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文家这些,本来就是我和妈妈的-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第22章 文家这些,本来就是我和妈妈的

    “胥总说得极是,这样我确实安心了不少。”

    文康培心里那个苦啊,但表面,仍得装作大度,强扯出笑意接受这好爸爸的“勋章”。

    但其实,他和文苒都明白。

    经过昨晚的事,许多事情,已经不一样了。

    感情,也是。

    文苒在一式三份的转让文件中签下最后一个名字,抬头,看着胥辞。

    “胥总,可以麻烦邓律师帮我另起一份协议吗?”

    文苒不傻,胥辞帮她到这等地步,她当然不能让胥辞的好心白费。

    胥辞深深地看她一眼,隐约,能猜出她这协议所要列的内容。

    “可以!”

    “那麻烦邓律师帮我起草一份声明或者说是遗嘱也行,如果我出了意外,这些股份,将全部由我妈继承。”

    这么一来,文苒基本就把文康培对这百分之十股份的所有念想及后路全都断掉了。

    文苒何等聪明!

    在刚才,她亲眼看着自己爸爸在利益及她这个天平上,一次又一次无情地倾向另一边。

    如今,对这个家,对这个爸爸,她已经不抱任何期望了。

    所以,她得趁着现在还有胥辞给她撑腰,把一切该有的后路都妥善铺好。

    胥辞赞许地看她一眼,侧头吩咐邓飞。

    “按文小姐的要求做吧!”

    这丫头,真是一次又一次的刷新他的观感。

    起初,她说要回家时,他以为她蠢。

    后来,她用一条wei博便让陈琳痛不欲生。

    刚才,他还怕她心软,考虑着要不要直接让邓飞给她立个补充协议。

    殊不知,她已经迅速武装起自己,将他帮她拿到手的股份牢牢攥在手心。有了这份声明,就算日后她出什么意外,文康培和陈琳,也得不到半分好处。

    文苒的做法,胥辞十分满意。

    但文康培,却有点生气了。

    “苒苒,你这样,不好吧……”

    文苒转过头来,那眼神那模样,再不是之前在家里那般楚楚可怜的模样。

    甚至,是文康培从没见过的模样。

    坚定,而且,冷漠。

    “爸爸,文家的这些,本来就该是你和我妈妈的。现在,享福的是陈琳母子三人,我和妈妈只拿走百分十,你也不愿意?”

    从昨晚到现在这二十四小时里发生的一切,几乎,把文苒对这个家、对这个爸爸的所有怨恨都勾了起来。

    文康培愣了一下。

    他和陶蓉离婚时候,文苒还不到六岁,那时的小文苒软软糯糯,得知妈妈要搬出去住,哭得跟个泪人似的。

    晚上,她赤脚跑到文康培的卧室外面拍门,哭着说想妈妈了。

    文康培那时对这小天使一般的女儿万分愧疚,毕竟,这是他的第一个孩子,那时他对文苒,是极爱的,所以,才会不顾一切把文苒的抚养权要了回来。

    陶蓉离开之后,他陪着宝贝女儿在儿童房里睡了一个多月,直到她慢慢接受妈妈离开这个事实。

    后来,文氏的生意越做越大,与陶蓉离婚没多久,文氏上市,文康培在家陪文苒及家人的时间愈发地少。

    他叮嘱陈琳,一定要好好待文苒,毕竟,孩子是无罪的。

    错的,是他们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