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一碗鱼羹汤?-我有一个-
我有一个

第25章 一碗鱼羹汤?

    “好吧,”林羽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几分钟后,两人来到了一处庄院前,独门独户,三层楼房。

    靠门一张沙发,几张桌椅板凳,厨房基本已经废弃,因为没见有任何烟火之气。

    “郭老伯,你很懒啊。”林羽被他扔到沙发上后,毫不客气的说。

    “呵呵,像我这样的人,还用的着煮饭吗?”郭奇安说。

    “那你平时都吃什么?怎么没见你的老伴呀。”林羽好奇的问。

    “当然是吃饭了,不过,有时也喝汤。我的老伴,几年前就去世了。哪,现在正躺在相框上。”

    林羽注意到,在墙边挂着的几幅三清祖师的画像前,的确还贴着他老伴的遗照,因为太小,(只有巴掌大)所以林羽一进来竟然都没有注意到。

    “还有,你们的儿女呢?”林羽问。

    “也没有,我们是丁克家庭。”

    “额,”林羽叹息一声。

    “可是,也没见你生火呀。难道你不用吃饭?”林羽不解的问。

    “看着吧,呆会你就知道了。”

    郭奇安用手把飞鱼一片片切好,洗干净,做完这一切后。

    又用手一翻,不知道他从哪里凭空变出一道小鼎,选了一些鱼片,加入佐料,就着水,指尖燃起一道火焰。

    不出三分钟,一碗滑溜溜,香喷喷的鱼肉羹就出现在林羽面剃。

    闻着那独一无二的香气,直馋得林羽口水直流。

    “原来,郭前辈你是这么煮饭的,”林羽恍然大悟,这样做饭,倒也别致。

    不禁莞尔一笑。

    “你笑什么?”郭奇安好奇的问。

    “我笑你这样做饭,倒也别致,而且还省了煤气。”林羽憋住笑说。“难怪你家厨房基本已经废弃,情况原来是这样。”

    “你以为呢,想吃吗?”郭奇安斜睨着他,似乎早已看出了他的心思。

    林羽咽了唾沫,“想。”

    郭奇安给他盛了一小碗,“你知道这一碗鱼羹汤要多少钱?”

    “多少钱,五十?一百?”

    郭奇安摇了摇头,“不及一个手指。”

    “三百?”林羽又加了倍数,说实话,三百他已经觉得很多了。

    再多,那就要超出他的常识范围了。

    果然,郭奇安还是摇了摇,林羽不等了,三百还不够,这太超出一般人的常识范围了。

    “三万,对不对?”林羽狠了下从,叫出了这个价。

    他以为自己是在乱猜,没想到郭奇安这次却点了点头。

    林羽惊住,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么小小的一碗鱼,竟然真的售价三万,太出人意料了。

    “到底是多少?”林羽急了。“难道是一千?”在他的潜意识中,他已经把钱定的最高了。

    “3万?你说这么小小的一碗鱼羹汤,竟然真要3万?”

    “没错,而且还是有价无市。”

    郭奇安不慌不忙。

    三万一碗,还有价无市?这不是坑人吧。

    林羽照着自己的碗中,左看右看,也没能看出什么奥秘来。自己和他的碗中,估计两个人吃的,连半斤肉都不到。

    “这老家伙是真抠门。”林羽想。

    而这条飞鱼差不多有小牛犊般那么大,估计一两百斤是有的,换算软妹币…

    “这么说,我今晚差不多给你挣了一千万。”林羽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而你给我的报酬,却是不到这二两多肉,郭老伯,你可是真大方啊。”

    林羽忍不住挖苦着。

    “呵呵,你就知足了吧,”郭奇安冷笑的说,“这一碗鱼羹汤,普通人吃了,延年益寿,练武的人吃了,可以增长一甲子的功力。而你吃了…”

    “我吃了会怎么样?”

    “我们修行者吃了,重浊化精,身轻似燕,像你这种练气期的人,直接突破第九层。”

    “我,”林羽大喜,“你是说我已经突破了第九层。”

    话一出口,顿时掩嘴,刚才自己一时冲动,没想一下暴露了自己实力,他真想暗暗的抽自己两个老大的耳括子。

    但郭奇安似乎早已看出来了他的心思,斜睨着他说,“呵呵,你还想瞒我,以本座的实力,难道还看不出你的修为深浅吗。”

    林羽一想,大是赧然,“也是。”

    “好好睡吧,明天再继续去钓,”郭奇安说。

    第二天,两人继续在原来的位置去垂钓,可是熬了一晚通宵,也没见一条鱼上钩。

    此外一连三天,两人都是空手而回。

    “看来,你的好运气也没了,”郭奇安叹了口气,躺在沙发上说。

    而林羽,这两天由于什么都没有钓到,早已从沙发上搬到了地板上。

    福利没有,就连吃饭,也都从鱼羹汤变成了方便面。

    待遇何止从云端掉入地面。

    不过说也奇怪,林羽这么大胃口,平时吃饭都要吃二三十碗,可是到他这里,五碗方便面就足够了。

    “你可别小瞧了这些面,”老头算是看出了他的心思,“它可不是什么市面上的普通手工面。”

    “那是什么?”林羽好奇的问。

    “这可是我用十五种动物的尸体,数百种草药熬制的乌精面。我平常都只要吃两碗就够了,你倒好,一下吃了我五碗。你看你,钱没给我挣着,吃却这么能吃,我养着你,我容易吗我?”

    “不容易,那你放了我啊,”林羽不满的愠怒道。

    “放你,不存在的,”郭老头胡子一阵抖动。

    “那你想怎样?”林羽问。

    “放你,不存在,要不是看在你还算机灵的份上,还能给我挣钱的份上,否则,”老头做了个咔嚓的手式,“否则,我早宰了你。”

    “喂,我说,郭老头,咱们换一种相处方式不行吗?为什么非得一见面就打、打、打,杀、杀、杀的,咱们能和平相处不行吗?”

    “不行,”郭奇安直接把脸别了过去,“你一个练气期,我一个结丹期,咱俩能一样,能相提并论吗…”

    他突然刹住了口,自己一时情急之下,竟然也说漏了嘴。

    “什、什么?刚才你说什么,你,你是说你竟然已经是结、结丹期?”

    林羽这一次吃惊倒着实不小,虽然他对修行的事还不是很了解,但是关于修行的层次和等级他还是知道的。

    修行第一步是练气,然后是筑基,后面是结丹、元婴等,每一步修行,几乎都是需要修行者历尽千难万阻,每一步都不能行之踏错,才有可能有所精进。

    修行,每一次本就是在逆天改命,因此每一层都如是需要经历一场大劫。

    虽然他跟他看似只隔着两层的距离,但是这两层的距离,想要突破,又是何其的千难万难,有的人鉴于资质和财物的限制,这两层或许永远都踏不破都有可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