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 男校,小子别嚣张37(为护法啊望加更!)-快穿:花-
快穿:花

第414章 男校,小子别嚣张37(为护法啊望加更!)

    真不知道以后安晋得知她的身份时,会不会有心理阴影

    虽然君娴从来没想过要落户给安氏,她更没有想过要改姓。

    原身为了自己愚蠢的母亲,改了名字就够了。

    姓却是底线,也是一定要为其保留,所守护住的。

    -

    这一天对于众人来说无疑是一场噩梦。

    君娴用以暴制暴的方法,也不过是个开胃菜。

    她想要的不单单是自己脱身那么简单,更何况她如今已经深陷其中。

    君娴想改变的是这所学校的规则与制度,将不为人道的条例通通剪裁掉。

    她最后轻轻拍了拍安晋的脸,对他说道。

    “安晋,我希望这次能够给你长个记性。”

    “记住,下次”

    “你和你的走狗们,一定没有这么走运了。”

    君娴离开的时候安晋很久才回过神,他拿出手机,叫了一些人过来,便再也撑不住的闭上了眼睛。

    -

    叶司弦的心脏越来越痛,痛到他感觉自己快要死了。

    司机也察觉到了他的异样,想将他转路送去医院,却遭到了制止。

    因为他发现,距离学校越远,他便会越痛

    最终,叶司弦的车又驶回了帝都男子高校。

    胸口的部位渐渐平复了很多,他下了车。

    走到校门口便看到颜澈和一个衣着不整的瘦弱男生,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最主要的是,那男生的校服衣服上写着唐衍的名字。

    学校的校服衣领标签上会附带学生的名字,每一套都是量身定做的。

    即使这瘦弱男生与君娴看起来差不多,穿在身上却依旧显得有些窄,可见衣服的主人是有多瘦。

    心底的不妙渐浓,他总感觉自己就要失去什么了

    叶司弦已然顾不得洁癖,他揪住颜澈的衣服,将他拎起来问道。

    “出什么事了?唐衍在哪?”

    颜澈一时间词穷,他语无伦次了半天,紧张到不知道该从哪说起。

    还是坐在地上的少年,指向了教学楼,说了某一层的阶梯教室。

    叶司弦迅速飞奔的向着目的地跑了过去。

    走廊里是死一般的沉寂,静的他害怕

    随着“咣当”一声,虚掩的门被推开。

    满地都是倒下的学生,多到没有地方下脚。

    他们有的昏迷,有的低声哀嚎,从中还见到了柳梓杰,以及观众席上唯一一个坐着的安晋。

    叶司弦沉着眸子走到他的面前,看着他半张脸肿胀的像个猪头,没有丝毫的同情。

    他身下的座椅上,双腿分开的位置,尴尬的空了一小块类似于鞋前端的面积大小。

    叶司弦敏感的嗅到了附近有君娴残留的味道。

    而安晋脸上清晰可见的巴掌印大小,像极了她的手

    仿佛战场一般狼藉的阶梯教室,都在声明着这里方才经历过一场怎样的恶战。

    叶司弦不敢想象这些都是君娴一个人做到的。

    如果是的话,她现在又在哪里

    原来并不是她迟到了,而是她被人阻拦了脚步,根本就来不了。

    心碎欲裂,痛到无法呼吸。

    那是比**上的疼,更让人难以忍受的痛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