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章 这男人,是我的了-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第463章 这男人,是我的了

    平时和风细雨的亲吻,成了狂风骤雨,文苒尝到了血腥味,不知是她还是他咬的。

    男女的悬殊力量,决定了文苒在此时处于被掠夺一方。

    然而,这种近乎于粗暴的掠夺和欺压,却并没有令文苒反感,相反,满腔的爱意和柔情,似是找到了合适的输出口,源源不断地对胥辞输出。

    而她体里的渴求,被胥辞近乎膜拜一般的亲吻撩拔得越发高昂,她像沙漠里饥渴的旅人,迫切地想要从胥辞身上获得更多的甘霖……

    俩人紧紧抱着对方,唇she相缠,卧室里的温度热得似是一点就着。

    拥有绝对主导权的胥辞,在最后关头松开了她,他一手抚着她的脸,一手撑在床上,喘着粗气哑着嗓音问。

    “宝贝,真的……可以吗?”

    文苒眼里净是氤氲雾气,递起纤细的手臂,扣着他后脑,把人拉下来,极为主动地给了他一个热吻。

    结实的kg-sie大床,“叽叽咔咔”地轻晃起来……

    ……

    文苒醒过来的时候,四周黑沉沉一片。

    她微微偏过头,想要寻找一些光源。

    “宝贝儿,醒了?”胥辞沙哑的嗓音在她头顶响了起来。

    文苒的记忆瞬间回笼,那些让人血脉贲张的倒放,让她想找个地洞把自己埋起来。

    她的脸皮,终究还是太薄了。

    想到自己主动的行径,脸热得像蒸气熨斗似的。

    伸手把被子里拉上来盖着头,心里暗暗庆幸,四周一片漆黑,因而,自己的窘态不至于被发现。

    床微动,有瑟瑟沙沙的响声传来。

    “饿了吧?我去拿些吃的上来。”

    文苒从被子里伸出手想要阻止他,谁知道,手扒在他光溜溜的胸膛上,她怔了一下,慌忙把手收了回来。

    “乖,我很快回来。”

    盖在头上的被子被掀开,微暖的唇落在她的唇上。

    身体细胞似乎还记着前几小时的缱绻缠绵,胥辞随便的一句细语低喃,听在文苒耳里都像是绵绵情话。

    文苒轻哼了一声,算是回答。

    胥辞又亲亲她的额头,这才下了床,亮起了微黄的床头灯。

    文苒下意识抬手挡着脸,等适应了灯光之后,视线便被胥辞高大挺拔的如雕像般的背影给吸慑了过去。

    她的视线火辣辣,心里美滋滋。

    这个男人,是我的了!

    明明身体酸痛得不行,但心里却灌满了蜜,半带痴迷地看着他披上睡袍,极快地消失在房门那边。

    很快,胥辞便去而复返,手里端了个托盘,上面盛着一碗米粥还有几小碟容易消化的小菜。

    “要在床上吃吗?”

    胥辞这人,生活向来严谨有序,基本从不在卧室吃东西。

    可面对着文苒,他甚至想都没想就为她破了戒。

    文苒摇摇头,撑着身子下了床。

    在胥辞离开的这会儿,她去濑了一下口顺便察看了一下自己的状况。

    身上有斑驳的痕迹,不过,不算深,显然,这是胥辞小心克制着的结果。

    她浑身酸痛得厉害,但周身清爽,不用说,事后胥辞已经帮她清理过一番,只不过,她全无印象罢了。

    记忆里,只有他带着她上云端翱翔的痛快淋漓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