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乖得像只小奶猫-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第5章 乖得像只小奶猫

    门后的文苒犹豫了一下,终是走了出来,朝乔杨鞠了一躬。

    “昨天晚上,谢谢您!”

    文苒不敢深想,昨晚那样的情形,若收下她的是别的男人,自己会受到怎样的对待。

    乔杨也是奉命行事而已,这一声谢,收得有些心虚。

    “文小姐,都是胥总的意思,我只是照着办而已。”

    文苒闻言,抬眼看了看四周。

    乔杨意会,“胥总在用早餐,文小姐应该也饿了,一起吧。”

    乔杨引着文苒走进饭厅,饭厅里,胥辞正拿着勺子吃粥,听见声响,抬眼看过来。

    文苒脑里闪过与他耳鬓厮磨的模糊画面,脸一红,连忙躬躬身,垂下的发梢半遮着脸,把她的不堪和尴尬掩住。

    “胥总,昨晚的事,谢谢您!”

    胥辞背着光,文苒只看到他俊朗的五官轮廓,却看不清他的神情。

    直觉觉得,男人很严肃,而且,很正派。

    即便,他曾对她做了那样疯狂的举动,文苒始终觉得,那不是他的错。

    她虽不经情事,却也知道,男人要强行压制身体本能,是非常艰难的事。

    而他,却在她完全失控肆意撩拔的情况下,单方面悬崖勒马,除了拥有非人的意志,更重要的,还因为他本身就是个正派的人吧。

    胥辞淡淡应了一声,扫一眼用睡袍包裹严密的文苒,收回视线,继续吃他的粥。

    他这样身份的人,自然,是不会去照顾别人感受的。

    因为,从来只有别人看他脸色行事。

    而且,忆及昨晚失控的局面,素来淡定自持的他,也有些不知如何与她共处。

    文苒愈发窘迫,一时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下意识垂眼看看自己,抬手把本已经十分密实的睡袍衣领又扯紧一些。

    经过昨晚,文苒很怕,别人会把她当成轻浮的女人。

    向来习惯调和气氛的乔杨,察觉气氛有异,连忙迈前几步,在离胥辞最远的位置拖开椅子,招呼文苒坐下,并把热好的牛奶端了过来。

    文苒这才自在一些,坐下,双手接过牛奶,轻声对乔杨说了声谢谢。

    胥辞漫不经心地又瞥她一眼,双手捧着杯子的文苒,脸色苍白容颜憔悴,长长的睫毛垂着,整个人看起来柔弱而不堪一击。

    文康培是畜生吗?居然,如此狠心对待自己亲生女儿?

    心里倏地涌起的愤怒,让胥辞微微皱了皱眉。

    他这样的人,见惯了各种不公和不平,多数时候,与己无关的事都抱着不参与不掺和的心态。

    理智告诉他,他昨晚就该把文苒送走。

    可他,却把人扣了下来。

    这份莫名生起的同情心,让他意外,又有点厌恶。

    然而,他却不愿深究,这点厌恶,到底,是因为他不合时宜的同情心,还是因为她差点让他失控?

    他只是,下意识将失控的那段归结为意外,直接忽略不计。

    文苒双手捧着杯子,喝了一口奶,习惯性伸出舌#头舔了舔唇,那模样,乖得像只毛绒绒的小奶猫。

    胥辞有些怔了,然后,不自禁想起她唇的软绵触感,以及热烫的温度……

    他的私生活里,从来都是男性居多,胥家男丁兴旺,父辈五兄弟,到胥辞同辈的孩子中,只有一个堂姐,却早早移了民,从小到大除了母亲和奶奶,私生活中他接触过的女性少之又少。

    而像文苒这种毫无攻击性的小可爱款的,更是凤毛麟角。

    文苒喝了一口奶,甚是满足地吐了一口气,扬起睫毛,正好看见胥辞皱眉若有所思地盯着自己,便又尴尬起来,于是没话找话。

    “胥……胥总,谢谢您的礼物!”

    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

    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

    果然,胥辞甚是疑惑,“嗯?”

    文苒只好硬着头皮继续下去,“您送我的生日礼物,那只玛瑙手镯,我很喜欢!”

    胥辞眸色闪了一下,很快又归于平静。

    “喜欢就好……”

    那只手镯,并没有多贵。

    胥辞收到文家请柬时,正在帮爷爷挑些礼物送人,当时一眼看见那手镯,就觉得很适合那个软糯糯的小粉团子。

    可礼物送出去的时候,心里颇有几分失望和懊恼。

    那只小小的粉团子,早已经不是他记忆中的模样。

    及至亭亭玉立的文苒接过礼物客气地对他说“谢谢胥总!”,他更觉得自己荒谬。

    可刚才,这丫头喝完牛奶舔唇及至不顾仪态地吐气伸舌头的模样,却又分明和小时候那个粉团子的模样莫名贴合。

    真是哔了狗了!

    他怎么,突然总想起那么多年前的旧事呢。

    明明,之前他从来没想起过。

    可一见着文苒,这些他以为早已忘记的尘封旧事,却清晰地浮现眼前。

    只是,她突然提起那只手镯,是有什么目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