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弟二十三章 与老头针锋相对-我有一个-
我有一个

第23章 弟二十三章 与老头针锋相对

    林羽的脑中,立时出现一本书,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绳楷小字。

    两分钟后,林羽便已经把书上的口诀,背得滚瓜烂熟了。

    他发现,自从学了修行后,他现在的记忆力,也是越发的开始超级惊人了。

    七步罗烟诀并不复杂,整体概括的话,只有八个字的精髓,那就是:

    身与心合,力与人合。

    只有做到身心合一,无挂无碍,便可瞬息千里。

    总之一句话是,以气御力,以力御气,《功夫》当中说,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这句话用在这里,同样有效。

    天下步法,唯力不破。只有绵长无尽的气力,才能促使步法无穷无尽的施展开来。

    林羽突然睁开了眼,短短两分钟的时间,他已经从一个任人宰割的鱼肉变成了可以自由驾驭的鹰,而这两分钟的时间,在花白老头看来,他无非是被吓傻了的表现。

    老头对他的表情表示很满意。

    “你,你想要我做什么?”林羽继续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为了让自己演的逼真,他暗喑用力,把自己的脸憋得煞白。

    花白老头对他的反应感觉良好,“没让你干什么,就是陪我钓鱼。”

    “钓鱼?”林羽大惑不解,这条河里的鱼有什么好钓的,这条河虽然是元州唯一的一条主河,战略地位也相当重要,甚至全市百分之八十的工业用水都依赖着这条母亲河,然而,由于这几年元州工业高度的发展,政府只重经济不重环保,导致近来污染相当严重,里面的鱼也相继受到影响。

    由于污染严重,河里的鱼早已经是不能食用的变种鱼了。

    尽管最近元州的天越来越蓝,河里的水也越来越…

    “你,你说什么,你要钓这里面的鱼?”

    见老头肯定的点了点头。

    林羽继续说,“你不怕这河里的水污染严重吗?这里的鱼早已经是不能食用的了。”

    “我不怕,”老头微微一笑,“你只管钓到就是了,别的你不用管。”

    老头说完,从随行的包裹里又摸出了一根钓竿来,把一些昆虫绑在了钓钩上,但他的手依然没有放开他的手。

    “别给我耍什么花样,也别想着逃跑,老老实实给我钓鱼,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听到没?”老头恶狠狠地说。

    就在前一秒钟,他还笑嘻嘻的,仿佛一个慈祥的平常老人,这脸一变,立马变得狰狞可怖起来,像个吃人的怪物一样。

    “这老家伙的心性,变得还真不是一般的快啊,”林羽恨恨的想。

    “前辈你什么时候放了我,”林羽装作讨好的问。

    “放你?等你钓到五条鱼再说。”老头看了林羽一眼,深思熟虑的说。

    五条?应该不难吧?

    林羽斜了斜老头,老头也似笑非笑的望着他。

    看不出来有什么不正常啊,林羽想。

    “前辈你是说,我只要给你钓五条鱼,就可以放我走了?”

    “对,就五条鱼。”

    “你不反悔?算话算话?”

    “男子汉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好,就依你,开始吧。”林羽愉快的答应了。

    林羽说完,就认真的开始钓起鱼来。

    不一会,鱼标漂动。

    “有鱼了。”

    林羽大喜,用力拉动,一尾红色的鲤鱼随着丝线被拉了上来。

    “前辈,我钓到了,”林羽大声说。

    “你钓到个屁,”老头骂道,“快放下,别出声别嚷嚷,小心惊动了鱼。”

    林羽依言把鱼放下,却不解,“前辈,你说话不算话,你赖皮。”

    “我赖皮,”老头说,“你可知道我要你钓的是什么鱼?”

    “什么鱼?”

    “飞鱼,一种刚刚长出翅膀,可以会飞的鱼。”

    “会飞的鱼,哪里会有会飞的鱼,”林羽大惊失色,自己在这里住了十几年,每年从这里不知道走过几百万遍,可是他却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河里会出现有飞鱼。

    “前辈,你不是忽悠我吧,说好是钓五条鱼的,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么快就完成一条任务,钓到了第一条鱼,妒忌我,才想出这么个办法来为难我吧,我在这里好歹也是住了十几年,我咋为什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这里面会有飞鱼的。”

    “我忽悠你,为难你,你把老子当什么人了,我是这么小气的人吗,告诉你,这里面真的有飞鱼,而且是万中无一的,我在这里钓了有一年,大大小小也才钓过十几条了。“

    “啊,一年你才钓十几条,一晚,你却要求我钓五条,前辈,你不带这么坑人的吧。”

    老头自知失口,老脸一红,犟口道,“你钓也得钓,不钓也得钓。”

    “你,”林羽把钓竿一扔,“你杀了我吧。”

    “你以为我不敢,”抓住林羽的手稍稍一使力,一股大力传来,林羽本来想要运功抵抗,但想了想,还是放弃了,现在还不是到暴露自己真实实力的时候。

    先忍一忍吧,这股大力袭来,顿时击得林羽体内五脏六腑一顿翻腾,全身就如有千百万只蚂蚁在身上同时噬咬一般。

    林羽汗如雨下,钻心的疼痛直如要夺去他的生命一样。

    “前辈,好了,我钓,”林羽有气无力的说。

    “早说嘛,何必要受这个苦,”老头手一松,林羽全身的重力顿时减轻了不少。

    “你这个人不老实,”老头说,他从身上摸出一道符咒,甩到林羽身上,“这是定身符,没有我的出手,谁也解不了。”

    老头阴恻恻一笑,他拍了拍林羽肩膀,“乖乖给我钓鱼吧,只要你帮我钓到了五条,我就一定会放了你,我说到做到。”

    “前辈说的话可算数?”

    “一言为定。”

    “好,那我就给你钓吧。”

    林羽安安心心坐了下来,静心静意地开始钓鱼了,他知道,因为还有利用价值,老头暂时是不会杀他的,自己的小命,暂时总算是保住了。

    “遭到不名禁制,是否加以抵抗?”仙之意志说。

    “抵抗。”林羽毫不犹豫,暗暗自语说。

    “是否加以解除?”

    “解除。”

    吧嗒一声脆响,林羽身上的禁制已经悄悄解除。

    “是否现在开始逃跑?”仙之意志男说。

    “逃跑?不,不存在的”林羽在脑中自语说,与其说刚才他还想跑,但是现在,他已经改变了主意,自从知道自己学会了七步罗烟诀,林羽的胆子也相应大了起来,“我倒想看看,这个老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自从手机上不断地爆出更多的灵异事件发生后,林羽相信,除了他,这个世界上已经会有越来越多的修行者觉醒。

    而自己由于条件的限制,一直处在自己摸索滚打的边缘之中,简而言之,就是自己只是一个边缘人,一个人单干,真没有什么意思,他必须的找到一些相同命运的人,窥探他们的世界,从而成为一个真正的修行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