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你好,我能py你吗30-快穿:花-
快穿:花

第81章 你好,我能py你吗30

    温香软玉在怀,想不心动都难。

    不过……

    陈司还是第一次这么被人搂着睡觉,虽然这次极有可能是个意外。

    这也是唯一一次他与一个人这么亲密的接触着。

    毕竟从记事起,他就一直都是自己睡觉。

    偶尔能看到繁忙的父母,就已经很不错了。

    如今被人当做抱枕搂在怀里的陈司,根本就不敢动。

    他感觉自己整张脸仿佛都被埋进了棉花糖里。

    因为……她真的好香好软。

    至于甜不甜,他觉得这么香也应该是甜的。

    这般想着,他的脸上又飘起了两抹红晕。

    就这样被闷着一分钟过去了,陈司实在忍不住的推了推君娴,没成想却被捂的更紧了。

    如果说方才还能吸到几口香香的空气,那么现在他是真的要窒息了。

    狗急了会跳墙,兔子急了可是会咬人的。

    君娴正睡得美滋滋的,突然觉得胸口一痛。

    痛楚很短暂,却异常的鲜明。

    伴随着渐渐消失的痛,一股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

    她眉头微蹙,有些迷茫的睁开了眸子。

    {}/  因为其中一个受了“伤”。

    她眯了眯眸子,若有所思。

    方才的痛感就是因为这个吧?

    她用手指摸了摸那道牙印。

    兔子的牙就是锋利,还真够狠的。

    不过,他好好地为什么要咬她?

    真是莫名其妙,难道是发烧后留下来的后遗症?

    这么想着也怪可怜的,君娴觉得还是不跟他计较了。

    -

    等君娴围好浴巾出来的时候,发现陈司依旧缩在床上的一角。

    他的表情看上去有些哀怨,莫名有种古代的女子失去了自己宝贵贞洁的感觉?

    君娴走到阳台边,边拉开窗帘边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随着她的靠近,陈司心里一紧,他低声说道:“你……你怎么没换好衣服就出来了?”

    君娴倒是很坦然:“衣服在阳台,刚才洗澡忘记拿了,一会儿就去换。”

    语毕,她在他身前落座,有些担忧的看着他:“倒是你,大清早的怎么这么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