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钳叔变异-我有一个-
我有一个

第29章 钳叔变异

    “哥,我已经长大了,不需要你管了,”林可儿突然站了下来,不跑了。

    而林羽的木棍,也刚好来到她面前,在她额头上停住。

    “是啊,你长大了,不再需要哥哥了,”林羽一时脸色僵硬,呆呆地转过身去,手中的木棍哐啷落地。

    “哥,我不是不需要你,是我已经长大了,我会有我自己的生活。”林可儿分辩说。

    “是啊,可儿已经长大了,她会有她自己的生活,我干嘛老是干涉她呢?”林羽思索着,“每个人都要走到这一步的呀。”

    林可儿走过去,从后面抱着他,俩兄妹抱头痛哭。

    林羽看了看她三个同学,个个都是年纪不大,也不像那种不正经人家的孩子,叹了口气,“可儿,三个同学都不错,你自己选择吧,婚姻大事,别人无法干涉,也无法给你做主。”

    “是,”林可儿说完,带着自己三个同学走了。

    人群散去,工地又恢复了正常。

    轰――

    哗啦――

    “不好啦,中邪了。”

    “妖怪。”

    “出了什么事?”

    工地领导纷纷向出事地点赶去。

    只见雾气越来越浓,尘烟弥漫。

    火光冲天中,一人见人就咬,只见他披头散发,两眼喷火。

    “是钳叔,”认识他的人大叫道,“他,他中邪了。”

    好好的怎么会中邪呢?人群越聚越多,近去的人却纷纷向这边跑来。

    因为他是钳工,专门负责架子和水电的安装,故个个叫他钳叔,久而久之,他的真名反而没几个人知道了。

    钳叔干这一行已经干了二十几年了,工地上没有人不认识他,平时他少言寡语,只知道埋头干活,少与人交谈。

    没想他真的中邪了,他见人就咬,而且已经咬了好几个人。

    凡是被他咬了的人,都跟他一样,一个个脸色发青,双眼喷火。

    林羽没有多想,他一个箭步窜到了面前,救人是他的责任,这些人都是普通人,除了他,如果说谁还有能力的话,那也就只有他了。

    他很快把众人一个个的分开,挡在了那些已经发狂的人面前。

    他一掌轰了出去,这几个人才刚刚变异,还没有什么能力。

    在他强劲的掌力之下,一个个顿时倒地不起。

    钳叔肯定比这些人强大的多了,因为他是第一个受害者,也是第一个变异人。

    呼啦一声,钳叔陡地欺了过来,身子也变得有半层楼高,整个一青面獠牙的带火巨人。

    他发出野兽般的嘶吼,眼睛红通通的望着阻在面前的林羽。

    而林羽站在那,仿佛一块地板上的影子。

    一拳砸下,钳叔的拳头如山般砸来。

    移形换步,林羽的身子仿佛飘在空中,一扁担砸出。

    却仿佛砸在一块生铁上,钳叔动也不动,毫发无损。

    被钳叔的巨手抓住,一把甩出去老远。

    轰隆,石屑纷飞,刚刚建好的一间小房首当其冲,在钳叔巨大的铁臂下,如同纸糊的玩具。

    而被钳叔甩出的林羽,则把前方地面砸出一个巨大的深坑,好大的力。

    这一摔真把他摔得七荤八素,眼冒金星。

    好在他吃了淬体丹和强身液,身子已经变得坚不可摧,一般的重击根本伤害不了他。

    要不然,钳叔这一摔,不把他摔成肉泥才怪。

    林羽站了起来,一抹嘴角血迹,他的金刚掌已经练到相当火候。

    再一次凝气聚力,林羽再一次飘起,五僧朝佛,手掌往钳叔的面门击去。

    钳叔嘴里发出嘶吼,双手不断地击打着自己的胸脯,仿佛在说,“我――是――无――敌――的――”

    林羽一下跳到了他头上,双手不断地用力击打着他的头部。

    钳叔蹬腿甩臂,极力地想把他甩下来,摆脱他的控制。

    但林羽身轻似燕,一手抓住他的肩膀,围着他的头颅四处飞跃。

    钳叔的身躯太过庞大,转动不灵,加之变异之后,智商似乎也受到了限制,除了力大无穷之外,只能机械的重复着一套简单的动作。

    这也恰好给了林羽击败他的可能。

    林羽一扁担砸在钳叔头上,只打得钳叔如山一样的身子倒了下去。

    尘土飞扬,倒在地上的钳叔努力想站起,口中发出如野兽般的巨大嘶吼。

    但林羽哪会给他机会,双拳猛击,不断地殴打钳叔的头部。

    钳叔一次次挣扎,一次次站起,又都被林羽击倒于地。

    两人缠斗了近半个多小时,钳叔虽猛,终究只是变异,并不是实质意义上的修行体,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异能力,然而,也够林羽喝一壶的。

    终于,火焰熄灭,就在林羽一扁担想要结果他性命的时候,钳叔的身子突然迅速变小,回复到了原来时的模样。

    钳叔趴在地上,努力地向林羽伸出手,“别、别杀我。”

    林羽刚准备击出去的扁担顿时停住,钳叔既然已回复人身,他就没有击杀他的权力,他的职责是救人,而不是杀人。

    林羽从怀里摸出几粒回春丹,迅速喂进了钳叔等几个工人的嘴里,慢慢的,几人吐出一大堆粘液后,总算回复了正常。

    “这是怎么回事,”人群中有人问道。

    没有人回答,因为谁也搞不清楚状况。一个四十几岁的大叔探了探钳叔的脉搏,然后说,“他看起来像是中了蛇毒。”

    “蛇毒?不会吧,工地上哪来的蛇。”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林羽站起来说,“大家仔细想一想,最近施工单位,挖到了什么地方?”

    “我想起来了,工地东边的小树林。”一位工人指着主体建筑的东面说。

    “你是说栗子林那边?”

    “对,除了那里,我想不起还有什么地方了。”

    “可是,钳叔好好的,怎么会往那边跑呢。”有人问。

    “他是钳工啊,任何架子、水电安装,都是他第一个人先前去的,你想,不先装好水电,施工单位怎么去那边进行开采挖掘。”

    “有道理,”砌墙的大工蓝师傅说。

    既然弄清楚了状况就好办了,林羽吩咐几个工人把钳叔几人抬回租房休息,自己则带着几个胆大的,往小树林走,准备先一探究竟。

    小树林在东边,离主体建筑也才二三百米远,是未来要开发的居民区,这消息要是传播了出去,这里出了怪物,以后谁还敢来这里居住?

    栗子林在一片小山坡上,底下停着几台大型挖掘机,已经被人挖了一半,地上零零散散的散落着一些电线,可见钳叔活才干到一半,那怪物就出来了,并且咬了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