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双生,女帝请上榻27-快穿:花-
快穿:花

第256章 双生,女帝请上榻27

    小÷说◎网 】,♂小÷说◎网 】,

    被咬了一口的君娴,丝毫不慌,甚至隐隐想笑。

    她双手环住黎司辰的脖颈,将他拉向自己,借着相贴的唇与冲力,深深地印了下去。

    君娴并没有费多大的力气,就轻而易举的撬开了他看守不严的牙关,粉嫩的小舌引导邀请着与他共舞。

    这是一场极尽温柔和深情的缠绵,如绵绵细雨般倾尽世间的全部柔情。

    有的时候感情就是这样——

    总是会在无形中,滋生在你的身体各处。

    离不开,也摆脱不掉。

    当你察觉到的时候,她已然直达心房,占地为王。

    -

    翌日。

    君娴在床上漫无目的躺着,她的腿大概还需要个三四天才能彻底变好。

    如今上不上早朝都无所谓了,根本就不会产生任何的影响。

    她太子的头衔也只是个挂名的,并没有实权。

    君娴觉得自己可能是有史以来,混的最惨的太子了,没有之一。

    但凡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人,即便是个傀儡,也多少会有点反抗的痕迹吧?

    可奇怪的就是,原身根本毫无动作,仿佛是在变相的等死。

    一丁点的势力与眼线都没有,倒是有那么几分想要及时行乐的意思。

    所以——是什么让原身彻底放弃了呢?

    君娴认为是毫无希望。

    原身极有可能,知道自己根本就逃脱不了。

    所以,既然都是一死,倒不如借着地位去肆意的挥霍短暂的一生。

    思索着,君娴突然忆起,书房里有一本关于帝国历史的记载书。

    每一任的女皇帝都有着各式各样传奇的丰功伟绩,颁布的法律虽有更新和改动,却大体是在维护一个思想,更像是一个人颁布的一样……

    最重要的共同点是,皇帝虽后宫无数,子嗣的数量却惨的屈指可数。

    大多为一到两个,其他的都死的很惨。

    也正是这屈指可数的子嗣继承了皇位。

    不得不说的是,每一任皇帝的肖像都长得很相似。

    甚至……相似度已经达到了诡异的程度。

    君娴原本以为是绘画的问题,但她现在却品出了异样。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皇甫凤明显就是不想让她继承皇位的,包括皇甫珊。

    听说最近皇甫珊过得很惨,去猎场打猎的时候还摔断了腿。

    要知道,皇甫珊可是出了名的文武双全,君娴并不认为这只是一场意外。

    她突然想到一种极其阴森的可能性。

    万一皇甫凤是真的能够永远的坐在皇位之上呢?

    正思索着,小太监却通知,黎司星候在门外,要来见她。

    君娴挥了挥手,示意准许他进来。

    半晌,时隔一日的黎司星便再次出现在了视野中。

    与黎司辰所穿的黑色紧身衣不同,他今天穿了一身白色的衣裳,看起来温文尔雅。

    黎司星规规矩矩的行了个礼后,便下意识向柜旁看了一眼。

    让他意外的是并没有看到黎司辰。

    见此,君娴懒散的说道:“别看了,他不在。”

    黎司星眨着仿佛会说话的眸子,好似在无声的问她黎司辰去哪里了,却在下一刻见到了一盘只有皇帝才能享用的御用点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