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松鹤之图-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一百零一章 松鹤之图

    “应该……是吧!”楼陌有些汗颜,她能说她根本没听说过这个人吗!

    伙计登时乐了,“那姑娘您先稍后,我去给您把那幅画取来!”说罢便蹬蹬跑去了里间。

    一盏茶的功夫,那伙计苦着脸回来了,看了看楼陌,欲言又止。

    “怎么了?没有这幅画?”楼陌有些纳闷儿。

    “不瞒姑娘说,咱们店里还真有这幅存画,只不过……”伙计说着脸上露出了一丝为难的神色。

    楼陌挑了挑眉,道:“不过什么,难道你们这幅画不卖?”

    伙计赶紧摇摇头,他们开门做生意的,怎么会不卖!“卖当然是要卖的,只不过前两天这幅画已经被人定出去了,我也是刚刚才知道,所以……”这位姑娘来晚了一步啊!伙计心中暗暗可惜,他原本还想着若是能把那幅画卖个好价钱,能让掌柜的夸他两句呢!

    “这样啊,倒是我来得不巧了。”楼陌不甚在意地笑笑,脸上也未见丝毫的失望之色,随即又问道:“那你们这儿可还有什么别的画作?”

    伙计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凑近了一步,低声道:“有倒是有,只是怕是没有那一幅好……”

    这倒是个实在人!楼陌心下有些好笑,这话要是让他们掌柜的听见了怕是要不高兴的。

    “无妨,你拿来我看看便是。”楼陌淡淡笑道。

    伙计应了一声,不一会儿就又给她取来了好几幅画作,有松鹤延年,有磐石墨竹,都是一些名人佳作。楼陌认真看了一遍,她虽不懂水墨画,但觉得这些画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平常送人倒也罢了,但用作贺礼到底是欠了些。

    正当楼陌在思考闻老爷子还有什么别的喜好时,一道清泉般好听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姑娘可是想要那幅远山先生的松鹤图?”

    楼陌回头,一白衣锦袍男子立在门口,嘴角带着一丝浅浅的笑意。午后的阳光斑斑驳驳地撒在他身上,恍若神祗。

    不同于澹台奕訢的淡漠清冽,这个男子身上是那种温润如玉的气质,眼神干净得让人不敢直视,仿佛这世间一切在他面前都是污秽。

    “原来是三公子!”楼陌了然一笑,却并未道破他的真实身份。

    贺兰瑾瑜温润一笑,恍若三月烟花,让人心神为之一晃,:“果然是你,陌尘姑娘!庐阳城一别已有月余,姑娘的琴声贺某当真是时时怀念啊!”

    他方才听伙计说有个姑娘想要买远山先生的墨宝,一时好奇便想来看看,不想却听到了陌尘的声音,本来他还有些不太确定,以为是自己听错了,现在看来果真是她,只是不知她何时来了锦官城?

    “三公子怎么在这儿?莫非家中如此清闲?”楼陌笑着揶揄道。

    贺兰瑾瑜哂然一笑:“陌姑娘说笑了,贺某不过一个闲人罢了,家中忙不忙的不清楚,但总归贺某自己从来没有忙过就是了。”

    “哈哈,看来三公子倒不是个劳碌命,这也是一种福气不是!”楼陌挑眉若有所指地说道。

    若是旁的人说这话,楼陌定会以为他是有诸多不甘心的自嘲,可贺兰瑾瑜不同,看得出来,他是真的“清闲”,也是真的不在意那些事情,希望他能一直如此才好。皇室之中已经难得有这般通透之人了。

    贺兰瑾瑜闻言不由眼前一亮,点头赞道:“陌尘姑娘果然高见!”

    “对了,你可是要那幅松鹤图?”忽而瞧见一旁的伙计,贺兰瑾瑜想起了自己的初衷。

    “你不会就是那个付了定金的人吧?”楼陌忽而想到什么,恍然一笑,原来是他!这未免也太凑巧了吧!上次的焦尾,今日的松鹤图,他们的眼光要不要这么一致!

    显然,贺兰瑾瑜也是想到了这一点,二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画送你好了。”

    ——“画你留着吧。”

    二人同时说道。

    楼陌淡然一笑,“我并不懂画,是一个长辈过寿,我一时间想不到送什么礼物好,才来这里碰碰运气而已。礼物可以再挑,夺人所爱可不是我的风格。”上次的事已经让她心存愧疚了,虽然当时她并非真心想要那焦尾,但毕竟最终是她得了那琴,这次要是再夺人所爱可就真的说不过去了。

    “既然如此,我就更得成全了,毕竟寿者为大嘛,你若是觉得过意不去不妨多给我些银子?”贺兰瑾瑜仿佛看透她心中所想,半真半假地玩笑道。

    楼陌忍不住“噗嗤”的一声笑出声来,“看不出来你还是个财迷啊!行,我定会多付你些银子,总不会让你亏本就是了!”她倒是真没想到看起来不谙世事的贺兰瑾瑜还有这样逗趣的一面,不过话说到这个份上,她再要拒绝就显得太做作了。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她真的想不到还能送什么礼物合适了……

    楼陌向来认为能用银子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贺兰瑾瑜愿意收银子正合她意!也省的她再四处瞎逛,浪费精力不是?

    “如此,我便等着陌姑娘的银子了!”贺兰瑾瑜一本正经地拱手作揖,那动作还真像模像样的,惹得楼陌一阵好笑。

    “行了,咱们这也算是朋友了,你直接称呼我名字就好,不必太客套。”楼陌爽快道,一口一个“陌姑娘”听着着实让她有些不自在。

    贺兰瑾瑜也不扭捏,干脆道:“好!陌尘!”

    如泉水般清澈的声音叫出她的名字来,楼陌顿觉自己胡诌的名字原来也可以这样好听!

    “那你也不必成我为‘三公子’了,叫我瑾瑜吧!”贺兰瑾瑜接着说道。

    楼陌从善如流地喊了一句:“瑾瑜!”

    贺兰瑾瑜闻言眼中的笑意更浓了!

    此刻,本应在西山大营坐镇的某人却躲在人群中偷偷看着这一幕,见两人如此熟稔,不由暗搓搓地磨了磨牙,额上青筋暴起,“瑾瑜”是吗?她倒是叫得亲切!怎么从来不见她这般喊过自己的名字?成日都是左一个“夜大楼主”的,右一个“夜大楼主”的!生怕跟他扯上一丝一毫的关系。

    ------题外话------

    小剧场:

    某男(委屈):陌儿,你都没有这样亲切地叫过我的名字!

    某女(一脸嫌弃):我和你不熟!

    某男怒:作者君,你还管不管了!

    某夏(故作高深):有道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急不得,急不得……

    某男和某女怒掀桌:滚去码字!

    于是某夏灰溜溜地走了……

    ps:亲们,对于贺兰瑾瑜有什么想法,希望他对女主产生好感吗?还是仅仅是好朋友?求意见,求留言~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