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眼里只有你,看不到其他-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第184章 眼里只有你,看不到其他

    文苒总觉得胥辞今天怪怪的,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在药店、再到后来提起学费一事,都和平时那个正派绅士得不行的胥辞判若两人。

    她心里藏了疑问,晚上回到房间,便问骆伊。

    “伊伊,我总觉得胥辞今天怪怪的!”

    骆伊一听这话,乐了,“他不是天天都这样吗,眼里只有你,看不到其他。”

    文苒用起枕头砸了她一下,“胡说八道什么?”

    骆伊哈哈笑了起来,“好吧好吧,就当我是在胡说八道吧,反正,我早就习惯了当电灯泡!”

    文苒似是没听见她吐槽一般,托着腮,苦恼地皱起了眉头。

    “伊伊,我觉得,我其实并不了解胥辞,甚至,对他有着太多的误解!”

    骆伊见她这么正式,也不好再闹。

    乖乖在文苒身边躺下,头枕在手臂仰脸看着天花板。

    在骆伊看来,好友这是典型的当局者迷。

    换了别的任何人,都不可能像文苒那般信任胥辞。

    毕竟,胥辞那人城府实在太深,别说文苒看不透他,骆伊亦看不透。

    所以,即便文苒现时看起来十分迷茫,骆伊亦不敢在这个问题上乱说什么。

    她怕自己稍不小心,看错或说错了什么,会把好友推进火坑。

    “比如呢?”

    不过,当当听众,稍微发表一下小意见供文苒参考参考,她还是能做的。

    文苒认真想了想,“比如……他好像并不如我想的那么古板……”

    骆伊想想胥辞那张无论遇什么事都波澜不兴的脸,那样的男人,确实很容易给人古板的错觉。

    “这得要看谁在衬托,如果把他和我二哥那种风#流成性的人放一块,他确实算古板那一类了。”

    “不过,你也别把他想得太不堪,他虽然比你大八岁,但也才二十六岁,会不会是,你接触到的,大部分都是他工作时的样子?”

    文苒托着腮认真想了想骆伊说的,好像,还真有那么点道理。

    从她重见胥辞以来,大多数时候,她都处在困境和窘迫的状态当中,他每每出现,都是以救世主一般的身份出现。

    如果他像骆铮那种看似风#流不羁的模样,或者像乔杨那样偶尔犯二的中二症,她肯定,不会对他那般信任及依赖。

    所以,她脑子里,认定了古板的人比较值得信任,因而,救了她几次的胥辞,便被她硬扣上了古板的帽子。

    但事实上,胥辞是活的,并不是按她所以为的样子而生。

    他才二十六岁,抛开他作为胥氏总裁的身份,他其实只是个性格沉稳内敛一点的大男孩而已。

    文苒心里存了疑惑,隔天一早,看胥辞的眼光便比平时多了些探究。

    胥辞向来对她的目光十分敏#感,察觉到不对,便问她。

    “怎么了,昨晚没睡好?”

    文苒摇摇头,“不是,我只是在想,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胥辞微微皱了皱眉,“是谁跟你说了什么吗?”

    胥辞以为,会不会是骆铮那家伙,在文苒面前说他坏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