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无赖邓子明-我有一个-
我有一个

第17章 无赖邓子明

    砰地一声,林羽一脚踹开了404的门。

    屋子里乌烟瘴气,四个人正在打麻将,还有一个妖里妖气的女子正坐在,刘枝前男友邓子明的大腿上。

    邓子明三十来岁,面白无须,要不是脸色苍白,倒真有几分帅气,一看就知道是一个专吃软饭的家伙。

    “哎呦明哥,又糊了,最近发了点财,手气也见长了呀。”一个胖子说。

    “得,最近炒股的确是赚了点,但赚的不多,也就是捡捡漏,兄弟,给钱吧。”邓子明大言不惭地说。

    “明哥,发了财可别忘了我们啊,”坐在下首的另一个瘦高个说。

    “行,今晚赢了麻将,我请大家吃火锅去。”邓子明把赌资收回手上,叼着烟,得意洋洋的说。

    “好样的,兄弟,有义气,”瘦高个巴结的说。

    “那是,必须的,我邓子明是谁,输了是爷们,赢了也是爷们,对不对。”

    “对。”

    “切,你这是拿赢我们的钱来做人情吧。”麻子脸忍不住想嘲讽说。

    “你可以不去,”邓子明歪着脖子,继续码牌,烟雾在他的头上蒸腾着,宛如迷幻,让人看不清脸。

    “胡老四,说什么呢,他赢了钱请客,是他的本事,那也是他的好。你跟我们打那么久牌,赢了钱也没见你请过大家伙一回呢,大伙说是不是?”

    “对,”其他的三人一齐起哄。

    胡老四本想阴邓子明一回,没想被人揭穿老底,登时闹了个大红脸。

    这时恰好林羽闯了进来,邓子明不认识,其他的人更加不认识。

    “你是谁,你不懂进门要先敲门的吗?”邓子明愠怒道,他正在兴头上,这个人冒冒失失的闯进来,也不敲门,叫他如何不气?

    同时他也想在众兄弟面前立威,表现一番。

    “我就不敲门,你又咋滴?”林羽挑衅的说。

    啪――

    邓子明腾地站了起来,“那你丫可就是进错房间了,我说,你是来搞事的吗?”

    “对,我就是来找事的,”林羽毫不示弱。

    邓子明虽然无赖,但也是久历江湖,他上下打量了一眼林羽。

    见对方不过十七、八岁年纪,(实则二十三岁),不但身材不够高大,相反而略显单薄。

    怎么看怎么都像是一个小屁孩而已。

    “好啊,”他也是个打蛇随棒上的家伙,一看到对方不仅年青,而且人单势薄,自己有四个人,登时趾高气昂。

    “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敢来我邓子明这里砸场子,你也不打听打听。”

    “邓子明,你看看谁来了。”林羽不慌不忙,把门外早已等着的刘枝一把拉了进来。

    “你,你怎么来了?”邓子明脸色发白,额头见汗,早没了刚才的气焰。

    “怎么,我就不能来吗?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打扰你勾引狐狸精,很意外吧是不是?”

    刘枝一边说,一边逼近他,脸上已经泪流满面。

    “她,她是我的朋友。”邓子明连连后退。

    “朋友,难道我不是你的朋友,你不是说你要回家治病呢,为何你现在好好的呢。”

    “我,我的病刚好,刚好,这不才刚上来几天吗,”邓子明尬笑。

    “上来没几天?我看你是存心躲着我吧,骗子。”

    “呃!你骂谁是骗子呢,”一旁妖里妖气的女子早就忍不住了,上前就来推搡刘枝,“还有,你骂谁是狐狸精呢,你要不要点脸吧你。”

    “住口,”邓子明喝骂了妖里妖气的女子一声,“她是你可以骂的吗?”

    啪――同时打了她一巴掌。

    摸着自己火辣辣被打的脸,妖里妖气的女子嚎叫起来,“邓子明,你丫为了这个女人,你竟敢打我,老娘跟你没完。”

    “打你又怎么样,她是你能可以得罪的吗?”

    然后一回头,满脸堆笑的说,“你别生气,过几天我就回去。”

    “又想骗我,邓子明,这些话你跟别人说去吧,这次我再也不上你的当了,你把那二十万还给我,咱们俩从此就一刀两清。”

    “二十万,我哪还有这么多,我早花完了。”

    “骗人,邓子明,你要不还,我就跟你拼了。我要去公安局告你去。”

    “告我去?呵呦,我好怕怕,”邓子明突然翻了脸,“我邓子明也不是吃素的,而且,这钱是你自己给的,我也没有强要,钱我都看病花完了,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林羽掺进一步,“邓子明,今天你要不还,你就别想离开这。”

    邓子明再一次斜睨着他,“刘枝,这男人是谁,是你的姘夫吗?”

    啪――

    一巴掌,“臭不要脸的,邓子明,你以为人人是你吗?三天不见,就又姘上了一个。”

    摸着自己火辣辣的脸,“臭婆娘,你这么喜欢打人脸,我已经忍你很久了。”

    邓子明终于翻脸了。

    “看,终于露出狐狸尾巴来了吧?”刘枝说。

    邓小明绕过她,“小子,我先把你打倒再说,要不是你,她哪有这么大胆子,敢来向我要钱,还有,小子,你怎么知道我会在这里,你是怎么找到我们的?”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邓子明,我能找到你第一次,就能找到你第二次,快把这位大姐的钱还了,要不然,你会后悔出现在这里。”

    “哈哈,小屁孩,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今天,我倒想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竟敢管别人家的私事。”

    “你,不准动手打他,”刘枝一下挡在林羽面前,刚才她太过激动,没有想到二人的处境,这时候回过头来,看了看林羽单薄的身子,无比担忧的说,“他还是个孩子。”

    “你走开,”邓子明亮出两个醋砵大的拳头,“我虽然不打女人,但是你一味护着他,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小屁孩,爷爷今天就教训教训你,给你免费上足一课,让你知道多管闲事的后果。”

    林羽一把拉开了刘枝,“别担心,让我来,他对付不了我。”

    刘枝看着林羽还略微有些稚嫩的脸,“小兄弟,你,真的能行吗?”

    “小菜一碟,”林羽微笑。

    这时邓子明已经不管三七二十一,伸手一拳,就照林羽面门打来。

    林羽站着未动,一旁的刘枝瞧得清楚,以为林羽年纪太小,没有什么打架的实际经验,这一拳打来,可能就把他给吓懵了。

    因此忍不住惊呼出声来。

    就在刘枝惊呼未定之际,奇迹的事发生了。

    站着不动的林羽伸手轻轻一握,邓子明醋砵大的拳头击中他手上。

    啪一声闷响,一拳一掌相交,林羽还是纹丝未动,邓子明的拳头却已握在林羽的手中,怎么抽都抽不动。

    林羽的手,就像一个铁箍子,死死的钳住了他的手腕,让他半点也动弹不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