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第174章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胥辞不知要如何告诉她,别说配型成功的机率极低,就算成功了,等她们知道了捐赠人,大概就不会采用了。

    而且,若真是配型成功,那母子仨,铁定会反悔,不可能真的这么豁达大度地摘一只肾出来捐给陶蓉。

    可这些,他要怎么和文苒说?

    他正思索着怎么开口才不至于让文苒这么伤,那只窝在他肩膀上毛绒绒的脑袋蹭了几下,然后抬起头来对他笑笑。

    “不过,我就是说说,配型成功的机会,恐怕比中彩票还难……”

    这笑,并不比哭好看多少。

    胥辞见惯了太多的愁苦和悲痛,然而,这一刻,文苒眼里那明明是笑却透着无奈及凄凉的眼神,却让他很受不了。

    他抬起手,轻轻捂住她的眼睛。

    “放心,总会成功的!”

    文苒歪着头靠着他的肩膀,一动不动,由着他的手一直覆着她的眼睛,良久,才轻轻地“嗯”了一声。

    胥辞从没像现在这么后悔,他为什么,不早一点重新出现在她的生命里?

    如果早一点,再早一点,那她,大概就不用受这么多的失望和煎熬。

    她的眼睛里,大概,就只会闪着纯真又灿烂的笑意。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苒苒,奶奶周日要去斋戒,你要不要去?”

    本来,胥辞对于奶奶那一套,不至于反对,但也不怎么支持,总觉得她年纪大了,有时变得神神叨叨的。

    可他刚刚,眼看着文苒难受却不知怎么安抚她时,突然冒出奶奶说起参加斋戒的一句话,“无他,寻个寄托求个心安罢了。”

    也许,对于文苒来说,也需要一个这样的途径?

    文苒把他的手扒拉下来,仰脸看着他,“方便吗?”

    经过这一小会儿的休整,她眼里的悲伤,已经好好地掩藏了起来。

    胥辞摸摸她毛绒绒的脑袋,笑道,“有什么不方便的,奶奶巴不得你陪她呢!”

    文苒于是认真想了一下,“是一整天吗,如果一整天,恐怕不行,我至少得找半天陪妈妈。”

    文苒和陶蓉,虽然都抱着好好活下去的希望,但对每一天,都极之珍惜。

    因为母女俩都明白,生命无常,谁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呢?

    “一个早上就可以,到时我陪你去,结束了我送你去医院。”

    文苒自觉又给胥辞添麻烦了,“你不用一直陪着我的,你也有自己的事要忙的啊!”

    难得的休息日,文苒并不想占用他的。

    “你的事,不就是我的事吗?”

    周日的事,就这样说定了,而俩人聊着的这一会,车子也已经驶进了医院的停车场。

    俩人一起去到病房,陶蓉正半靠在床上翻着什么,抬眼看见文苒,眼里充满笑意,待看见她身后的胥辞,微微愣了一下。

    “蓉姨,我是小辞,你还记得我吧?”

    文苒听胥辞这么威风八面的大男人自称小辞,不由得扬起唇笑了。

    不过,她心里很清楚,他这么自称,是自觉把他自己放到晚辈的位置,而把妈妈放在尊敬的长辈位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