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毁的,可是我的清誉-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第17章 毁的,可是我的清誉

    胥辞见文康培不吱声,知道自己这闲事确实管得太宽了,便放缓了语气。

    “文总,本来,这是你的家事,我一个外人不该插手!”

    文康培连忙说,“不是不是,胥总这么关心我家苒苒,是我家苒苒的福分。”

    嘴里是这样说,心里,却是暗骂,xx的,明知这是我家事,还管?图啥?

    他这么一客气,胥辞便顺势说道。

    “文总,论辈份,我该称呼你一声叔叔,文苒她妈妈,和我妈妈亦是旧识,即便这样,我和文苒这关系,也算不上近。”

    文氏和胥氏,暂时来说,生意上并没交集,文康培以前和胥辞接触并不多,所以,文康培对胥辞的了解,大部分来源于别人嘴里。

    这下见他先是咄咄逼人,之后却以退为进,手法纯熟而自然,比他这年长了二十多的长辈还要老辣,自己稍不小心,怕就要被他拐进阴沟里。

    文康培哪能想到,胥辞竟是这么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

    他不过是单纯地出于礼数来登门道个谢,怎么搞得这么累。

    现在的他,甚至觉得自己像个被人押解在堂下,等着堂上坐着的胥大老爷审判发落的犯人一样。

    果然,他还没开口,胥辞这话便拐了个弯。

    “可昨晚,你们把人送到我这里来,我若是不管,之后出了什么事,毁的,可是我的清誉。”

    作为当事人之一的文苒,听到胥辞这么说,连忙附和。

    “爸爸,胥总说得没错。我们家里怎么乱,胥总是懒得理,毕竟,清官难审家务事。可昨晚的事,却不只是我们家里的事,如果不给胥总一个明确的说法还胥总一个清白,这事传出去,就会祸害胥总了。那胥总,不就是好心办了坏事,惹祸上身了?”

    女儿这一插嘴,让文康培更加有口难言。

    文苒也是看出来了,她爸爸就是火气上头踹陈琳几脚,实在,等事情缓一缓,陈琳那妖怪哄哄他,这事很快就会被掀过去。

    而胥辞,果然是比她老辣太多,一上来就堵了她爸爸这条后路。

    为此,文苒对这位“胥哥哥”的感激之情又多了几分。

    而胥辞,别看他脸冷得很,心里,却是为文苒大大点了个赞。

    这丫头,果然通透得很!

    没有拼死护爹,没有愚孝犯蠢。

    文康培这下,可谓骑虎难下。

    自己女儿的事,可以说是家事,回家关上门慢慢处理。

    可这事确实关系到胥辞,他若不给出个公道的处理办法,怕是难让胥辞平息怒火。

    他心里对陈琳恨得牙痒痒,平时爱花钱爱招摇就算了,怎么敢去招惹胥辞这尊大佛呢。

    “胥总说得极是,我回去一定好好教育内人,绝不会让她再欺负苒苒。”

    文康培心知胥辞没那么好打发,但他还是心存侥幸,希望这事能就这样打哈哈地翻过去。

    但胥辞既然找到了如此堂而皇之的理由去管文苒这件事,怎么可能被他一句话轻易就打发过去。

    “教育?怎么教育?我倒是想要学习学习,文总能不能说得详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