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2章 不是要洞房花烛?-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第462章 不是要洞房花烛?

    宅里的佣人几乎全去花园那边招待宾客,锘大的客厅里,空无一人。

    可即便是如此,文苒还是羞得不行,她一手搂着他的脖子,一手扯扯他的衣领。

    “你不累吗?把我放下来吧!”

    胥辞体力极好,而文苒身材高挑体态轻盈,虽是抱了她一路,却是脸不红气不喘。

    眼看再上一层楼就能到卧室了,怎么肯功亏一篑?

    “放心,你老公强壮得很!”

    这“老公”二字,让文苒脸有点挂不住,“咳咳”咳了两声,想不到什么话反驳,只好把喷火一般的脸埋到他的肩膀上装鸵鸟。

    从楼梯走到长长的走廊,先经过胥辞的房间,可胥辞目不斜视,显然,并没有要进去的意思。

    文苒用手肘撞撞他结实的胸膛,头顶冒着烟瓮声瓮气地问他,“不进去吗?”

    胥辞顿住了脚步,很是诧异地低头瞅着她。

    他的房间,离文苒的房间还有些距离,所以,文苒指的,是他的房间。

    胥辞的手臂突然收紧,杵在走廊中间,死死盯着埋着怀里的脑袋,“苒苒,你什么意思?”

    他的嗓子眼,像是被火烤着一般灼烫。

    文苒快要烧着的脸在他怀里使劲地钻,含含糊糊地回他。

    “就……就字面的意思……”

    胥辞视线倏地变得深沉起来,“苒苒,你确定?”

    文苒没抬头,晃在半空的脚倒勾着轻踹了他一下。

    “不是说洞房花烛吗……”

    她和胥辞在一起快一年了,再过几天,她就满十九岁了。

    眼看就要和这男人远隔重洋,在订婚的今天,她想要,好好地,把自己完完全全交付给他。

    同样,也要把他完完全全地占为已有,从身到心!

    当然,除了心里叫嚣着的占有欲,她也打心里心疼胥辞。

    和她在一起这么久了,他对她,最多只是亲亲抱抱,对于正值青壮年的胥辞而言,无疑是极大的煎熬,可他,从不曾真正向她抱怨过什么。

    甚至,有好几次她濒临失控,还是他主动退回去。

    可她的主动,却没有立即得到回应。

    四周的空气像是凝结了一样,让人窒息的寂静中,她只听到他快速而有力的心跳声。

    “你……不想?”

    文苒忐忑地抬起头,对上他漩涡一般深邃莫测的眼眸。

    文苒猜不透他的心思,难得主动一回却得不到回就,她既羞又恼,想要再主动一些,无奈脸皮太薄加经验不足,只扣着他的脖子微仰起脸,在他下巴上轻轻啃了一口,用糯软的嗓音嗲道,“你倒是给个反应啊!”

    胥辞像是被雷击中般浑身颤了一下,深深地看了她,猛然转身,抱着她大踏步走回自己卧室前,抬脚把门推开,抱着她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往床那边走去。

    平时处变不惊的男人,这会儿急促地喘着气,脚步声既凌乱又重,听在文苒耳里仿是地动山摇一般。

    片刻之后,她被重重放在床上,仍旧一言不发的男人,迫不及待地将炽热的唇贴到她的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