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双生,女帝请上榻56-快穿:花-
快穿:花

第285章 双生,女帝请上榻56

    小÷说◎网 】,♂小÷说◎网 】,

    太子寝宫。

    君娴睡的昏昏沉沉之际,察觉到有人在为她盖被子,也只以为是黎司辰,便没有理会。

    可她又隐约间觉得自己好似是忘记了什么,席卷而来的疲倦,成功地打断了思路,让她再次陷入了沉睡。

    然而,还没睡多大一会儿,她就感觉到有什么人在挠她的痒痒。

    努力的掀开眼帘,君娴就看到黎司辰正一手拿着药膏,一手为她细细涂抹。

    睡眠不足导致她很想发脾气,但她如今连发火的力气都没有了。

    好在黎司辰的手法还算可以,君娴渐渐习惯了之后觉得还是挺舒服的。

    于是……

    她就像那粘板上的鱼肉,被人翻来覆去,上满了佐料(药膏)。

    清凉而舒爽的感觉让她好受了很多。

    她再次安心的闭上了眸子,如今也只有睡眠,才能够恢复她的体力。

    君娴觉得自己这辈子所经历的最狼狈的事儿,都发生在这个世界里了。

    -

    黎司辰见君娴舒展着眉头,他就知道她是舒服了。

    他也渐渐配合着加快了手中的进程,看着那满身淤青血痕,他不可避免的心疼了……

    黎司辰记得自己明明没有那么凶残,怎么看起来这么吓人?

    难道是因为皮肤和体质的原因?

    按理来说,在男女之间做完那种事后,感到疲惫的应该是他才对……

    可是事情到他们这里却完全反了过来,他倒是生龙活虎,能蹦能跳的。

    最让他意外的还是,君娴貌似是第一次……

    他至今都忘不掉那条已经不能用的床单,血迹,液体,混成一片。

    那么以往关于“皇甫娴”纸醉金迷的传言就都是假象,亦或者真如哥哥所说,她并不是原本的“皇甫娴”。

    但是……

    夺了她第一次的人是他,黎司辰的心情也变得复杂起来。

    这种感觉就好似,原本以为自己只是中了五万两白银的奖,到最后兑奖的时候却发现是中了五万两黄金的感觉。

    -

    第二天。

    黎司辰又去拿了新的药膏为君娴涂抹。

    值得一提的是,用的药效果很好。

    昨日还骇人的痕迹,已经淡去了不少。

    可即便如此,一眼看上去依旧很醒目。

    自己犯的错,就要由自己来承担。

    黎司辰继续认真的为君娴上着药,其中不外乎擦碰到某些敏感的部位。

    轻而易举的激起了他的生理反应,但黎司辰只能忍着,就当是对他的一种惩罚吧。

    君娴虽觉精神头儿好了很多,但她依旧很想睡觉,便又陆陆续续的睡了一整天。

    对待黎司辰的气焰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散了不少,至少他伺候的让她很满意。

    果然,年轻人是不能够随意纵欲的,身体吃不消。

    那荒唐而混乱的一晚,君娴都不知道最后她是怎么活过来的。

    她只记得自己每次都要累的睡着的时候,又会被他弄醒。

    当她恼怒而愤恨的看向他的时候,却对上了一双迷离而无辜的双眸。

    明明没有喝酒,黎司辰却好似已经醉死在了她的床上一般,无法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