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差点,就把她吃掉了!-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第2章 差点,就把她吃掉了!

    门才关上,还没来得及迈腿,胥辞便听见外面扑通一声。

    然后,他听见乔杨一声惊呼,“文小姐,你没事吧?”

    胥辞很想不去理会,然而,耳朵突然变得十分机灵,一声长而娇媚的轻吟,像是酥化入骨的媚药,即便隔着门,亦酥得他腿脚一软小腹一紧……

    md,到底是她被灌了药还是他呷了药!

    胥辞心里骂着,身体却无比诚实,以迅雷般的速度打开门蹿了出去。

    客厅里的乔杨正俯身要去扶起地上绻缩呻#吟的人,身后一声响,似有阵风扑过来,他还没反应过来,便被冲出来的胥辞推倒在一边。

    “闪开,我来!”胥辞低吼了一句,弯身把扭着身子轻声哼哼的女孩抱了起来朝浴室跑去。

    “唔……好热……好难受……”

    浑身热炽的女孩在他怀里不安分地扭动,滚烫的脸毫无意识地在他的脖子、下巴轻轻蹭过,一股股电流,沿着他的肌肤“嗞嗞”迅速蔓延全身。

    “热……求你……”女孩软而烫的唇,蹭过他脸颊,在他耳边低喃。

    浑身发麻的胥辞,眼里闪过一抹狠戾,把女孩就手搁到洗手台上,扭头,狠狠地用唇堵住了女孩的唇,把她酥媚的低吟,悉数堵在她嘴里……

    女孩的唇很软,她的嘴里,热得像熔炉,而他的理智,在唇舌触及这熔炉时,便通通被熔化。

    胥辞从来没想过,不过一个吻,就能让他变成需索无度的疯子。

    也许,她的药,是会通过唾液传染的吧!

    胥辞如此安慰着自己,然后,放纵着自己疯了一般用唇舌蹂#躏她发烫的唇#瓣。

    他像饥#渴了几百年般疯狂地在她口腔内扫荡着她的甜美,他用牙齿轻啃着她的软肉,恨不得,就此把她吃进肚里……

    激烈而忘我的亲#吻,让女孩似是找到了安心之所,她扭动着身子拼命往胥辞怀里钻。

    胥辞一手扶着她的腰,一手扣着她的后脑勺,唇齿贪婪而凶猛地碾过她的唇、她的脸,然后,落在她精致漂亮的锁骨上。

    “唔……”女孩轻吟着,裹成蚕蛹一般的身体又往胥辞身上蹭了蹭。

    胥辞浑身绷得难受,眸子里的火焰熊熊烧着,他盯着那性#感的锁骨,疯狂的念头在他脑中闪过。

    这里,若是烙上个专属印记,该多美!

    如此想着,他便真的低下头,像狼对猎物一般,对准她的锁骨,狠狠地咬了下去。

    血腥随之渗进嘴里,怀里的女孩突然惊叫起来。

    “啊!好痛!”

    胥辞的理智,被这一声惊呼拉回一些,同时,门外传来乔杨焦急的询问及敲门声,“胥爷,需要帮忙吗?”

    胥辞深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一下自己的情绪,沉声回他,“不用!”

    理智被一点点地拉扯回来,胥辞深深地看一眼被他蹂躏得脸红#唇肿的女孩,狠狠地磨了磨牙,重新抱起她,大步走向浴缸。

    他很庆幸,谨慎的乔杨把女孩包裹得如蚕蛹般严实,不然,他今天,大概,会就地把女孩给吃掉。

    如果真是那样,他毁的,不止是女孩,还有他的一世英明。

    并从此,背上趁人之危的骂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