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再多几个也不是修行者的对手-我有一个-
我有一个

第33章 再多几个也不是修行者的对手

    “这就不用你管了,”林羽好整以暇的说,“再说,你又怎么会知道他是一个人呢?”

    “你是说他还有同党?”

    “废话,你有见过哪一个骗子是靠一个人干活的,再说,在死之前,事情没处理完,在骗子能抓住未抓住时,你仍让他们逍遥自在,你死后,真的那么甘心吗?”

    “对啊,有道理,小妹妹,你一定要信他,你看我,要不是他,我肚子里的小宝宝…”

    刘枝摸了摸自己已经高高隆起的小腹。

    “你是说你肚子里的孩子也是他,他救的?”

    “废话,救了母亲,孩子当然也留住了。”林羽一脸得意的说。

    “好,我信你,那你告诉我,那骗子罗彬现在在哪里?”

    “系统系统,请告诉我罗彬现在什么地方?”林羽自语问。

    “那家伙现躲在元祈山的一栋废弃工厂里。”

    “不是说他去了东南亚了吗?”

    “这话你也信?那是对方故意放的烟幕弹。”

    “好吧,知道了。”

    他话刚说完,伍花奇怪的问,“你在和谁说话?”

    “我自己,”林羽笑笑。

    “查到他在哪了吗?”

    “查到了,在元祈山。”

    “你是说还在元州境内?”

    “对。”

    “这家伙,果然是狡猾啊。”

    …

    …

    元祈山,元州境内唯一的高山,山上多凤竹,山与山头成钳夹之势,像极了一只举起大螯的蝎子。

    在山的起尾处,有一栋近百亩巨大的黑褐色厂房,因为开发房商和地产商产生的矛盾,致使本座厂房成了烂尾楼。

    因为工程施工才到一半,多数房子还只是建成了一个主体,四周空荡荡的。

    由于多年来无人打理,致使厂房内已杂草遍布,成为久无人居的鬼屋。

    白天看上去还好,一到夜里,阴风惨惨,四周林木哗哗抖动,常有狐狸蛇虫出没,给人十分阴森恐怖的感觉。

    或许正是看中了此处偏僻,又无人管辖,才让罗彬等几个无业游民捡了现成便宜,钻了空子。

    一间还算宽敞的偏房内,已经被罗彬等人改装成了起居。

    罗彬、李起、元三、风大进,四位头头脑脑的坐在一起,两位长腿太妹分别坐在元三和风大进的大腿上,几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

    元三抱着一个太妹,一边喷云吐雾,一边时不时的在太妹的大腿上掐上那么一两把。

    太妹娇滴滴的,“元哥,你坏死了。”

    元哥戴着金戒指,理着寸头,脖子上系着比狗链还粗的金项链。

    他喷了一口烟雾在太妹脸上,“坏,男人不坏,女人啷个会爱嘛,是不是。”

    风大进显然是这几个人里最大的头,个头也是最大的,目光如鸷,一脸凶相,同时也长着一张大豁嘴。

    房间布置成一种完全朋克化的风格,墙壁被涂抹成一种稀奇古怪的色调。

    棒球帽、音响、进口小汽车,以及被完全改装过的四档型的大力“老虎”牌摩托。

    无不衬托出一种完全西化的酷炫的色调。

    在厂房外,分别站着七八个全副武装的打手,他们不约而同的分守在厂房各处最显要的位置。

    也就是说,当你要接近房间的核心人物的时候,就必须的先干掉外边的这些守卫。

    伍花随同林羽来到这里有好一会儿了,当她看见这里这么多守卫森严的护卫后,一颗心顿时吓得扑嗵扑嗵的跳起来。

    她看了看瘦弱的林羽,“你是说就我、我们俩,我看,我们俩还是先回去吧。”

    她不好意思说你打不过他们的,他们个个块头都这么大,好汉打不过人多,你跑了,也没人会怪你孬种。

    “我看,你是怕了吧,你是不是觉得,我不是他们的对手,一旦走进去,就是自讨苦吃?”

    很不幸的,伍花虽然什么都没说,但还是很坚毅地点了点头,算是了默认。

    “你呀,”林羽点了她一下额头,“在这里好生呆着吧,我去去就来。”

    下一刻,林羽已经出现在大门口。

    两个守在大门的守卫很快发现了他,他们都是圣武者以上的打手,更兼还在某国参加过秘密集训,精通各种拳击刺杀,毫不夸张的说,这些人平时可以一敌百,说他们都是杀人狂都不为过。

    虽然他们厉害,但是他们今天碰到的是林羽,一只脚已经踏进大武者境界的修行者。

    “喂,站住,小子,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敢乱闯。”左边长着一颗肉痣的高个男大声喝问道。

    “我管你是什么地方,总之还是我华夏的地盘吧,是华夏的地盘,凡华夏人都可以来得。”林羽不轻不慢的说。

    “小子,好大的口气,我估计,你这是想来搞事情的吧。”另一位三角眼男,语怎么了不无嘲讽的同时说。

    “我是来搞事的,你又如何?”林羽针锋相对,毫不示弱。

    “好,来来来,你有种,只要你能在我手底下走过三招,我就放你过去。”肉痣男说。

    “呵呵,三招,三十招我又何惧。”

    林羽话未说完,两男刷地冲了过来,一左一右,醋砵大的拳头,直往林羽身上招呼。

    林羽不避不让,以硬碰硬,四只拳头倏忽对上。

    砰――

    两声惨呼,林羽纹丝不动,而他们…

    两个拳头全被打成了骨折。

    这还是林羽生性慈悲,不愿赶尽杀绝,只用了一层功力。

    但他们依旧抵挡不住。

    “去你妈的,”林羽跟着一拳一脚,身形弹起,两人沙包一样的飞跌出去。

    站在高处巡逻的另几位见到了这边的打斗情况,纷纷做好了战斗准备。

    但是他们的职责所在,只是都不肯轻易离开自己的岗位而已,这就是专业的素质。

    但是林羽可不管他们什么专业的素质,身形一起,形同一只大鹤,已向最近的两人弹去。

    砰――叭矶,几乎同样的结果,两人还不到一个照面,就被林羽打下了他们防守的矮屋,摔到了地面上,半天也爬不起来。

    再一闪,林羽身形如电,下一秒。

    林羽又一次出现在房屋后的两人身边。

    掌击、弹开、挥臂,一气呵成,这两位,又步了他们前面兄弟们的后尘。

    再一闪,林羽出现在最后守卫在偏房附近,最接近罗彬等几人卫护两人的身前。

    眼前人影一晃,这二人还未瞧清是怎么回事,又山一样跌倒在地板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