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一条飞鱼-我有一个-
我有一个

第24章 一条飞鱼

    几个小时很快过去,天已经早已黑了,时间已经指向了深夜,街上一个行人都没有。

    老头一动不动,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他不急,林羽则更不急。

    两个人就这么干耗着,几个小时过去,林羽一条飞鱼也没钓着,老头也一样。

    虽然其间他吊到过几条小鱼,但都被老头命令他给放生回去了。

    十二点过后,鱼漂再一次动了,这一次动的明显不一样,虽然江面上漆黑一片,但是两个人都是修行者,目光如炬,跟白昼也无任何区别。

    鱼标动的愈发剧烈,平静的江面开始起波澜,显然是飞鱼被鱼钩钩住后,想要极力摆脱控制,才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

    “快看,鱼,”林羽惊喜的叫道。

    “别急,再等等,”老头自然看到了,以他的念力,怎么能不知。

    “我现在解除你双手的禁制,开始往上拉。”老头说着,伸手往林羽身上一点,他自以为解开了禁制,其实林羽早就自行解开了,他现在只是不想跑而已。

    林羽双手不断地往回拉,老头双手拢在袖中,双目炯炯有神,看样子,他也是正在等待着蓄势待发。

    只要林羽稍有支持不住的迹象,林羽估计,他肯定会出手。

    毕竟一年才钓了十几条的鱼,必定珍贵,他也想看看,这种传说中的飞鱼到底长什么样子。

    林羽拼命地收回钓竿,丝线越拉越短,越绷越紧,果然,这飞鱼真不是一般的鱼来的,以自己上千斤的神力,这条鱼竟然拉得自己手臂酸痛。

    水面哗动,一条小牛犊般大的飞鱼终于被拉出水面,

    此鱼的翅膀刚刚长成,估计可能还不是一条挺成熟的成年飞鱼,头比身子都大,嘴巴上没有须,但牙齿锋利,眼露红光,其迅猛和捕食的能力,估计连深海里让人闻之色变的食人鱼,都要退避三舍。

    这鱼仿佛知道自己被人控制了一般,一脱离水面,就迅速张开羽翼,直向林羽面门冲来。

    仅管林羽一开始就做好了遭遇各种变故的准备,但他依旧没有料到会有这样的结局。

    他实在想不到这条河里的飞鱼竟有这么大,而且会飞不说,还有这么迅猛,那锋利的牙齿,一旦让它咬中自己,估计自己就算不死也是重伤。

    林羽大叫一声,因为他现在还假装没有解开禁制当中,如果自己挥掌攻击或者躲避的话,那么自己肯定就会露馅了。

    眼见那条飞鱼恶狠狠的向自己飞来,林羽又不能闪避,正在危急之间,老头出手了。

    老头袖中飞出的是一件像和尚化缘的托砵,托砵不大,但闪着精光,显见灵力不少。

    托砵飞出,迅速击在飞鱼头部,那鱼虽猛,究竟只是刚刚受地球灵气复苏产出的产物,不是什么高阶灵宠。

    托砵打在头上,登时爆出一篷花雨。

    林羽一看,托砵直接把飞鱼脑袋都给击杀出了一个大洞。

    飞鱼显然并未就此死去,仍带着伤口,冉冉向前方滑行数米,渐渐往江心掉去。

    在此千钩一发之际,早已熟门熟路的老头岂容飞鱼就此轻易掉入江中?

    只见他临空一脚,早将岸边一个硕大的木盆一脚踢出。

    木盆带着风声,后发先至。

    在飞鱼堪堪就要抵触江面的一瞬,恰好掉进了刚刚准备的大木盆当中。

    轰隆――

    木盆像似一座小型船只一样,飞鱼虽重,但依然承受的住,只是略微吃进了一点水深而已。

    老头凌空飞起,就那么随随便便一站,就稳稳的站在了江面上。

    凌空御风,或者是一苇渡江,林羽把所有能形容的词汇都用上了,都不足以描绘他此刻见到的情形。

    太诡异太神奇了,同时又有一点妒忌。

    林羽望着老头,气定神闲的样子,白眉白须,衣衫飘动,虽然面相凶恶,但排除这些,此刻竟飘飘然隐有几分神仙也似。

    老头单掌执盆,轻如无物,袖口一拢,轻飘飘的落于岸上。

    “师傅,好功力,”林羽由衷赞叹道。

    老头只是很勉强的笑笑,在他看来,这事稀松平常得紧。

    “好了,回去吧,今天收获不小,”老头扛起木盆,抓起林羽,就要行去。

    “前辈,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林羽大叫,“我爸妈还在等我吃饭呢,要是让他们知道我一夜未归,他们会担心的。”

    “他们担心是他们的事,记住,你还欠我四条鱼呢。”

    “你,你赖皮,你耍阴谋诡计,”林羽大叫道,“你,你蛮不讲理,老流氓,臭流氓。”

    啪――

    不知何时,林羽的脸上被火辣辣的给打了一巴掌,林羽明明见老头两手无空,也不知他是怎么腾的出手来的。

    “再叫我把你嘴给缝上,”老头不紧不慢的说,“我赖皮,我耍阴谋诡计?答应给我钓五条鱼,是你自己答应的,我可没有逼你。”

    “我哪里知道你五条鱼,会是这样稀少的鱼,我以为,只是一些寻常的鱼而已嘛。”

    “寻常的鱼,哪还轮得到我大费周章的来给你钓?接下来,你乖乖的给我继续钓鱼便罢,若不听话不老实,哼!”

    “怎样?”

    “你知道后果。”

    “你这是在威胁我,我告诉你,现在可是法制社会,我不信你敢杀人。”

    “不敢杀人?那你就试试,法制社会?不错,或许2019年之前还是,2020年之后,便不是了,你没见到,现在的灵异事件层出不穷吗,连你这个傻小子都已灵气复苏,当苏醒者了,本座相信,未来一定还有更多的修行者出现,到时,国家统一门径,像你这种无门无派的散修,资质尚浅,又有谁会在意你的生死,你说,我要是杀了你,又有谁知道,谁会去管。”

    “你,”这听得林羽顿时直冒冷汗,老头虽然或许把事实夸大了一点,但以他的手段,悄悄的杀死一个把人,又有谁知道?

    在如此深夜,夜静无人之时,一个如此高的修行者要杀死一个人,还不得像杀死一只鸡。

    老头这话,可绝不是危言耸听。

    “你知道,我要杀你,折磨你,我有一百种方法,”老头又说。

    他可真不是吹牛,这话林羽相信,他这可是真做的出。

    以对方这么高的修为,要杀死自己,还不是如捏死一只蚂蚁相似。

    “怕了吧,怕了就乖乖听话,早日完成任务。”老头呵呵一笑说。

    “你,你真是个无赖,不过,前、前辈,你、你叫什么名字,怎么称呼,咱俩认识这么久,我还不知道你名字呢。”林羽说。

    “想知道我的名字好杀了我,是不是?”老头邪恶的说。

    “这老头,脑回路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啊,”林羽想。

    他竟然从人家问他名字,联想到了别人要报复杀他。

    这疑心病,估计和曹操也有的一拼了。

    “不、不、不,我怎么敢呢,再说,以我的能力,我,我怎么杀的了你,那不是自己找死吗?”林羽赶紧为自己辨白说。

    万一这老小子真往这方面想,估计自己以后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也是,”老头呵呵一笑,“老夫郭奇安,你叫我郭老伯就行。别前辈前辈的叫,我听着,别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