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小粉团子的胥哥哥-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第3章 小粉团子的胥哥哥

    胥辞把女孩扔进浴缸,开大冷水淋了一会,冯洛便赶了过来,之后的后续,便交由冯洛和他的女助手去处理。

    胥辞去洗了个澡,回书房处理事务。

    文件摊开,向来专注的胥辞,却盯着白纸黑字出神。

    他与文家这位大千金文苒,并不止一面之缘。

    文苒的亲妈妈陶蓉,叫胥辞妈妈一声师姐,文苒还小的时候,陶蓉带着小文苒来过胥家几次。

    那时的文苒总爱梳两个丸子头,软糯糯的,像粉团子一般白嫩可爱。

    别的孩子都怕胥辞,因为他从小就不苟言笑冷漠寡言,但这个比他小八岁的小粉团子,并不怕他,见了他,总是甜滋滋地叫声“胥哥哥!”

    有次,她不小心在他脚边摔倒,小手一把搂住他的小#腿,仰着小脸软糯糯地对他笑了起来。

    “胥哥哥,你可以拉苒苒一下吗?”

    五岁的文苒,眉眼十分漂亮,笑起来眼睛像弯弯的月牙,脸颊两边有一对小酒窝,软糯且甜软的模样,让人想要轻轻掐她一下。

    胥辞向来不喜近人,甚至,讨厌别人的碰触。

    但这下,却难得地没有拒绝小粉团,先是伸手轻轻掐了掐她的脸#蛋,然后弯身把她抱了起来。

    十三岁的胥辞,已长得极高,身形虽是单薄,却已经是个颇有担当的少年模样。

    “摔着哪了?”已经开始变声的少年,嗓音微哑,深邃好看的眼睛关切地盯着小丫头。

    小文苒甩着头甜甜朝他笑,“没有啦,谢谢胥哥哥,你可以放下我啦!”

    胥辞没吭声,弯身又把人放回地上,小文苒“吧唧”一下在他脸上亲了一下,然后噔噔噔地跑了开去。

    没过多久,胥辞妈妈病故,文苒亲妈陶蓉与文康培离婚,胥辞便再也没见过文苒,直到,文苒十八岁成人宴。

    显然,文苒已经不记得他这个胥哥哥了,出落得婷婷玉立、眉眼更显漂亮的她,跟在文康培后面,拘谨地接过胥辞递过去的礼物,礼貌性地对他笑了笑。

    “谢谢胥总!”

    宴会很热闹,但胥辞觉得索然无味,待了一会儿,随便寻了个理由就提前离开了。

    ……

    胥辞捏捏眉心,纳闷自己怎么突然记起那些陈年旧事。

    明明,并不重要!

    最起码,没有桌上这一起并购案的方案重要。

    虽然,他刚刚差点没忍住把她给强了,但作为一个身体机能正常的男人,在那种情况下,会失控不是再正常不过的吗?

    乔杨敲门进来禀告,“胥爷,文小姐打了针,情况已经稳定了下来……”

    “嗯,让她睡客房。”

    乔杨早把她安置在客房,他小命只有一条,明知胥辞不喜别人入侵他的领地,自然不会傻到把人领去主卧。

    “文家的事,彻查。”

    乔杨本已经提脚往外走,听到这吩咐,不由得顿住,转身看向胥辞。

    那位爷却低头翻着文件,刚刚那话,更像是乔杨幻听。

    乔杨心里虽觉奇怪,但也只当文康培这礼物送得太恶心,触犯了自家爷的底线。

    “我会尽快的,那文小姐……”

    “先扣着!”

    胥辞一边沙沙在文件签上字,一边漫不经心地回乔杨。

    全然不知内情的乔杨,愣了一下,很快,又觉得是自己想多了。

    事情没查清楚之前,胥辞先把文苒当成人质扣着,确实更稳妥。

    可事实上,连胥辞也不知道自己要干嘛。

    他只是觉得,这个时候,不能把文苒送回文家。

    故去的母亲与文苒母亲的交情,仅仅是比普通朋友好一点点的关系,所以,即便后来知道陶蓉与文康培离婚之后处境不怎么样,胥辞也没想过要帮衬什么。

    但文苒……

    想到那张本应甜美娇俏的脸,却流露出不该属于她的媚惑盅魅,胥辞便觉得膈应且烦躁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