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啧,这闷骚劲!(求票求收)-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第35章 啧,这闷骚劲!(求票求收)

    文苒有些诧异,“声明有问题?”

    昨晚上,邓律师他们几个不是反复看过,确认无误再签的吗?

    而且,名字都签了,还能怎么修?

    “是的,胥爷在车上,要不,你过去问问他?”

    乔杨第一眼见文苒,是在文苒万般狼狈之时,可就算是那时,乔杨对这小姑娘,也并没任何鄙视的情绪,只是觉得她可怜。

    现在,知道文苒与自家爷是青梅竹马之后,再看文苒,更是觉得怎么看怎么好!

    不过,难怪文苒会觉奇怪,他也觉得昨晚的声明不会有什么问题,但自家爷这样说了,他便如实转达。

    心里,颇有点不以为然。

    自家爷平时看着精明得很,怎么一到男女感情上的事,就这么闷#骚别扭呢。

    想见人就直接说出来啊,却非得找个不怎么高明的借口,真逊!

    这么几年无论在智商或工作能力甚至其他任何方面都被胥辞无情碾压的乔杨,到今天,终于扳回了一城。

    文苒虽然心情低落,但胥辞如今在她心目中,和别的人总是不一样的。

    “嗯!”文苒爽快地应了,转头对骆伊说,“伊伊,你等等我,好吗?”

    骆伊也不是不识趣的人,加上,她已经从文苒与乔杨的对话里知悉眼前这男人及他所说的那个胥爷的身份,知道他们不会伤害文苒,便松了手,轻轻拍拍她的肩膀,“去吧,我到凉亭里等你。”

    胥辞的车,就在十来米外,文苒认得。

    她抬脚走过去,而骆伊则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奇怪的是,乔杨并没有跟着文苒,而是和骆伊同一方向而去。

    听到紧随的脚步声,骆伊转过身来,看见身后的乔杨,不由得脸露诧异。

    乔杨连忙解释,“胥总和文小姐是旧识,之前不知什么原因很多年没见,我想,他们应该有许多话要说,我一个外人,还是避避嫌为好。”

    骆伊挑挑眉,笑道,“挺识趣的嘛。”

    乔杨大概也觉得自己唐突了,拿了张名牌递过去,“我是胥总的特助,请多指教。”

    骆伊接过名片看了一个眼,神态淡定地抬眼与他正式打了声招呼,“乔先生,你好。”

    “请问?怎么称呼?”

    乔杨现在,已经把文苒列为胥爷身边重要之人的范畴,文苒的朋友,他当然也得好好对待。

    不过,让他内心惊讶的是,文苒这位室友,在看到他名片时,居然没半分诧异之色。

    看来,文苒这室友,同样不简单。

    “我叫骆伊,苒苒的室友加好朋友。”

    骆伊跨上台阶,乔杨很是自然地跟了上去。

    那边,文苒打开车门,弯身微眯着眼朝车内的男人笑了笑。

    “胥总,上午好。”

    胥辞端直地坐在车内,探究的视线极速在她脸上转了几圈,确认她的精神状态不算太差,才点头。

    “嗯,上午好!”

    文苒早习惯了他的寡言,扶着车门弓着身,主动问道。

    “乔先生说声明有点问题,是吗?”

    胥辞又点头,“进来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