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胥辞,你连你爸爸的醋也吃?-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第349章 胥辞,你连你爸爸的醋也吃?

    胥辞哪能听不出来,陶蓉这是把宝贝女儿托付给他的意思了。

    “蓉姨,你放心!我一定会陪着苒苒到她老去,并尽我自己最大之力护她一生周全。”

    胥辞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平静从容,但内心,其实已经开心、激动到要死!

    虽然,谁都没法保证自己的人生际遇,但相对于活在金字塔顶端的胥辞来说,人生大部分的选择权,除了生老病死是他没法选的之外,其他,他都比平常人拥有更多的选择权。

    所以,对他这种无论财或势以及自身外在内在条件都极度优越的人来说,承诺一生一世,并不容易。

    陶蓉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嗯,我会尽量活久一点,看着你是不是真的像你口中所说那般专情、那般护着苒苒!”

    如果说,前面那句话带有托付的意思,那后面这一句,则有点威胁的意味了。

    但胥辞根本不会在意这些,因为,如果他对苒苒始乱终弃,如果连他都护不了苒苒,那么,最恨他的,将会是他自己。

    但这些话,就如承诺一样,就算说出口,其实也是不具任何说服力。

    所以,他只是点点头,“蓉姨,你现在的状况非常良好,会一天天好起来的。”

    从这天之后,陶蓉对胥辞,便慢慢变得和颜悦色起来。

    文苒表面上笑胥辞终于熬到了头,从考察期转了正,心里,却是极度高兴的。

    如此和睦有爱的日子又过了几天,这天,胥辞和文苒正在医院陪陶蓉吃午饭,突然接到胥寅的电话。

    “儿子,我现在在首都机场,大概两小时候后会回到南城,你要来接机吗?”

    胥辞偏头看一眼文苒,“可以,我带个人你见见!”

    坐他旁边的文苒并不知道他这电话是谁,见他看向自己,又听他这么说,立时紧张地用手指指自己。

    胥辞默默点了点头,问清楚具体的到达时间之后,便挂了电话。

    直到这时,文苒才问,“谁呀?”

    “我爸爸……”胥辞说得云淡风轻,文苒却立即惊出一身冷汗。

    “你爸爸啊……”

    她瞪大眼傻傻地看着胥辞,一时间吓得说不出更多的话来。

    “嗯,我爸爸人很好,放心。”

    胥辞的脾性,更像他爷爷一些,而胥寅,性格相对随和一些。

    一边的陶蓉看看自己傻女儿那副怂样,简直没眼看。

    她既好气又好笑地对文苒说,“你小时候去胥家,胥伯伯挺爱逗你玩的。”

    文苒苦着脸,“妈妈,那一样吗?那时我还是孩子,啥都不懂,估计见着帅气的伯伯就要人抱抱,可现在不一样啊……”

    文苒虽然不记得小时候的那些事了,但从胥辞和妈妈话里拼凑出来的自己,就是个不知天高地厚又傻又笨的小破孩。

    胥辞若有所思地盯着文苒,文苒当时并不在意。

    直到俩人离开医院,车子往机场高速方向驶去,胥辞才问文苒,

    “苒苒,你还以为你只喜欢帅气的小哥哥,原来,帅气的伯伯你也喜欢?”

    文苒本来还极度紧张中,听他这么一问,忍不住哈哈哈笑了起来。

    “胥辞,你不是吧,连你爸爸的醋也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