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想要私了?不可能!-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第20章 想要私了?不可能!

    胥辞此话一出,不仅文康培楞了,就连乔杨,也忍不住在心里为自己老板竖起拇指打call。

    文苒心里五味杂陈。

    有对胥辞的感激,也有对文康培的失望。

    胥辞这个提议,表面看起来,似乎还是息事宁人。

    但细想,这却是要比报警这个办法要高明太多。

    若是报警,一切按警方的程序办事,陈琳肯定是会入罪的,但判的时间不会长。而且,这么一来,文苒势必会因此而与文家撕脸。

    到时,文苒的生活将会变得十分艰难。若只是她自己还好说,随便找份兼职勤工俭学都能熬过这几年,但她妈妈那边的巨额医药费就难办了。

    可如果文康培把文氏的股份转赠百分之十给文苒,那她和她妈妈之后的生活和医疗费就有了保障。而且,她手拿着股份,无论对文康培或是陈琳,都是一种长期的制衡。

    因为这些股份,文苒在文家的日子肯定会好过不少。

    文康培楞了一会,才回过神来。

    他哪能想到,带着女儿上来这一趟,居然,要被人强行剥去一层皮才能离开?

    “胥总,这样,不好吧?”

    文康培始终觉得,这事是他的家事,胥辞凭什么非要掺和一腿?

    但他不敢把话说这么白,只能低声下气地希望事情能有回旋的余地。

    “我让陈琳来向你道歉,有什么误会,解释清楚就好。”

    文康培仍在试图劝说,毕竟,他实在想不出是什么原因,能让胥辞非要在这件事执着不放。

    胥辞朝后一靠,双手抱臂冷眼睇着他。

    “文总,是我表达力不好,还是你理解力有问题?这事不存在误会,若真是有误会,那就按第一个方法去做,警察也是看证据办事的,如果我们真误会了,陈琳真是无辜的,警察总不至于硬给她扣罪名。”

    胥辞说完,不等文康培回答,便对一直坐在一边但不曾发过一句言的乔杨道。

    “叫冯洛把文苒昨晚的验血报告发过来,另外,把昨晚帝景的监控拷贝一份,我倒是要看看,我是怎么误会文夫人了!”

    早在冯洛给文苒打针之前,胥辞就让他先抽了一管血,所以,冯洛手头上那份验血报告,比起文康培的家庭医生那份验血报告,要准确有力得多。

    文康培不是傻子,听到这里,基本已经明白,这事已经毫无回旋的余地。

    他脸色灰白,转头看看文苒又看看乔杨,试图作最后的挣扎。

    到这时,他甚至希望,胥辞是想要借这件事敲他一笔。

    可就算是被敲一笔,也比转赠百分之十的文氏股份要省太多吧?

    “苒苒,你可以和乔先生出去一下吗?爸爸有话想和胥总私下说。”

    文苒心里咯噔一下,她不是三岁小孩子,深知爸爸是想要和胥辞私了。

    她正想抬眼看看胥辞什么反应,却听到胥辞冷硬的嗓音飘过来。

    “文总,不必了!你该知道,我这人,说一不二,解决办法就放在那,选一或二,任凭你自己喜欢,我绝不强求。”

    言外之意,就是他不接受这二者之外任何的解决办法,包括私了之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