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斗嘴还是挺有趣的事-我有一个-
我有一个

第39章 斗嘴还是挺有趣的事

    这场酒会大概喝了三四个小时,总之大家都比较尽兴,林羽付了酒钱,七八个同学散去,各回各家。

    林可儿跟林羽回了租房,一进门,林可儿就紧盯着林羽,“哥,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

    以前林羽在林可儿的注视下,总是撑不过三秒,就败下阵来。

    林羽想了许久,也没有找到一句可以措词的话出来。

    只是说,“可儿,你有没有感觉到,这个社会,现在变天了,一切都变了。”

    “变了?”林可儿思忖着,“哥,你说的是指哪方面啊?”

    林羽淡淡的说,“我说的,是指最近不乏的灵异事件,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没有。”

    “有啊,”林可儿说,“上次我不是跟你说过,我们班有一个男生,突然之间就自燃了嘛,最近,就在前两天,我们班又有一个,挺不起眼的一个男生,突然一只手举起了学校门口的石狮子,那石狮子少说也有七八百斤吧,他竟然,一只手…”

    “一只手举起来了是不是?”林羽问。

    “是。”林可儿说。

    “后来呢?”

    “后来,就来了几个奇怪的人,都穿着黑色的风衣,样子打扮的怪怪的,胸前都绣着一朵白色的白莲花,挺让人看不清楚的那种,昨天,不,也就是前天,他们把他带走了。”林可儿说。

    “把他带走了,那后来呢?”

    “不知道,现在还没有回来。”

    “这一定是缉私局的人,”林羽说,“你以后仔细的注意一下此事,回来一五一十的告诉我,听到没有?”

    林可儿怀疑的说,“哥,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知不知道不要紧,总之你以后多注意一下这些事就行,总之,总有一天,该告诉你时,我会一定先告诉你的。”

    “好吧,”林可儿也不想勉强。

    她绝对相信她哥,能告诉她时,他是绝对不会隐瞒她的。

    林羽本来想告诉她的,可后来想了想,觉得还早,怕影响了她学习,还是等一会再说,于是就临时改变了主意。

    林羽打开微信,分五次转了五万给了她。

    林可儿看着账面,惊异的说,“哥,你发财了呀。”

    林羽不置可否,“钱,你以后不必省着,不过也不要太大手大脚,省得引起别人的注意,你哥我,最近,不差钱。”

    林可儿怀疑的说,“哥,你最近是不是干了什么坏事,哥,我告诉你,你可别走什么歪门邪道啊,你这个钱要是来历不明的,别怪我,你妹可是不敢要的。”

    林羽看着林可儿:“你说啥呢,你哥的为人你还不相信,我是那种不遵纪守法的人吗?”

    “好吧,”林可儿见林羽认真的样子,不像说谎,“那我就收下了,不过哥,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一声,你这个钱是怎么来的。”

    “你看,又来了吧,你还是不信。我说过,该告诉你时,我自然会告诉你,先好好读书,今年不拿个头名,我唯你是问。”

    “是,哥,”林可儿敬了个礼说。

    “淘气,”林羽摸了摸她的头说,“好了,先回去休息去吧。”

    两兄妹又谈了些别的,各个回房间睡去。

    掐指一算,离郭奇安出关的时间快到了,林羽买了几斤牛肉来,到了郭奇安居住的地方等着。

    他必须在郭奇安出关之前等着,让他误以为自己依旧老实,依旧呆在原来的地方没有被解开禁制,他这样做并不是怕他。

    而是因为他想多呆在郭奇安身边几天,多观察他一些行为上的秘密,这样好会对以后自己在修行上会大有裨益的。

    懂得越多,提前知晓,这对自己的未来是一种预判。

    郭奇安居住的地方已经离市区很远,比较偏僻,这大概是为了修行,他故意选的吧。

    果然,他到的时候,屋里还是原来的老样子,什么都没有动过。

    郭奇安闭关,显然还没有出来。这样好,省得他还要找一大堆理由来搪塞。

    一开始他还担心他先出关,会因此盘问他最近的行踪。

    因此想出了一大堆圆谎的谎言,这样好,一切都不需要。

    他自己学着他的,拿出鼎,用手指施展火球术,煮了一碗牛肉羹,那美美的香味,真是让人欲罢不能。

    果然,三天之后,郭奇安才开始出来,他一见林羽依然“老老实实”的坐在沙发上,眼睛一亮,什么都没有说。

    “师傅啊,”林羽开始改了语气,“饿了吧,来,先吃碗牛肉羹,怎样?”

    郭奇安一对老眼在林羽身上上下打量:“无事限殷勤,非奸即盗,说,你想打什么主意,是不是在牛肉汤里面放了毒药,只要我一喝,立马昏死,那时候你才好下手除去我,是不是?”

    林羽尴尬一笑:“我说师傅,你是不是小说电视剧看多了,抑或是曹操投胎转世的吧,这么多疑,我不过就是多买了一些牛肉,多煮了一碗牛肉羹而已,你爱吃不吃,不吃拉倒,这么牛逼呢。”

    郭奇安老脸微红,被他说的无语,但又死要面子不活受罪。

    “那、那你先试过,我再吃。”他望得口水直流,其实他早已经闭关了十天半个月了,早已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只是生性多疑,才这么怕事。

    “我说师傅,你怎么这么怕死呢,你都活了六七十岁啦,已经够本了,死就死呗,还怕什么?”

    “你是咒我死呢吧,你个臭小子。去、去、去,先赶快吃了,我再吃。”

    林羽无奈,只得从玉鼎里面取了一碗,静静的吃完喝完。

    郭奇安见他吃完,再等了二十多分钟之后,才放心的安全食用。

    林羽摇了摇头,“这老小子。”

    吃完之后,林羽问他,“师傅,接下来该干什么?钓鱼还是?”

    “写字。”郭奇安说。

    “写字?”林羽一脸懵逼。

    这年头,自从有了手机后,连笔都无用武之地了。

    “师傅,你怕不是发烧吧,这年头还用有人写字?”

    “我们写的字,可不一样,”郭奇安莫测高深的说。

    他从屋子里摸出一大卷符纸之类的卷轴,往桌子上一放。

    “给我准备明矾、金水、锡箔,碟子、碗,快。”

    “在哪呀,师傅。”

    林羽一顿手忙脚乱,在他的指挥下,一一开始对应放于桌上。

    郭奇安从怀中摸出一只金笔,口中念念有词,用毛尖蘸了明矾、金水、锡箔等物,在纸上一顿书写。

    只片刻之间,一张符箓便制作完成。

    “喔,师傅,原来你正在画符,难道你是一名符师?”

    “符个屁,符师算什么,比起你为师我来,不值一提。”

    “那你画符…”

    “画符,是做为一名修行者的必备功课之一,我想你也看过电视,电视里面,对修行者来说,说的都是真的。”

    “你是说修行者画符,也是对一种功力的提升有帮助,这也是在相当于是一种练功的方法?”

    “不错,也可以这么说,但更多的,是一种对敌时逃生保命的一种防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