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请客-我有一个-
我有一个

第38章 请客

    不好色小周:“快来看,大帅哥终于吃完要走了耶,好桑心。”

    她把林羽起身一瞬那的背影也拍了过去。

    富富美妹子:“哇,是真的好帅好帅耶!”

    太太要嫁人:“帅到爆,真男人,等等我。”

    富爸:“切,你们三人能不能别那么花痴,本人第一个表示受不鸟。”

    花神:“受不鸟你就飞…”

    林羽吃完付了账,开始回到黄花区的新租房,开始了新一轮的切割处理飞鱼的工作准备。

    他一边切割,一边不断地回忆起郭奇安那一天的处理动作。

    他也学着郭奇安的,先把鱼肉和骨头分开,留下一小部分做为新鲜鱼肉食用。

    其他的能够利用就利用,不能够利用的就丢喂给了小黑和大花神鸡。

    制成了好几百粒飞鱼丸以及五、六包生鱼粉。

    他记得自己上次才吃完一小碗飞鱼羹,就直接突破练气期第九层,看来自己,今后突破第十二层也就是指日可待的事了。

    这也表示,这种飞鱼肉对修行者的修行有着非常重要的帮助,难怪随随便便的一碗飞鱼羹,就可以卖到三万块。

    他也没有像郭奇安一样,拿去交易市场公开售卖的打算。

    因为他一不缺钱,他有变现的渠道,光是回春丹这一项,便让他有了源源不断的收益,有了这样的变现的门路,你想他哪还有暴露自己的风险?

    二来他怕自己也一旦像郭奇安那样去交易市场卖飞鱼丸,自己肯定会引起被缉私局和高阶修仙者的注意。

    到时候自己肯定钱没赚到多少,麻烦自是不少。

    以自己目前一个练气期的弟子,遇上这些筑基或者结丹这样的大拿,自己还不是分分钟被人秒杀的命运。

    以自己的生命都无法保证,又何来保护他人?

    在他的生命里,对他来说,他自己受到一点委屈倒也无所谓,但是林可儿,他自己的妹妹,那可是他的心头肉,在他心里,她比自己的性命还重要。

    他是绝不会让自己的妹妹受到半点伤害的,这是他的底线,谁都不可以触碰。

    折腾了一天,他把这些收拾好,一些该隐藏的痕迹都尽量隐藏后,他才放心的走了出去。

    他算了一下,现在他已经有了练气丹和飞鱼丸两种灵物做辅助,突破练气期十二层只怕已经是板上钉钉,指日可待的事。

    更可喜的是,以他储存的份量,即使自己练气时吃掉一些,将来还会有大量的剩余。

    这些,他就要留给他自己的妹妹林可儿了,只不知,林可儿具不具备修仙的灵根与条件,这才是最关键的。

    如果林可儿万一没有具备任何修真的条件的话,那自己,即使是家有开矿的人如他,也是没有任何办法的。

    是该到试试林可儿的时候了。

    林可儿的学校与他的租房,也就是几条街的距离而已,走几步路就到了。

    校外绿树成荫,街道两边满是法国梧桐和高大的皂夹树。

    停放单车和汽车的地方摆满了街道,街道上人来攘往,校园外的拐角就是市场和临时摊贩的地盘。

    华夏真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国家,既能有经济腾飞的时候,也有民众为食而生的普通市井生活,可谓是相得益彰,高雅和庸俗的完美搭配。

    也就是说华夏这个国家既可以高雅,也可以市侩,这大概就是文化内涵的使然吧。

    毕竟做为曾经的四大文明古国之一,其几千年来自然形成的文化沉淀,早已深入到每一个华夏族人的血统。

    “叮,哥你到了。”是林可儿的短信。

    “嗯呢,”林羽一条微信发了过去,“就在学校门口。”

    “那哥,你得请我吃饭哦。”林可儿发了一个可爱的表情。

    “跟你哥还客气?”林羽发了个火大脸红的表情。

    流泪流泪,这是林可儿的动图。

    接下来又是一张咧开大嘴,一脸坏笑的表情包。

    “那哥,我可以叫我的同学们一起来吗?每次都是他们请客,噌吃噌喝的,我都不好意思了,该我请一回啦。”

    “行,就叫他们一起来吧。”林羽微笑。

    “那哥,我们这么多人来,你负担的起吗?我是说经济。”林可儿试探着问。

    林羽先是发送了一个哈哈大笑的表情过去。

    接着说,“放心来吧,你哥,现在――不差钱。”

    “哥,你发财了呀,”林可儿微笑询问的表情。

    嘿嘿,林羽故露高深的表情。

    一家中小型的高档酒店内,林羽和林可儿带来的七八个同学,欢欢喜喜齐聚一堂。

    除了喜欢追林可儿的三个死忠粉外,另外林可儿还带来了新的二个女同学和一个男同学,他们刚好八个人,凑成了一桌。

    之所以选择一家这样的酒店,林羽可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这家酒店在元州既不是最大气,也不是最低端的。

    以他现在的身份,来这种地方最合适,既不显得寒酸,也显得比较有面子,因为这些同学中间,也并非是什么大富大贵的子弟,虽然以他现在的经济实力,完全可以去更高档一些的酒店去那里消费。

    但是他觉得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因为林可儿所有的同学,几乎都知道他是在工地干活的,工地虽说工资不低,但去太高档的地方消费,肯定会多少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难道你哥突然之间一夜暴富了?他的钱是怎么来的?是不是正经的钱,有没有走歪门邪道?

    这么多问题出现。

    人家心里自会有这些疑问。

    与其这样,何不如自己低调?

    自己有钱,但也不是能这么高调的。加上他一向是个比较内敛的人,来这种酒店自然是再合适不过。

    林可儿的同学全都请过林可儿,只有林可儿没有请过他们,因为他们谁都知道,林可儿是他哥哥半工半读,相依为命拉扯大的,甚至他哥哥为了她,还主动放弃了进大学深造的机会,不可能不让人感动。

    所以林可儿和他哥平时过的比较苦,大家也是比较能理解的。

    自己借这次东风请他们一次,回敬过去,既不高档也不低端,中等消费,这么多年请一次,肯定没人怀疑,自然也算合适,同学们都是明事理的人,这样的档次,对他们来说,当然可以了,自然理解。

    同时也不会怀疑到他突然之间一夜暴富的问题,何乐而不为?

    以后吃了饭后回去,林可儿在同学们心中的地位,也有面子。

    带眼镜的陈小中第一个忍不住了,菜一上来,端起酒杯,“来,哥,别的我不说了,先敬你一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