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他只是面冷,心不冷-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第234章 他只是面冷,心不冷

    一开始,文苒并没有去揣测过胥辞的情史,毕竟,那时她受胥辞照顾着,只觉得自己怎么都还不清欠胥辞的人情债,即便和胥辞住同样屋檐下,也严于律己,经常告诫自己别过界。

    等到胥辞用那样高调的方式向她告白之后,这几天她脑子多数处在空白或懵的状态,许多时候,她都处在一种不真实的、如在梦境的感觉当中。

    而且,一直到现在,她还在忙着厘清自己内心的感觉,根本没多余地精力去考究胥辞的情史。

    老太太又拍拍她的手,继续道。

    “就在见到你前不久,我和他爷爷还担心他一个人太冷清,在家里张罗了一次相亲,他连话都不愿跟人家说,那时,我还跟他爷爷说,这孩子的性格这么闷,身边连个关心他的人都没有,以后那可怎么办啊。现在看来,他的性格没问题,只是我们给他张罗的,都不是对的那个人。”

    听到这里,文苒基本能肯定,老太太说的那次相亲,就是赖玥姒的那一次。

    她开始怀疑,老太太是不是胥辞请来当说客的。

    不过,细想一下,她又是不太可能!

    虽然,至今她还明确没回应过胥辞。

    但那男人,不是一直都表现得像是吃定了她一般吗?

    至于老太太暗示她就是胥辞对的那个人这事,文苒假装没听见。

    她脸皮薄,这种话,她真不知怎么回应。

    于是,她便稍稍把话题岔开一点点。

    “胥奶奶,胥哥他真的从小都大对谁都冷着脸吗?”

    这事,文苒一直都挺好奇的。

    和胥辞重逢之后,她努力回忆过许多次。

    可即便到了现在和胥辞关系这么亲密了,幼时那些与胥辞相关的事,她依旧一点记不起来。

    提起这点,老太太也有几分无奈。

    “是啊,他从小就这副德性,好像谁都欠了他一大笔钱似的。我们那时,甚至怀疑他有情感障碍症了。你说我们家这家庭关系也算和睦啊,怎么生了他这么一个冷面人呢?”

    老太太无奈中透着几分不解。

    不过,遗传基因这种事,确实是挺神奇的。

    老太太眼中的老爷子,兴许并不冷面,但别人眼里的老爷子,和胥辞对着外人的模样,其实是差不多的,都是冷峻严肃得让人生畏的那种人。

    “奶奶,胥辞只是冷面,性格比较内敛而已,心不冷的,他对我,是真的很好。”

    文苒眼中的老爷子和胥辞,表面上,是一样的,内里,其实也差不多。

    老爷子对老太太那种纵容和溺爱,和胥辞对她的包容和#宠#爱,其实是一样一样的。

    老太太听完文苒这番话,感动得差点哭了。

    本来,她还想帮孙子说点好话来着,殊不知,这丫头其实比她以为的还要懂孙子。

    “是啊,他只是面冷,心不冷的。”她喃喃重复着文苒的话。

    在几天前,孙子说要单方面求婚,她作为长辈,说不担心孙子,自是假的。

    但现在,她的这些担心,因为文苒的一句话,便消减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