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你对苒苒,要从一而终-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第348章 你对苒苒,要从一而终

    但经过这些天的观察,她不得不承认,也许,胥辞对女儿,并没她所以为的那么多心机。

    因为,有些事,连她这个当妈妈的,不会像他想得那么周到,亦不可能像他为女儿那般做得这么周全。

    人有时就是这么奇怪,一开始带有偏见时,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等偏见解除后,就怎么看怎么顺眼。

    “小辞,你上次说你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一直以来,陶蓉对胥辞,要么称呼他为胥总,要么就什么称呼都没有直入主题。

    叫小辞,还是第一次。

    一旁的文苒开心得不行,不过,她怕妈妈会不好意思,假装什么都没听见。

    而胥辞,自然也听到了她称呼的变化,心里,自然是高兴的。

    不过,他这人,除了对着文苒时表情丰富些,对着别人,基本都是平静脸,看不出什么情绪。

    “应该这两三天就回来了,本来,他应该是前些日子回的,后来好像又发现了什么新的古墓之类的,所以,推迟了归期。”

    陶蓉嗯了一声,然后,像是陷入了回忆里,过了一会,才又对胥辞说,“你爸爸真有勇气,换了许多人,不可能放下这样的盛世繁华,跑去那么东后的国家去。”

    胥辞见她有兴致和自己聊,便转过身来,走近一些,极耐心地回道。

    “其实,我爸爸一直不喜欢从商,这点,蓉姨你应该听我妈妈说过不少,在他眼里,这盛世繁华,不过就是烟花一般瞬间即逝,反倒是他去寻的那些古迹,是经过岁月长河一点点积聚沉淀下来的,那些,在他眼里才算是精彩有趣。”

    陶蓉很久不曾和别人提起以前的事了,一来,是她过了不自己心里那道坎。

    二来,能和她聊这些的人,除了文苒,再没其他人。

    可她离开文康培和文苒时,文苒还小,母女俩能一起回忆的旧事,其实并不多。

    而且,那些曾经一家三口的幸福时光,回忆起来,无论对她是文苒,都是一种强行扯开旧伤疤的痛苦。

    可胥辞不一样。

    她带着文苒去胥家的那些日子,无论是她还是文苒,都是快乐的。

    “总归,是要性子洒脱的人,才真放弃的掉这样的优越自在的生活,去承受那种苦,你爸爸和妈妈,一直都是洒脱之人……”

    胥辞对于他#妈妈早逝之件事,早已经接受并看开,因而,和陶蓉聊起来也并没有特别伤感或忌讳的。

    “如果我妈妈还在,我爸爸肯定是放不下的,我记得,我爸爸那时极少出差,基本都是安排副总或助理去。我妈妈不在了,他才没了牵挂,走得洒脱。”

    陶蓉脸上,流露出艳羡的神色。

    “你爸爸和妈妈,一直都是学校里传奇人物,那是神仙眷侣一般的一对。”

    其实,文康培和陶蓉,同样也是别人眼里的神仙情侣,只不过,后来,却成了这般结局。

    “他们感情是挺好的……”

    对于父母的感情事,胥辞不愿多提,并非因为忌讳逝去的妈妈,而是不愿触起陶蓉的伤心事。

    “嗯,你#妈妈那时还说,你们胥家的男人,都是痴情种,希望,你对苒苒,也能从一而终,别让蓉姨失望,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