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某人,春心开始荡漾了-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第40章 某人,春心开始荡漾了

    骆伊不舍得她的文宝宝受苦受累,却又深知文苒是那种只要做就力求做到最好的人,便在一边出谋划策。

    “苒苒,挑些简单方便的做就行了,家里不比酒店,操作起来有许多实际困难的。”

    沉默了好一阵子的胥辞,对骆伊的意见表示认同。

    “骆小姐说得没错,不用太复杂太麻烦的,挑些简单易做的就行。”

    胥辞更在意的,是文苒请他吃饭这件事本身,至于吃什么,不重要。

    而且,他一方面和骆伊一样,不愿文苒受苦受累。

    一方面,却止不住内心涌上来那股被重视被厚待的喜悦感。

    总之,他的心从刚刚开始就进入了拉锯战。

    他答应文苒的提议,初衷是为了让文苒好受些,不然,这丫头总觉得欠了他大人情没法儿还。

    可看到文苒为此受累,他又不忍心。

    胥辞活了二十六年,第一次如此纠结、矛盾。

    甚至,比起一桩十数亿的合同僵持不下还让他苦恼和烦躁。

    这种为了点屁大的小事情而烦心的心情,非常陌生。

    却似乎,并不坏。

    坐在前座的胥辞正在细细嚼巴着内心这陌生的滋味,全然不知,他这症状,典型的春心荡漾症!

    而造成他纠结矛盾的当事人文苒,从三位食客当中得不到有用的建议,只好苦恼地捧着手机开始认真钻研起各个美食app来。

    从南大出来转右,是文苒租住的公寓,转左,是往胥氏的方向,途中,经过一间大型超市。

    一出校门,文苒便指着往左的方向对乔杨说,“乔先生,不用送我们回公寓,在前面那间超市放下我们就可以了。”

    乔杨闻言,直把车开到超市门口,让文苒和骆伊下了车。

    眼看着俩人进了超市,乔杨才发动车子。

    “胥爷,邓飞那边……

    不等乔杨问完,胥辞便给了答案。

    “让他自己吃,签我帐上。”

    乔杨有些不解,“那文小姐那份声明的补充协议……”

    胥辞想都没想便道,“发我邮箱,我确认后通知他来签名。”

    对别人,胥辞可没有面对文苒时那般的绅士和周到。

    给别人行方便这种事,更不是他的风格。

    其实,也不怪乔杨这样问。

    今天一大早,乔杨这八卦精把网上陈琳洗白的事报告了胥辞,当然,胥辞从没跟乔杨说过,有关文苒的事都要报告。

    但乔杨是什么人,前晚加昨晚发生那么多事,还不够表明这位文大小姐在自家爷心里的重要地位么?

    胥辞表面上只是随口应了一声,开完会,却突然让乔杨载他到南大一趟,说昨晚那份声明遗漏了非常重要的部分。

    事实上,声明确实是漏了些重要的细节,但最主要原因,还是胥辞有点担心文苒,所以,想要去看看她,确认一下。

    顺便,他也想借声明的事拐文苒出来吃顿饭,所以,一早通知邓飞中午一起吃饭,然后把声明未尽的事宜一起拟好签好。

    然而,事情超出了他的预期。

    文苒那丫头,居然要亲自下厨招待他。

    那原本和邓飞约好的午饭,自然,就不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