男人啊……

    看着夜冥绝奇黑无比却又透露出满满怨气的脸色,一直跟在他身后的墨痕此刻有种见了鬼的感觉,忍不住揉了揉眼睛,他家主子什么时候还有这种奇葩的画风了?完全就是一副吃醋怨夫的模样啊……

    本来主子人都已经到了西山大营,可接到一封来信后,也不知怎么的,撂下手中的事情,一路快马加鞭赶来了锦官城,他本来还一头雾水摸不着头脑,但在看到这位陌尘姑娘后便了然了,果然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哪!主子竟然也有这一天,墨痕心中感叹不已。

    不过以他家主子的风格,定然不会对陌尘姑娘做什么,但那位贺兰三皇子怕是要倒霉了——往往不常吃醋的人一旦吃起醋来后果一发不可收拾啊!

    ……

    九月二十六这一日,已然是深秋时节,落花随意,叶染疏黄,飒爽的秋风送来了一丝凉意,却也并不显得冷清寂寥。

    正值西霄首富闻祈七十岁寿宴,四国之中前来拜寿之人数不胜数,把闻府门前给围了个满满当当,水泄不通。

    闻老爷子一席暗红色锦袍礼服端坐于上位,雪白的头发梳的一丝不苟,双目炯炯有神,嘴角含笑,依稀可见其当年生意场上叱咤风云的风采。

    身旁坐着一位身穿同色衣袍、慈眉善目的老妇人,正笑呵呵地看着前来拜寿的众人,时不时地跟闻老爷子耳语两句,可不正是闻老爷子的夫人,闻老夫人元氏嘛!

    过了好一阵子,前来拜寿的人都陆续到了个七七八八,闻老夫人忍不住抬头向门外张望,却并未看见自己想见的那人,于是皱眉对一旁的闻老爷子不满道:“老头子,你不是说陌丫头今天一定会来的吗?怎么都这会儿了还不见人,你该不会是哄我的吧!”

    说着看着闻老爷子的目光已经变得有些不善起来,仿佛如果闻老爷子真的是在哄她,便要跟他没完!

    闻老爷子却是气定神闲地摸了摸胡子,丝毫不为之所动,慢悠悠地道:“不急,不急,该来的时候总会来的。”只见他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眼神里却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算计之色。

    “哼!就知道故弄玄虚!”闻老夫人见状便知道他定然有什么事瞒着她,只是现在宾客盈门,不是深究的时候,所以干脆别过脸去不理他。

    正当此刻,管家闻路快步走来,对着闻老爷子一阵耳语,只见闻老爷子眸光一闪,似是带着几分不明的笑意,转而对闻老夫人道:“你招呼一下,我去去就来。对了,若是陌丫头过来,你切记让她去石园找我,就说我有要事相商。”

    话毕见闻老夫人不搭理他,只好又腆着脸凑上去讪笑道:“这事儿我回头再跟你解释,你千万照做就是,我又不会害陌丫头!”

    见闻老夫人几不可见地点点头,闻老爷子终于放心地随闻路去了石园,那步伐轻快得堪称脚下生风,哪里像个七旬老人!

    巳时末,楼陌才带着流云等人来到了闻府。

    闻子兮远远看见楼陌,连忙上前一把抓住她,埋怨道:“我还指着你早点过来帮我接待一下客人,你倒好,都快午时了才露面,也太不仗义了吧!”

    “咱俩到底谁更不仗义一点?”楼陌斜睨了他一眼,嗤笑道。

    闻子兮瞬间心虚,不管怎么说,这一次的确是他坑了楼陌……但此刻又不愿意在言语上落了下风,只好小声道:“我那天晚上不是去跟你认错了嘛,咱这事儿就算揭过去了,成不?”

    “你那叫认错?”楼陌对此表示严重的怀疑,也不知是谁那天晚上故意凑着众人在拼酒的时候去找她,以为她当着大家的面不会为难他,结果呢,被青越等人灌得不省人事,最后还是小厮给背回去的。可见他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好了好了,楼陌,今天这场合那么多人,好歹留点面子给我哈!”闻子兮见人群中已经有人朝这边看过来,赶紧连声求饶,反正他对上楼陌就没占过什么便宜,哪一次不是被削得面子里子全没了?也不差这一回两回了。

    锦舞和浅黛在后面忍不住偷笑,楼陌鄙视地瞥了他一眼,径自朝大厅走去,锦舞和浅黛连忙跟上。

    来到大厅,楼陌环视一周,却并未见今日的正主,不由地心下有些诧异,但却没有表现出来。

    这时,正跟旁边的夫人小姐们聊得热闹的闻老夫人一回头看见了一个白衣女子正迎面朝她们走来,身后跟着的正是锦舞和浅黛那两个丫头,当下便知道这女子定然是陌丫头无疑,经年未见,闻老夫人登时红了眼眶,一边对她招手一边道:“陌丫头可算来了,快过来快过来!”

    楼陌走到闻老夫人跟前,恭敬行了一礼,一本正经地淡笑道:“抱歉,今日有些事情耽搁,所以来晚了,还望老夫人见谅!”

    身后锦舞暗自翻了个白眼,小姐哪里就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分明是懒得应付这些个夫人小姐们!小姐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可是越来越炉火纯青了。

    “你还好意思说,一走就是三年,连个信儿也没传回来,你是要担心死我老婆子吗!回来了也不知道来看看我,要不是老头子过寿,你是不是还不打算露面啊!”闻老夫人对着楼陌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楼陌也没敢吭声,这事的确是她做得不对,害老人家担心了,出出气也是应当的。

    闻老夫人也不说别的,只抓住这一事不住地念叨,说着说着又抹起了眼泪,楼陌一时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只得连声称错,心里却不住地暗骂闻子兮这厮怎么还不来解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