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我就是想对你好,不行吗?-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第95章 我就是想对你好,不行吗?

    文苒被吓到了!

    她眼睛瞪得老大,定定地看着胥辞,“你说什么?”

    文苒只当自己听错了。

    “搬过来和我一起住,你住公寓里,不安全!”

    这回,胥辞用的是肯定句,而不是问句。

    文苒瞪着他,足足过了十数秒,才把他的话消化掉。

    其实,他的话很明白,她弄不明白的,是她与他之间的关系。

    她知道,胥辞对她很好,而这种好,已经超出了正常助人为乐的范围。

    之前,她为了心安理得地享受着他的种种好,便总是麻醉自己,说他和她是旧识,他是她幼时极疼她的胥哥哥。

    可事实上,她心里十分清楚,她给自己的这些理由,统统都十分牵强。

    而今天,他更是为了她不惜与姓潘的撕破脸,如此,这些天以来她欠下他的种种人情,别说加起来,单是今天这桩,已经大大超过了她能还的范围。

    “胥哥哥,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我不能!”文苒十分坚决地拒绝了胥辞的提议。

    胥辞倒是没想到她会拒绝,毕竟,她今天一下午都十分乖巧听话,她软糯易欺的模样,让他忘记了她深藏在骨子里面倔强得要命的脾性。

    “苒苒……”

    胥辞还想劝她,文苒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我不能一直躲在你身后吧?”

    你不是我的长辈也不我的家人,你没必要,背负我这个责任和负担。

    这些,文苒没说,但她知道,胥辞心里和她一样,明白得很。

    原本,胥辞确实就一个精于算计利益的商人。

    所有事情或生意,他都会力求做到利益最大化。

    可只要一对上文苒,他大脑那片负责计算利益的区域便彻底罢工。

    他每次,都是凭着直觉作出决定。

    而这些决定,于他而已,看似毫无利益可言。

    但对文苒而言,却是绝对的利益最大化。

    所以,文苒说不可能一直躲在他身后,他第一反应便是反问。

    “苒苒,为什么不能?我有足够的能力保护你!”

    文苒原本不想把话说得那么直白,毕竟,说白了,就伤彼此感情了。

    可胥辞说到这份上了,她自然不能再装傻,然后继续用那种糊弄傻瓜都糊弄不过去的理由去骗自己心安理得地享受他对她的好。

    “胥辞,我知道你很好,我也知道你有足够的能力保护我,可是,我凭什么呢?”

    从老太太今天的话,文苒大致有些明白,胥辞这阵子为何对她这么好。

    所以,她不想再用“胥哥哥”这个称呼去绑架胥辞的感情。

    胥辞完全没想到,文苒会问得这么直接。

    在他的过去这二十六年里,他所做的一切,几乎都符合逻辑和规律。

    突然冒出文苒这个让他做什么事都全无逻辑可言的人,他居然,一点不觉得讨厌,甚至觉得,这样,也挺好。

    “苒苒,人和人之间的关系,非要弄这么明白?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你到底凭什么让我这样对你,但我就是想这样做,不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