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5章 苒苒啊,你这是要憋死我-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第425章 苒苒啊,你这是要憋死我

    然而,她又怕,在她与他在山顶相遇的那一刹那,他会问诸如“半山腰那种黄色小花,长得特别灿烂,还有点小幽香!”,她会回答不上来,因为,他看过的风景,她其实没看过!

    文苒与胥辞,无论哪一方,都觉得对方太好,都觉得自己和对方站在一起,是逊色那一个。

    彼此,时常怀惴不安。

    为此,都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能靠近对方更多一些。

    原本差距极远的两个人,因为这份迫切靠近对方的心思,正在一点点地把缩短彼此的距离,慢慢地朝对方靠拢。

    其实,并不是他们不够好,只是,他们有太多的不同,无论个性还是处事方式,基本没有重合点。

    可他们实在太爱彼此,因而,愿意为了对方作出改变。

    他们在一起不过几个月,为了能和对方更融洽一点,都自觉地将自己一些棱角磨掉,极力让自己成为可以融入对方生活的一部分。

    文苒被胥辞反客为主亲得差点断气,好不容易等他放开她,她靠在他怀里缓了一会,冷静下来。

    才发现不知是自己主动还是胥辞所为,现在她分开两腿坐胥辞腿上,与他面对着面。

    胥辞略略推开她,伸手拿了个小抱枕塞到两人中间。

    文苒愣头愣脑地仰脸问,“你干什么?”

    胥辞用拳头抵着唇边咳了一声,难得地脸色也有点不自然,又过了一会,他才低头用唇轻轻碰碰文苒的额头,轻叹了一口气。

    “苒苒啊,你这是要憋死我!”

    文苒这才明白,他拿抱枕过来的用意。

    一瞬间,文苒的内疚之情涌了上来,然后,她抬手圈住他的脖子,在他唇上轻啃了一口,颇有些不管不顾地说道。

    “其实,也不是不可以啊,我都快十九了!”

    胥辞眼里有小小的花在跃动,他用额头抵着她的额头,手轻轻抚着她脸。

    “苒苒,你还小……”

    虽然,胥辞在媒体面前剖白心迹那一刻,便做好了要与文苒一生一世的打算。

    可这毕竟是他一厢情愿的打算。

    作为比文苒年长八岁的恋人,他愿意等文苒足够成熟,等她有了足够的心智和承受力,再去决定,是不是要和他从精神到**,都相伴相厢到老。

    文苒明白他一片苦心,主动又在他唇上亲了亲。

    ……

    车子驶上往度假村的山路时,还没到中午,阳光正是灿烂,路两边的山花开一大片,像蔓延的野火,如火如荼。

    文苒像个孩子一般,把玻璃窗降了下来,嚷嚷着叫司机开慢一点,对着山间的景色咔嚓咔嚓拍个不停。

    “这孩子,这时候才像十几岁……”

    胥老太太满脸愉悦地瞧着开心得又嚷又叫的文苒,脸上的皱褶堆叠,阳光洒进来,满满的全是幸福的微光。

    “她这几个月憋得够呛的,不出来走走,真怕她憋出病来。”

    胥辞的视线,也落在那个跪趴在车窗边开心得像个孩子似的文苒身上。

    参赛的事,文苒表面看起来蛮不在乎的,但胥辞知道,她非常非常重视这个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