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交易市场-我有一个-
我有一个

第26章 交易市场

    “什么?你刚才叫我什么?郭老头,郭老头是你能叫的吗?”

    郭奇安的口水,几乎要喷到林羽的脸上了。

    “你这个没大没小的臭小子,再这样叫,小心我扒了你的皮。”

    “那我要叫你什么?”林羽低下了头。

    “郭奇安郭老伯,懂吗?这是对人起码的尊重。”

    “什么人,没一点素质。”郭奇安低语。

    我没素质,你坑人掳掠我就有素质了,林羽恶狠狠地想。

    “是,郭老伯。”

    这种话,他当然是不敢说出来的。

    “这还差不多,”郭奇安转怒为喜。“好好睡吧,明天还要办事。”

    “办事,办什么事,你不是还是钓鱼吧?”

    “钓鱼就不去钓了,暂时的,因为你的好运气已过,明天跟我去集市上走一趟。”

    “集市,走一趟,干什么?”

    “卖鱼啊,这么大的鱼,你吃的起吗?”

    “你…”被郭老头抢白,林羽只能低下了头。

    一头鱼可以卖一千万,这个价值实在太大了,难怪郭老头这么抠门,这也解释得过去的。

    任何人有了钱之后,都可以转换去做其他许多事。

    比如物品的交换,天材地宝的搜集,以及,甚至连兵器,都能购置更好的。

    想到这里,林羽望着他,不由眯起了眼睛。

    “这个郭老头,还真是不能小觑他呀。”

    或许是感受到了林羽火辣辣,崇拜式的异样目光,郭奇安也是将头一昂,头发高高飞起。

    装出一副“老子就是混的好,你小子不服啊的”模样。

    不服来战。

    对于林羽“挑衅”式的目光,郭奇安是毫不客气的加以了反击。

    最终自然是林羽败下了阵来。

    接下来郭奇安把一部分鱼肉炼成了鱼丸、鱼粉,一部分再保存了下来,估计这些就是明天要拿去卖鱼片汤的了。

    做完这一切,统统藏好后,郭奇安才吩咐睡觉。

    当然还是他睡沙发,林羽睡地上。

    哎!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一个钓不到鱼的人,其待遇就是这个结果。

    郭奇安呐郭奇安,你可真是一个卑鄙下流、无恶不做,鸡肠小肚、睚眦必报、斤斤计较的小人。

    在对郭奇安的各种谩骂攻讦之中,林羽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两人吃完早点,郭奇安解开了他脚上的禁制,这样是为了让他自己可以走路。

    毕竟大白天的,扛着一个人走路,肯定不正常了,他胆子再大,也怕引起别人的注意。

    两人走了三十几里后,很快走出了元州地界。

    元州不大,顶多算是一座中等城市,除了几十万本地人外,其他还有几百万外来人口,全市加起来也不足千万。

    但就是这样,其繁荣的程度也算是不小了。

    两人出了地界,上了一条盘山公路,走了不到五里,前面出现一道斜坡,坡上立着一块木牌,上书:

    “兑换局。”

    “兑换局?这是难道已经是有交易了?”

    “不错,你很聪明,一猜就猜个准,虽然官方还没有完全公开,但是民间,已经先行一步了。”

    “华夏真是一个天生会做生意的民族啊,国家才说改革开放,一些人便打着旗号,先行富了起来,人民的智慧真是无穷的。”

    “不错,”郭奇安说,“但我相信,不久的将来,国家会承认这里的战略意义的。”

    “你是说他们会鸟枪换炮,摇身一变,变成真正的交易市场?”

    “那是迟早的事,”郭奇安不置可否的说。

    “到了那里,不要声张,也不要大声喧哗,大惊小怪的,说是多少就是多少,君无二价,那里的人,都是人精、老怪,你说多了,人家会说你是欺诈,你说少了,人家会说你看不起他。要不然,你连怎么死都不知道。到时候,我连想帮你都不知道怎么帮你。”

    “怎么,说少了还不行,还有这样的事?”

    “来那里的人,都不差钱,说少了,人家感觉很没面子。”

    “你是说,他们喜欢装阔气?”

    “也不完全是这样,但说是也是。”

    “好吧,我知道了。”

    “一切行动听指挥。”

    “好。”

    两个人说着说着,就到了市场,入口还有两个人查验。

    郭奇安已经是这个地方交易的老人了,他掏出一张闪着光的名片一亮后,两个人马上放行。

    其中一个还瞧了瞧林羽,“他也是修行者?”

    郭奇安点了点头,“我徒弟。”

    “新收的?”

    “嗯。”

    两人不再阻拦。

    交易市场不是很大,建立在一片山谷之中,由于还处在隐秘的半公开化。

    山谷中的交易处,都还是草棚木屋为主,这主要是为了应对缉私局的突击检查,而临时想的办法。

    人并不多,但是每一个前来交易的人,都有可能是潜伏民间的神秘高手,毕竟以他们的资质,将来或许每一个人都是国之栋梁。

    要知道,修习可不是每一个人都具备这个资质的。

    没有灵根,或者是伪灵根的那种,都是没法修习的,这些人,就注定一生只能娶妻生子,做一个碌碌无为,与世无争的普通人了。

    另一种虽然厉害,就是可以修习上乘武学的武者,但是这种充其量也只是武学上有所造诣,于修仙一途,也是无缘。

    如果说一个高深莫测的武者,是社会中一个万中无一的存在,那么修行者的话,则更是万中无一的万中无一。

    就凭单单这第一条,就会有多少人会被拒之于门外。

    当然,还有一种存在,那就是以武入道,成为准修行者,这种人不是没有,但纵观天下,也可能没有几个。

    两个人找了个地方,很快支起了炉子,桌子,(这些都是主办方免费提供),完了他们每个月只要交一点费用就行。

    五分钟不到,一碗热气腾腾的飞鱼羹就摆在面前。

    林羽掏出郭奇安事先早已写好的价格单:

    飞鱼丸5万一颗。

    飞鱼羹3万一碗。

    几个鲜红色的大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写着。

    不一会,摊子前就聚集了一大堆人,人们争先恐后的排着队,生怕落后了就买不着了。

    毕竟这是稀罕之物,不是每天都能碰到的。

    一个山羊胡子的大汉排在最前面,“郭叔,给我来一碗。”

    “好嘞,现金还是微信?”

    “微信,这年头,谁还用现金呀。”胡须大汉爽朗一笑,很豪气的给老头手机上刷了三万。

    用小袋子装着,笑眯眯的走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