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现在有我,不用再逞强了-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帝少凶猛:小甜妻,乖乖就擒

第111章 现在有我,不用再逞强了

    类似的话,文苒不是第一次听。

    骆伊也总跟她说,“文宝宝,你还是个孩子呢,操心这么多干嘛?”

    可是,她若不操心,她妈妈怎么办?

    她爸爸肯暗暗帮妈妈代付了医药费已经算是难得,难道还能要求他无微不至地照顾绝症的前妻?

    而且,就算她爸爸肯,以她妈妈那样的脾性,怎么可能会答应?

    所以,她这个当女儿的,怎么可能不去操心呢?

    她妈妈除了她,便是无亲无故,若是连她都不管了,她妈妈大概连求生的意欲都没有了。

    这些,外人或许明白,或许不明白。

    但这些,于别人来说,毕竟不是切身的痛,谁又能真正领会得到,对她来说,这种痛有多痛?

    “胥哥哥,我已经不是可以任性的年龄了!”

    她不能对胥辞说,她不能任性也不敢任性,因为,她怕自己稍有闪失,她妈妈,便会因此而遭殃。

    对她妈妈来说,她是她妈妈的精神支柱,对她说,妈妈何尝不是她的精神支柱呢?

    文苒说得极之平静,而胥辞,却突然想起她傍晚进门时那微肿泛红的眼睛。

    胥辞的心紧紧揪了起来,忍了又忍,最终,还是没忍住,伸手轻环住着她的肩膀,把纤瘦的她轻轻带进了怀里。

    “有我在,你可以的!”

    被猝不及防拥进他怀里的文苒,脑子突然空白一片,等她反应过来,下意识便用手抵住他的胸膛,微微挣扎了几下。

    这几天,她一直刻意淡忘重见那一晚的事。

    因为,一想到那事,她就羞耻难当。

    但接触到他温暖的胸膛,专属于他的那种淡淡的薄荷香气似是瞬间充斥满她的鼻间,明明是和自己一样的体温,明明只是淡淡的气息,却像它们的主人一样霸道强势,让她瞬间脚软。

    这种感觉,让她想起那晚吃了药之后的躁动和难耐。

    文苒的本能,对这个温暖又牢靠的怀抱十分眷恋,但她的理智,却告诉她,赶紧逃!

    她抵着胥辞的胸膛推几下,然而,看似只是虚虚环搂着她的手臂,却像铁索一般紧紧搂抱着她。

    文苒从他怀里抬起头,脸蛋红扑扑的,像熟透的番茄一般。

    “胥辞,放开我……

    胥辞垂头看她一眼,她脸红的模样,像个开关,让他的心脏突然像打鼓一般擂动。

    他刻意忽略掉内心的躁动,手扣上她的后脑勺,强行把她的脸再次埋进自己的胸膛里。

    “苒苒,现在有我,以后,不用再逞强了……”

    胥辞的嗓音低沉而富有磁性,钻进文苒耳里,像是带着某种安抚镇静的功能,文苒只微微又挣扎了一下,终于,不再动了。

    甚至,她还抬起了手,轻轻扯着他居家服的衣摆。

    说到底,她也不过是个十八岁的大孩子。

    就算生活对她多么残酷,她的内心深处,依旧还是渴望被人宠爱,渴望还能像个孩子一般,偶尔不想面对残酷现实时,可以有个安全的地方躲一躲避一避。

    就算,她的理智一再告诉她,不能总是依赖胥辞。

    但这一刻,她想放纵一下自己,稍稍,软弱几秒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