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现在,是趴胥辞身上睡-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第372章 现在,是趴胥辞身上睡

    事实证明,确实是有人天生酒量就非常好,但显然,这人不是文苒。

    她苦着一张脸又呷了一口,然后,皱着眉瞅着胥辞说,“啧……真难喝!”

    胥辞也不多说,伸手要去拿她的杯子。

    丫头却一扭身,仰头把杯里剩下酒一饮而尽了。

    文苒偶尔流露出这种你不让我干我非要干的孩子心性,让几位长辈不约而同地咯咯地笑了起来。

    胥辞也是好气又好笑,“都说了难喝了,怎么还要喝?”

    文苒垮着脸,“难喝也是要尝尝的,我十八岁了,连酒是什么味道都不知道,会被人笑话的。”

    胥辞把她手上空了酒杯拿过来,无奈地撸撸她的头。

    “谁敢笑话你?”

    文苒没回他,之后,管家再来给胥寅添酒,笑着问她还要不,她便自觉地摇了摇头。

    吃完饭,那点红酒的后劲似乎上来了,大家坐客厅里聊天,文苒挨在胥辞身上昏昏欲睡。

    “今天累坏了吧?”胥辞怜惜地垂眼看她,一边捏着她的手轻轻揉着。

    文苒抬眼看看他,“没有……的事!”

    {}/  长辈们说的内容,文苒听不清,但就是这样喋喋不休的低喃,让她觉得无比温暖和安心。

    文苒就这样在半梦半醒间一直睡到胥辞叫她,“苒苒,起来了,快要倒数了!”

    文苒猛地坐了起来,惺忪着睡眼环视了一遍客厅里安坐着的各个长辈及胥辞。

    呆了约莫两三分钟,人才渐渐清明,梦里一直在轻轻吹拂的和熙暖意,此时实实在在地迎面吹来。

    她看见老太太对瞧着她笑道,“苒苒醒了?快过来,奶奶给你压岁钱。”

    妈妈笑着凝视着她,“还说自己是大人了呢,还和时候一样,总是守岁守着守着就睡着了……”

    文苒脸一红,撇撇嘴为自己申辩。

    “妈妈,我只是喝醉了……”

    陶蓉的话,唤起了文苒模糊的记忆,似乎,时候,她确实总是在除夕夜,守岁时守着守着就睡着了。

    不同的是,那时她是趴在爸爸的大腿上睡。

    现在,是趴在胥辞大腿上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