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再历飞鱼-我有一个-
我有一个

第36章 再历飞鱼

    有了钱就是不一样,钱才是改变人生命运的最直接的第一步。

    林羽也不是个啰嗦的人,一上去就直接给了精瘦汉子五十万订金。

    这些钱也是他预先向黄文风索要的,谁要他这回春丹这么抢手呢,简直是有价无市,供不应求。

    这么好的商机,黄文风自然不敢得罪他,只要自己做的到,一些小小的商机他能敢不满足?

    于是自然而然,林羽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成了他生命中的大财主了。

    精瘦汉子笑呵呵接了,他也不怕他跑了,因为有了系统,到哪里都可以追踪到他,再说他相信一个人有了钱后,精瘦汉子也不至于傻到为了这点利益。

    去损害和断绝到了自己的财路。

    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有几个傻瓜会愿意去干?

    办完这件事后,林羽直接去了河边,因为他想看看那里边到底有什么秘密。

    河水很平静,水面宽阔,没有增一分,也没有减少一分。

    这条叫做利河的母亲河,却担负起了全城百分之八十的水循环利用。

    叫它利河,是一点没有错,还有比这一条河创造了更多财富的吗?

    这条河看似跟平时没什么两样,但是林羽知道,它已经不同了,彻底的不同了。

    以前河里产出的,都是些最寻常见的鲤鱼鲫鱼而已,现在却有了飞鱼,它能一样吗?

    再说现在地球灵气逼人,这也是众多不明生物纷纷崛起的原因。

    林羽坐在河边静静的思索了半个多小时,郭奇安之所以喜欢选择晚上来,估计是一来害怕人多,白天人潮汹涌,你在这里钓鱼,而且钓的是这么奇怪的飞鱼,那肯定是会被缉私局的人盯上的。

    二来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飞鱼是一种夜间飞行的动物,被郭奇安掌握到了这个秘诀,故此每晚八、九、十点之后,他才来到这里独钓。

    林羽决定自己晚上也来试试。

    他找了一条细长型的钢管作钓竿,因为他发现那飞鱼实在太大了,一般的钓竿根本无法去支撑其与猛鱼之间的搏斗。

    那飞鱼差不多快有小牛犊般大,少说也有千斤之力,尤其在水里的力量更是特别惊人。

    而且它飞上来时的袭击更危险,那是因为飞鱼想做最后之一搏,当它的生命受到挑战,你想它不跟你拼命才是怪。

    所以,钓竿的承受力和质量是第一要被考量的要义。

    是夜,林羽一早就坐回了上次坐过的位置,想起了郭奇安的话,一年才钓了十几条。

    是飞鱼的数量稀少吗?还是它们的繁殖力弱?

    林羽没法计较那么多。

    无星无月,今天是个比较沉闷的夜晚,一些微风在水面上荡漾着。

    林羽打开夜视眼,一目十里,夜晚于他而言,简直与白天也没什么两样。

    一个钟、两个钟,五个钟很快过去了,前面几个小时几乎没什么动静,林羽也不急,因为有了前面几天的钓鱼经验,知道这种飞鱼数量稀少,所以郭奇安才经常落空,才是常事。

    快天亮时,黎明前陷入了最黑暗的时候,江面上的鱼漂动了一下。

    本来林羽正准备陷入昏沉的睡眠当中,但他毕竟是修行者,目力眼力与感知力自然都已大异于常人。

    鱼漂一动,他自然很快的感知到了,睁开眼睛,他看到鱼漂正不断地向下方沉去。

    越旋越紧,水纹的波动明显有了更加的急促,在他心里默默的数了一下、二下、三下。

    感觉到鱼钩完全进入到鱼的肚腹之中后,他才开始拉钩收线。

    震动,水下的飞鱼开始有了反应,它已经明显感应到了鱼钩对自己带来的最直接伤害。

    疼痛使它的身子不断产生痉挛,痉挛最直接的方式就是想要摆脱。

    而鱼钩上有倒刺,进去容易出来难。

    这是任何鱼类的悲哀,无论你多么强大,遇到更强大的人类,从你吞下鱼钩那一刻开始,你的命运就已经开始改变,很少有逃脱的那一条。

    从你吞下鱼钩的那一刻开始,你就注定只有被宰割的份,这可能是任一鱼类的悲哀。

    鱼越挣扎,鱼钩自然就扎得越紧,刺的越深。

    无限循环。

    越箍越紧,整个江面似乎都开始躁动起来。

    一阵阵烧灼直传于手,整条鱼竿似乎都快要被烧红起来。

    好大的冲击力,林羽差一点都快要被其拖飞了而去。

    紧紧的稳住,坚决不能放手。

    每一刻都是身体与毅智的相搏。

    生死相搏,谁的毅力更大,谁的耐力更强,谁就是这一场互博相持的优胜者。

    优胜劣汰,这就是动物界的生存法则。

    幸好自己今天找的是一根纯钢特制的钢棍,若在平时,在飞鱼如此有力的拖曳下,不堪承受,只怕早已断折。

    鱼线也是他自己亲自从一家纺织厂里面拿来的上等天蚕丝,可以承受3000斤以上的拉力。

    不管怎么绕,都不怕会被拉断,只会越勒越紧。

    总之,今晚这条鱼是迟早死定了。

    林羽展开十二层的功力,双手不断地紧绷着,与飞鱼展开了最直接的战斗。

    拉,继续拉,绝不能停手,更不能心存丝丝的怜悯与侥幸。

    终于,飞鱼露出了一个脑袋。

    一点一点,在林羽的相持下,飞鱼的身子正一寸寸冒出来,开始脱离水面。

    随着身体的逐渐拉大,林羽看到,此恶物的身体更多的露出水面。

    更多的露出冰山之一角。

    还是那么狰狞,还是那么可怖,一张鱼嘴大而宽阔,牙齿锋利若刀,眼睛通红,夜晚看来,仿佛两盏小灯笼。

    林羽知道,或者自己的处境,初一露出水面,就是飞鱼最大的反击和暴动,只有顶过第一波强击,接下来让它脱离水面,让它实力开始减弱,后面的事就自然好办一些了。

    果然,不容林羽有太多思索,飞鱼甫一脱离水面,即展开双翼,夜色中宛如一只大鸟,借着朦朦的微光,在水面一阵波动。

    直接从江面上俯冲了过来,巨大的羽翼因飞行时划开的水面,有如飞瀑。

    宛如一股天幕,以无比惊人的气势,当头往林羽身上脚下,铺头盖脑的罩下。

    若不是有了前次的经验,面对飞鱼这么迅猛而突然的出击方式,一般的人自然会被攻个措手不及。

    (并且值得说明的是,此次被钓的飞鱼体型更加巨大,心智与反抗也更加暴烈成熟,显见已是一只成年的飞鱼)

    好在林羽不是别人,他早有准备,身子微微一侧,人已飘起。

    丝线在他的掌握之中,宛如一根崩直了的琴弦,随着掌中丝线的调动,飞鱼的攻击就被动的改变了方向。

    林羽让其在水面上滑行了一会,就在其再一次准备即将掉落水面的一瞬那,林羽的手劲一挥。

    飞鱼在丝线的带动下,自动的往岸上飞去。

    但是飞鱼毕竟是一只成熟的飞鱼,身体和毅力都与前次那一只不可同日而语,劲力和反击自然也就更大,林羽虽然在内力的催持下将其带偏,但毕竟它的反抗力量又有所不同。

    昂着头,大嘴张着,偏张着翅膀,斜飞着向他冲来。

    林羽知道,此时再不能不出手,断不能再躲避了。

    只得硬刚。

    身子飞起,单掌斜拍而出,利用身体斜飞的重力,托着飞鱼的身体,一掌横拍而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