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双生,女帝请上榻73-快穿:花-
快穿:花

第304章 双生,女帝请上榻73

    小÷说◎网 】,♂小÷说◎网 】,

    药水被含在嘴中的感觉并不好受,黎司辰苦的连眉头都没松过。

    他将手中剩下的药放在一旁,再次爬上了床。

    看着被子里鼓起的一团,黎司辰正思索着要从哪下手。

    当他将被子掀开,准备口对口给她喂下去的时候,却见君娴一脸的痛楚。

    重点是,她竟然用手将鼻子连带着嘴巴都给捂住了。

    就是不知她是故意为之,还是单纯的生理上排斥。

    目前好像是睡着了,黎司辰就跟做贼一样,悄悄的俯下身子,看准时机,直接抓住了君娴纤细的手腕。

    感受着手中细腻柔软的肌肤,也一同掀起了她内心的阵阵激荡。

    正在他要“吻”上去的时候,近在咫尺间,君娴却睁开了眼。

    眸内水意朦胧,看起来楚楚动人,是黎司辰从没见过的惹人怜爱。

    然而,一切有关于美好的因素都只存在于幻想中,她开口却毫不留情面。

    只见,君娴闷声说道:“离我远点。”

    黎司辰鼓着腮帮子,呆在了原地,活像个要为心上人带食物的小松鼠,结果他都辛辛苦苦的运来了,却遭到了残忍拒绝。

    君娴说完,便有些烦躁难耐的盖上了被子,又睡了过去。

    当黎司辰从被拒绝中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嘴里的汤药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

    那股子火燎燎的热意,顺着喉咙流淌进胃里,一切都仿佛是在告诉他,被他自己喝了……

    好在这个药只是补身子补血的,他喝了应该没什么大碍。

    黎司辰一时间也犯了难,他在想,还要不要继续给她喂了。

    可君娴最后的那一句杀伤性十足的话,告诉他休想。

    思索着,他默默的拿了一颗蜜饯塞到了自己口中。

    为什么明明病的人不是他,最后却是他在吃药?

    不过,黎司辰也算是发现了君娴抗拒的东西,这么大个人了居然还怕吃药。

    而黎司辰就在吃着蜜饯中,灵光一闪。

    他再次熬制汤药的时候,就放了很多蜜饯在里面,将其一同熬化。

    至于放了多少,那原本苦的不忍直视的药居然变成了甜汤。

    在君娴睡得半梦半醒中,黎司辰顺利的将“甜汤”给她灌了下去。

    热意让她舒服的连浑身毛孔都舒展开了,额头上出了薄薄香汗。

    黎司辰仔细的照顾了她一夜,心中却暗想,这样也好,至少哥哥的计划要延后了。

    -

    翌日,偏殿。

    黎司星看着君娴迈着虚弱的步伐,就知道她又病了。

    面色呈病态白,身上是难掩的血腥气味,莫非是来了月事?

    他唇角扬着笑,心中却苦的很。

    “殿下是身子不舒服么?”

    “司星今天特意将被窝暖的热热的。”

    因为他身子骨凉,也是穿了好多衣裳躺在被子里,才暖好的。

    随后,又在君娴来之前,将衣衫换了下来。

    君娴说不动话,她只是借着黎司星的迎合之意上了床,平躺着难受,她就背对着他侧身睡。

    被窝确实很暖,也很舒服,正当她准备睡着的时候。

    身后人那不安分的手,就探到了她的腰际,扯开了她最外层的衣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