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浑身散发恋爱的酸腐-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第222章 浑身散发恋爱的酸腐

    得了便宜还卖乖,说的,大概,就是此时的胥辞!

    被占了便宜的文苒,却像是被抽光了力气一般,连回应他的力气都没有了。

    只是软软地靠在他怀里,懒懒地撩起眼皮看着着他,漂亮的眼睛蒙了一层雾气,湿漉漉的,看得胥辞心脏又“呯呯呯”地剧烈擂动起来。

    他将手移到她的两腋下,把她整个抱起来,放到离他远一点点的位置上。

    “宝贝儿,你别这样看我,我会受不了的……”

    胥辞有点儿无奈,他好不容易才把心里头那个叫嚣的魔鬼打压下去,她只是随意撩起眼皮轻轻一瞥,那魔鬼便又开始在他心里躁动叫嚣。

    悬崖勒马这种事,一次勒回头了,不代表第二次还能成功。

    所以,虽然胥辞很想抱着软糯糯的文苒好好温存一下,然而,却又不得不把她推开一些。

    文苒离了他的体温和气息,终于慢慢来回了魂,她顶着红通通的脸,睁大眼睛瞪了胥辞一眼,然后,用脚后根踹了踹他的腿。

    “我……我要温习……”

    胥辞也知道自己把人吓着了,本来,他真打算一步步慢慢来,可有时计划赶不上变化,而他自己,终究没有他以为的那么有自制力。

    “嗯,你温习,我去把手头的事处理完,陪你去买礼物。”

    胥辞自是见好就收,嘴里应着,试探着伸手过去,见她不躲,暗地舒了一口气,摸摸她的脸,便起身走回办公桌那边继续忙碌。

    文苒的脑子乱得跟被猫扯乱的毛线团似的,根本没办法静下心来温习。

    她把资料搁一边,盘膝坐好,闭上眼,深呼吸了好多个来回,内心才慢慢平静下来。

    自觉状态恢复正常的文苒,对着办公桌后忙碌的胥辞喊了过去,“胥辞,你下班之前,不要再来骚扰我!我要温习!”

    对于丫头略显霸道的警告,胥辞笑着点了点头,“好,我会注意的!”

    就这样,俩人各占着办公室的一隅,一个专注于长篇大论的复习资料中,一个专注于繁琐却容不得半点差错的大合约及方案当中,倒是谁都没有再打扰谁。

    中途,乔杨送文件进来,看见俩人这般疏远的模样,甚是诧异。

    “爷,苒苒和你闹别扭?”

    胥辞否认,“没有,她在温习。”

    而此时的文苒,正捧着资料在会客厅那边的落地玻璃前踱来踱去,嘴里念念有词。

    “可昨天,她不是在这里温习吗?”乔杨指指胥辞旁边的位置。

    确实,昨天文苒是拖了张椅子,占了胥辞办公桌的一角,把资料摊在上面写写看看。

    胥辞眼带笑意看向文苒,“她嫌我烦……”

    胥辞难得自嘲一次,但那语气和神情,却分明不是自嘲的神情和语气,而是,满满的尽是炫耀。

    “啧,爷,我想不到你是这样的胥爷!”

    胥辞把视线从文苒那里收回来,“嗯?那是怎么样的?”

    “爷,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浑身散发着恋爱的酸腐味道!”乔杨嫌弃地说完,搂起文件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