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一心想求死的伍花-我有一个-
我有一个

第32章 一心想求死的伍花

    看热闹的人不少,他们想劝也劝不住。

    少女之所以还没有跳,主要正在做天人交战的时候,一旦心如死灰,就像现在…

    伍花正一步一步的步入了水库中,所幸这个水库有点大,是由一个山坳峡谷自然形成,水库边缘的水比较浅,要不然,早沉下去了。

    眼看,水已经漫漶到了伍花的腿上、腰上,跟着胸前、脖颈,再差一步…

    特别是更让人生气的是,有几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一个劲儿的在后面鼓躁着:

    “快点啊,姑娘,怎么还不敢跳啊,是不是舍不得死啊。”

    “舍不得就上来吧,没有那个胆子,就不要装什么英雄。”

    “自己是死是活,没一点逼数吗?欠那么多钱,还不如死了一了百了。”

    “反正你欠那么多贷款,这一辈子都没法翻身的,不如对自己狠点。”

    “与其这样苟活于世,不如一死以谢天下。”

    当然也有说好话的。

    “姑娘,别死啊,好死不如赖活着。”

    “这么年青就死,真是可惜呀,姑娘,快回来吧。”

    “人活着,或许还有希望,人死了,则什么都晚了。”

    “有谁去救救她吧,这么好的姑娘,正是花季呀,不应该呀。”

    众人议论纷纷,说好说歹,七嘴八舌,但是由于姑娘死意已决,以死相逼,也没有一个人敢前去救她。

    正在大家相持不下,一个人突然凌空而至,还没等大家明白是怎么回事。

    众人只觉眼前一花,伍花已经被人提回了岸上。

    希望她死的,暗暗叹了口气,并且大骂救人的这个人,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喜欢她活的,长吁一口气,终于见到有人出来救她了。

    “哇!小伙子这么帅,心还这么好,真是难得呀。”

    “我要把他拍下来。”

    “这是我今年见过的,最感人的画面。”

    “真是活**呀。”

    于是一阵手机的闪光声,而林羽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曝光就曝光吧,救人要紧。

    “你为什么要救我,你让我去死,”**躺在地上的伍花冲林羽大声吼。

    “你妈生你下来是让你去死的吗,你这个忤逆的不孝女。”林羽骂道。

    对这种动不动就寻死觅活的人,绝对不能出言安慰,而是要一棍子敲醒她。

    “那我该怎么办?一千万呀,一千万,我欠了一千万。你知道吗?一千万,哈哈哈,你给我一千万呀,哈哈,你有吗,你能吗?你不能,所以你也救不了我。”

    伍花趴在地上,耍赖的说。

    “我虽然给不了你一千万,但是人只要活着,总该有办法的。”

    “办法?什么办法?去偷去抢吗?什么办法我都想尽了,就是没有办法。”

    “你走吧,不要来烦我,你来救我,不是来帮我,实则是来害我。懂吗?你走,你走…”

    伍花几乎已经声嘶力竭,同时也是歇斯底里。

    说罢,爬起身又要往水边冲。

    林羽伸指一点,戳中她的膝盖环跳穴,伍花双腿一软,顿时摔倒。

    “你…”

    “我什么我,要是我不走呢。”林羽微微一笑,对付这种人,他已经越来越驾轻就熟了。

    “你…”伍花一时语塞,对这个问题,她还真是一时回答不上。

    “你不走,我走,”伍花一咬牙,又向水库中冲去,这次她跑的快,而且是用尽全力。

    “滋…”她跑的快,林羽比她更快。

    又是一指,伍花再一次摔倒。

    “想死,可没那么容易。”林羽诞着脸,“想死,你也得先问过我。”

    “你,你无赖,你以为你是谁啊,上帝吗?”

    “我不是上帝,也不是谁,我也更不是无赖。”林羽说,“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好人。”

    “好人?”

    无论伍花怎么换方位,怎么想脱开他,但是林羽总能是后发先至,始终拦在她面前。

    直到她精疲力尽,无力再跑。

    伍花瘫倒在地,喘着粗气,“你,你是我什么人,人家要死要活,要你管。”

    “嗨,这事我既然知道了,就自然要管。”

    “好,要管可以,一千万,拿来,我跟你走,拿不来,哼!”

    “怎么着?”

    “滚呐…”

    “别、别、别,我虽然拿不出来一千万给你,但是我可以抓住那个骗你的人。”

    “罗彬,你能抓得住他?”

    “废话,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

    “真的?”

    “真的。”

    “我信你个鬼,”伍花冷笑,“他已经跑去了东南亚,你怎么抓?据说此人是个赌棍,即使你抓到他,也没有用,他就是一个皮包公司而已。”

    “东南亚又如何,即使是美国,非洲,我一样把他抓的回来。”

    伍花上下打量了他一下,“切,就你?”

    “怎么样?”

    “一个小屁孩,口气倒不小。”

    “怎么说话呢,没大没小,谁是小屁孩啊,我可是大人了。”林羽喝道。

    他最讨厌别人骂他小屁孩了,明明人家已经是二十三岁的青年了好吧。

    “大人,我怎么觉得你还是未成年呢。”

    “说你,你就是小屁孩,小小年纪,你什么学不会,倒学会了说谎、吹牛。”

    伍花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

    “谁吹牛呢,本公子今年都二十三了。”

    “切,起开,我管你二十三还是一十三,别挡老娘寻死,老娘可没那么大闲心跟你耗着,走开吧你,小屁孩,毛还未齐呢,却还学人救人,我谢谢你,走吧!”

    “就凭你这句谢谢,我都要决定救你了,俗话说,救人救到底,送佛送上西,我既然救了你,哪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你走不走,不走我喊了。”

    “喊什么?”

    “喊你非礼我。”

    “切,这娘们,真是无可救药了。”

    “你骂谁娘们呢?”

    “你,刚才不知道是谁还口口声声自称是老娘呢。”

    “你,好,”伍花指着林羽说,“不跟你这个小屁孩计较。”

    “诶,别口口声声叫人家小屁孩好不好,跟你说正事呢,只要我帮你把人找回来,你还死不死?”

    “你真的能找回来?”

    “废话。”

    “我怎么信你?”

    “刘枝,大姐过来一下,”林羽冲那边瞧热闹的人群打声招呼道。

    刘枝很快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

    “你帮我说说,我那天是如何找到你前男…咳咳!那个负心汉的。”

    “是这样,妹子,”刘枝高兴的说,“他真的很神通广大的,他以前也不认识我…那个负心汉,但是也不知道他打哪一算,马上就找到他了。”

    “真的?”

    “骗你干嘛。”

    “你以为我们是骗子呢,演双簧,大小姐,你有什么可以给我们骗?再说,我这是救人,不是骗人,你怎么那么油盐不进呢。”

    “可是,好吧,我信你一回,但就算这样,你找到他也没有用呀,他可是个皮包公司。”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