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那是他的小粉团子啊……-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第69章 那是他的小粉团子啊……

    时间,回到大半小时前。

    胥辞接到骆铮电话时,正在下班的路上。

    “胥总,听我助理说,你有事想要找我?”

    对于这些工作繁忙的霸总来说,无论公事私事,一般,都是需要预约的。

    而且,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预约前,最好能清楚说明是为公还是因私,好让对方腾出相应的时间约见。

    “是的,有点私事,想与骆二少聊聊。”胥辞直言。

    文苒的性格,胥辞虽不敢说了解得十分透彻,但她不愿欠人人情这点,只这几天,便体现得淋漓尽致。

    胥辞劝文苒接受骆伊的好意和帮助,是希望她身边能有些同甘共苦的患难真朋友。

    而他去见骆铮,是希望能私底下把文苒欠的人情债给还了。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文苒这事,其实还是他帮忙,但文苒,却能因此与骆伊关系更密切一些,或者,确切的说,文苒对别人的信任感,又能因此恢复一些。

    只要认识胥辞的人都知道,胥辞不是个热心的人,对别人的感受或经历,没兴趣去感知,更不会主动去打听或关心什么。

    好比胥家那么多或亲或疏的堂弟堂妹或堂侄们,他甚至连人叫什么名字都懒得记。

    可一碰上文苒,他似乎,立即就会自动化身老妈子,事无巨细,都要操一下心才能放心。

    对文苒,无论是十三岁的那个冷漠少年,还是眼下这个二十六岁的霸道总裁,似乎,都会自然而然地把她纳入到自己的保护范围之内。

    重逢那晚,彼此处境十分尴尬,那时的胥辞,还会为自己好心为文苒做的事找一堆理由。

    可接下来这几天,文苒那边的状况不断,这下,胥辞索性连理由都懒得找了。

    基本,都是凭着本能,想管就管,反正,文苒也没表示任何不满,不是吗?

    至于自己对文苒这种管或帮助,是出于什么原因又是以什么关系去管、去帮,直到现在,胥辞都没去细想,他只是,凭着本能和感觉行事。

    如今听到骆铮因为要陪妹妹和室友一起吃晩饭而导致晚上没空时,他想都没想,便道。

    “那我现在过去坐一坐,小事情,应该不会占用骆二少太多时间。”

    胥辞和骆铮,私交不多,但俩人的人际圈子有太多的重叠,所以,关于这位骆二公子爱猎#艳爱流连花丛甚至辣手摧花的风#流韵事胥辞亦是听得不少。

    因而,一听他说正和骆伊文苒在一起,胥辞脑子里的危险警报立即哔哔作响。

    骆铮百般推搪,胥辞便又强调,“骆二少,这事事态紧急,而且,我现在马上赶过去,耽误不了你多少时间。”

    见他如此坚持,到最后,骆铮只好无奈应了下来。

    胥辞兴冲冲赶到西餐厅,正好听到骆伊向骆铮推荐文苒,“呐,你看我们文宝宝怎么样?比爹妈介绍给你的那些要好太多吧?”

    胥辞心头火噌噌直往上窜:特么的,幸好他及时赶到,不然,他的小粉团子怕是要被这对狼狈为奸的兄妹给拐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