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我在等你长大-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第237章 我在等你长大

    胥老爷子于是对老太太说,“老太婆,你看,我就说,男人嘛,不干点轰天动地的事,泡妞的时候怎么意思说自己是个爷们?”

    老太太唯恐天下不乱,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道。

    “哦……原来小辞那时干这事,是为了泡妞啊?”

    文苒于是也配合着二老,扯着胥辞,凶巴巴地问他。

    “说,当年想泡谁?”

    虽然,这只是配合二老演出,但文苒还真的有点好奇,十八岁的胥辞,难道脑子里就没有个不可企及的女神什么的?

    当然,文苒的好奇,绝无吃醋的成份,纯粹,只是八卦,想要看好戏。

    毕竟,那时的她自己,还是个小屁孩呢,有什么立场去要求胥辞为她连个女神梦都没有?

    殊不知,胥辞还真是决意要把他的闷#骚人设进行到底,他垂眼看着她,宠#溺地捏捏她的脸。

    “没想,那时我还在等你长大呢!”

    果然,这男人只要想说,真的能把树上的鸟儿给哄下来。

    他十八岁的时候,她才是个十岁的黄毛丫头呢,而且,那时他大概连她这个人是谁都不记得了,还等她长大呢!

    “哼,你就编吧,信口雌黄!”

    胥辞于是正了脸色,似是认真地想了想。

    “说实话,登到山顶那一刻,没想要泡那个妞,只想泡碗方便面!”

    文苒噗地笑了!

    老太太和老爷子,也乐了。

    自从胥辞渐渐有了少年模样之后,他们看到的胥辞,基本是严谨且不苟言笑的,像眼前这般放松随意的胥辞,他们还是第一次见。

    看着这个像变了个人,但总体感觉比原来要多丝人气接些地气的胥辞,俩老深感欣慰。

    这一两年以来,俩老为胥辞张罗了不少次变相的相亲,但无一例外,每一次,胥辞从见面到再见,与对方说话总数都不会超过五句,可谓惜字如金。

    每每那种时候,老太太就愁啊,这么一个闷葫芦,谁愿意陪他一生呢?

    直到今天,老太太才发现,自己这个闷葫芦孙子,不是真的闷,以往对着那些姑娘如此话少,不过是因为配对不成功。

    就好像每把锁都对应一把钥匙,只有拿对了钥匙,锁才能打开。

    而文苒,很显然,就是孙子的这把钥匙。

    孙子身上的许多技能,包括对女生的体贴、包括幽默,都得这把钥匙去开启。

    服务生把饭菜送上来的时候,大家的话题已经从胥辞十八岁的登山壮举转到了文苒小时候到胥家玩的事上。

    俩老和胥辞,提起那些旧事,都乐呵呵的,只有文苒自己,羞得不行。

    “我小时候怎么那么傻白甜啊……”

    其实,就算是现在,文苒也有类似的感觉,只要在胥辞面前,她就特别傻!

    胥辞却不同意她的说法,“那怎么叫傻白甜呢?那是属于稚子的纯真和烂漫,别说小时候,就算现在,我也希望你还能像以前那样!”

    文苒撇撇嘴,很是嫌弃地反驳道。

    “还像以前那样傻白甜?我才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