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差不多算是变相的告-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第227章 差不多算是变相的告

    因为骆伊那句“老夫老妻”的话,文苒一路都在反省自己。

    胥辞见她上车后就一直盯着车窗外不知在想什么,以为她紧张,凑近一些揉揉她的头安抚她。

    “傻瓜,你又不是没见过爷爷奶奶,紧张什么?”

    文苒扭过头来看他一眼,犹豫了一下,还是把骆伊的话说了出来。

    胥辞听完,捏捏她的脸蛋,笑道。

    “傻瓜,这有什么好介意的,分明是骆伊妒嫉我们感情好!”

    文苒很是郁闷,不知他哪来的优越感。

    “严格来说,我们恋都还没恋呢,就成老夫老妻了,就跟一个孩子,连青春期都没经过就直接进入老年养生期,你想想,悲不悲剧?”

    胥辞从她的话里隐约捕捉到什么,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果然,他与她之间,还是相差太远了吗?

    不过,胥辞这种人,即便心头有些沮丧,也绝不会表露出来。

    “苒苒,可能,我们以前的生活方式是有点不一样,但没关系,我可以慢慢调整。你想要我陪你做什么,尽管说,我会陪你的。”

    胥辞态度十分诚恳,表面看起来和平时没啥两样,但心里,其实颇为忐忑。

    终究,他还是没那么自信。

    他怕俩人之间的代沟太大,怕俩人没有共同话题,怕文苒嫌他闷

    而这一堆堆的怕,便让活了二十六年都极度自信甚至自负的胥辞,少有地不自信并产生了强烈的自我怀疑。

    文苒奇怪地看着他,越看,目光便愈地认真愈地锐利。

    看到最后,她一丫头,居然对着胥辞扯出一个耐人寻味的笑意。

    “胥辞,你说实话,你是不是在怕?”

    胥辞自认掩饰得极好,但不可思议的是,丫头居然把他看穿了。

    文苒见他不吱声,当他是默认了,不免有些心疼地,伸手摸了摸他的脸。

    “啧,胥爷啊,你说你堂堂胥氏当家,有什么好怕的?”

    胥辞抓住她的手,放到嘴边亲了亲。

    “不,在你这里,我只是胥辞,什么胥氏当家什么胥家继承人,都是虚的。”

    胥辞比谁都清楚,在文苒眼里,除了他本人,其他的,她根本不放在眼里。

    对着陈琳或其他那些外人,这丫头一向精明得很,也计较得很。

    但对着他,她向来糊涂。

    文苒收起笑意,十分认真地看着他。

    “胥辞,我觉得,你可能是误会了什么!”

    “我说我们像老夫老妻,不是抱怨,而是奇怪,我居然觉得那样子很好!”

    “你不需要调整的,我和你在一起,一直都觉得很舒服,无论是刚刚开始还是现在,只要和你在一起,我就会心安得很。无论做什么事,我都觉得很开心,不会无聊更不会无趣。”

    文苒一口气说完这些,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起来。

    毕竟,这差不多可以算是变相的告白了。

    而胥辞,则还是一副不太相信的样子,一眨不眨地盯着她。

    文苒摸摸自己微微热的脸,仰着脸迎上他灼热的视线。

    “胥辞,虽然你总说我还是孩子,但其实,我不是了。和谁在一起开心,和谁在一起是在勉强自己,我分得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