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学习如何当一个贤内助-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第338章 学习如何当一个贤内助

    账目不过是家族内部一的小部分工作,尚且如此繁复,更别提整个家族这个大担子了。

    最开始,文苒这啥都不懂的小菜鸟,在核对时有什么问题,都是用本本记下来。

    后来她发现,用本本手写,不仅速度慢,查找也麻烦。

    然后,她就让胥氏的财务帮忙弄了个表格,她按着类项把有问题的部分对应记录下来,既方便保存,又方便查找。

    而她罗列出来的这一项项问题,会每天都提交出胥辞,一些需要立即解决的,就由胥辞反馈回代为管理家族事务的叔伯那边。

    所以,说胥辞把家族重担交给文苒打理是言过其实了,但说文苒正在学习如何当一个贤内助,那是千真万确。

    不管文苒现在之所为是有心还是无意,在胥辞看来,她是在尽心尽力为自己分忧。

    乔杨反正是看热闹不嫌事大,怂恿着胥辞赶紧表态。

    “爷,你看,苒苒都开口了,你是不是该有所表示?”

    然而,胥辞却一点不着急,从从容容地把签字的笔搁下,偏着头笑看着文苒。

    “我早表示过了!”

    这下,不仅乔杨,连文苒也奇了。

    “表示过了?什么时候的事?”

    文苒眨巴着眼睛,努力回想着,到底什么时候,这男人跟她提过薪酬的事。

    胥辞一点不含蓄,“你去银行那天,我不是把我的工资卡和分红卡全上交给你了?”

    乔杨一副“卧槽,我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惊天大秘密”的诧异表情,匆匆把视线移到文苒脸上,看小丫头怎么说。

    文苒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胥总,你确实是给了,但我没拿啊!”

    所以,只要见过他的那些卡,就算是拿了吗?

    胥辞笑得十分开怀,“所以啊,我给你,你不拿,难道不是表示,你觉得我们这样的关系,没必要计较得这么清楚的意思吗?本来,你的就是我的,我的也是你的,放我这和你那,都是一样的,分这么清干什么?”

    文苒忍不住又朝他甩了个白眼,“胥总,按你这么说,公证处已经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这个胥辞,亏她以前还总以为他是个做什么事都一板一眼甚至可以称得上古板的男人。

    什么时候,他也学会捉字眼耍无赖了。

    对于眼前这种大型屠狗现场,乔杨虽然经历过无数次,但仍然被误伤。

    乔杨强压下心头的羡慕嫉妒恨,十分诚恳地提醒胥辞。

    “爷,容我提醒一句,你和苒苒,好像,没结婚吧……你们这样子,可没有婚内共同财产这回事。”

    然而,在胥辞这里,婚姻于他而言,并非是到民政局领来的那一式两份的红本本。

    他既然认定了文苒这个人,就等于是把自己的所有全无保留地给予文苒。

    因此,在他看来,婚姻从不是什么障碍,自然,也不是什么保障。

    “我和苒苒,是恋爱内共同财产,如果苒苒不放心,随时可以找律师列份协议,甚至做份财产共有公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