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自己人,无需戒备-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第53章 自己人,无需戒备

    等胥辞忙完手头的工作,已经近七点半。

    文苒见他站了起来,便把食袋提到小饭厅,把食盒拿出来摆到饭桌上。

    “你也没吃,是吧?”

    胥辞其实是明知故问,以他对文苒的了解,她不可能自己先吃了才送过来给他的。

    果然,小丫头点点头,“是的,我和你一起吃,介意吗?”

    胥辞怎么可能介意?

    他是求之不得,好吗?

    “不介意,不过,你不饿吗?”

    文苒把从公寓里拿来的两套碗筷摆好,打开食盒,盛好汤。

    “我四点吃了些糕点,不太饿。”

    胥辞洗了手回来,身上的西装已经脱了,衬衣的袖子折了两折,露出一小截的手腕。

    文苒把汤递到他面前,多看了几眼他的手腕。

    “怎么?”

    对文苒的视线,胥辞向来十分敏#感。

    文苒坐了下来,笑着指指他手腕上的手表。

    “你这款表的广告,拿了去年的广告创意大奖,我第一次看到实物,没忍住多看几眼。”

    胥辞想都没想,直接把手表解了下来,放到她手边。

    “先吃饭,这表你拿回去慢慢看!”

    文苒把手表递回来,嘴里急急解释。

    “胥总,我不是那样的意思……”

    胥辞没去接那手表,却是拿起她的筷子塞到她手里。

    “是你误会了,手表我多着呢,这款你拿回去研究几天,看够了,再送回来就是了。”

    过百万的手表,这男人随便说给就给,他也不怕,她拿了他这手表连夜潜逃?

    文苒算是服了这个男人,难道说,他对她,一点戒备也没有?

    如果,文苒把这话问出口,胥辞保证想都不用想就会给她一个肯定的答案,“是的,没有!”

    经过这两三天的事,在胥辞心里面,已经,把文苒当成了自己人。

    既然是自己人,哪里会有戒备?

    别说文苒只是想看一只百万名表,就是她说要看遍他所有名表,他也不会介意啊。

    “这样,不太好吧……”

    文苒拿着那手表,还也不是,收下也不是。

    胥辞懒得再和她解释什么,端起碗喝汤。

    文苒和胥辞重逢虽然只有两三天,但以她的直觉,知道这男人很讨厌啰哩啰嗦的人,拿着手表纠结了一下,终是决定先收下,过两天再把它送回来。

    “那谢谢胥总,我过两天就把它送回来!”

    胥辞这才满意了,“不急!”

    文苒这一顿,如她所说,两荤一素加一汤。

    而且,她也顺了胥辞的意思,挑了简单的来做,冬菇红枣枸杞蒸鸡腿,黑椒炒牛柳还有一个盐水油菜,汤就还是上午的汤。

    “这是搬到公寓住才学的?”

    胥辞说话没头没尾,难得,文苒竟是听得明白。

    “不是,那时妈妈病了,吃什么都没胃口,我就自己偷偷学着做。”

    提起这些,文苒语气稀拉平常,但胥辞,却有些懊恼。

    “抱歉……”

    向来极少跟人道歉的男人,为自己的失言而郁闷不已。

    “胥总,你不用道歉的,多亏你,我现在有钱啦,可以给妈妈换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