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怎么就是不肯听话呢-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第225章 怎么就是不肯听话呢

    文苒笑着点点头,仰起脸,借着路灯的微光打量着男人。

    平时多数绷着脸的男人,在昏黄的路灯之下,脸上轮廓因光线暗淡而显得模糊了许多,工作时那股凌厉的锋芒被夜的暗影遮盖了,整个人看起来便显得温柔、且年轻了不少。

    帅气且温柔的男人,垂眸与她对视着,文苒被看得心脏扑通扑通直跳,心里面那个文苒,又开始举着旗子在蹦跶呐喊“帅哥帅哥”

    文苒强行把花痴的文苒按压下去,笑着对他举起拇指逗他。

    “要打勾勾吗?”

    她难得见识了一次胥辞幼稚的模样,觉得很是有趣,而她心里面那个胥辞,因此又多了一个不同面的形象。

    胥辞并不知道在外人眼里威风八面让人难以接近的自己,居然被丫头贴了个幼稚的标签。

    瞧瞧眼前晃来晃去的拇指,犹豫了一下,便也学着文苒的模样,竖起了拇指。

    他当然看出丫头是在逗他,也知道打勾勾这种行为相当幼稚,不过,既然她觉得这样开心,那他,配合她一下又何妨?

    不就是幼稚一下吗?有什么难的?

    当他的拇指勾缠上她的拇指时,文苒“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那我们说好了哦骑车,看电影,一样不能少!”

    文苒笑得十分开怀,漂亮的眼眸反射着路灯的光芒,像闪烁的星辰,让胥辞舍不得挪开视线。

    胥辞眼里亦溢满了笑意,“嗯”了一声,低头在她额上亲了亲。

    幼稚就幼稚吧,能让她笑得这般灿烂无忧,值了!

    第二天,文苒比往常起得还要早一些。

    按胥辞原来的安排,是两位长辈八点从老宅出,他和文苒从帝景出,到了斋堂再会合。

    但文苒觉得这样有点太怠慢两位长辈了,提议先回大宅接了二老,然后四人一起去斋堂。

    老奶奶听说俩年轻要回来接他们,开心得不得了,让胥辞和文苒早一点回来,在老宅吃了早餐再一起去斋堂。

    倒是胥辞,想着文苒又得大清早就起床,心疼得很。

    于是,他这天也特意起了个大早,洗漱完走出卧室,厨房里已经亮起了灯光,还有丁当厨具碰撞的声响。

    胥辞走过去,听见声响的文苒转过头来,惊讶地看着他,“胥哥,怎么起这么早?”

    胥辞无奈又心疼,伸手过去捏捏她的脸。

    “你也知道早吗?让你多睡一会怎么就是不肯听话呢?”

    大部分人只会担心自家孩子懒惰不思进取,而胥辞头痛的,则是自家孩子过份勤劳独立。

    文苒对他笑笑,“我昨晚睡得早,今天早点起没关系。再说,总不能让胥爷爷胥奶奶等我们啊。”

    胥辞拿她没办法,从她身后虚虚抱住她并在她上亲了亲,然后,在她警告他之前迅放开并退到料理台那边去。

    “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

    文苒本想说,让他出去等就行,但见他已经开始抡起袖子,便指指料理台上用蒸笼盛着的青团子。

    “你帮我用饭盒把那些青团子装好吧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