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再派杀手-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九十九章 再派杀手

    这话别人不知道,刘彤芸却深深同意,赵杰被其整的有多惨自己可是亲眼得见!

    在其看来,许昊根本就是揣着人皮当禽兽,腆着脸皮耍流氓!

    而偏偏赵杰那家伙是睚眦必报,嫉恨起人来,不死不休。两个流氓撞上,比的就是谁更不要脸,谁更有实力。

    “老大……你……”刘胜等人竖起耳朵听着,心脏犹如经历海啸,时起时落,那种感觉刺激至极。

    背地里,原来许昊干了这么多事!

    今天本是众人高兴的日子,可眼下,却个个都露出苦笑……

    孟然老脸再次微微抽搐,自己面对的家伙到底什么背景?能够拥有那么强的辨药能力,又敢于公开得罪三大商团中的两家。

    自始至终,还没有半点慌乱,难道他身后有着什么不得了的力量?虽然思路已经跑偏,可站在孟然的立场来看也只能如此思虑。

    老头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而后沉声说道:“既然如此,就按照你说的意思,明日我派人将金票带来。”

    两百枚金豆子对于他来说,算不得什么太大的数,可这笔投入,他无论如何也不能错过。

    孟然本能般的思虑,即便没有多少依据,可他始终如此认为。

    “师傅——”在刘彤芸眼中,自己的师傅简直已经鬼迷心窍!整整两百枚金豆子啊,即便辨药能力再强,没有强大势力的护佑也是竹篮打水。

    到最后,这许昊死都不知道如何死的!

    然而孟然却毫无所动,这事定了八头牛都拉不回来,并且按照约定,亲自坐诊,在锦医堂治疗病人。

    霎时间,小小的锦医堂人潮汹涌!大病小灾纷纷至此。人们既因为孟大师的名号所动,也想要看看辨药大赛获胜者为何许人也。

    “别急!别急!按顺序排队!”刘胜在店铺里忙前忙后,尽管辛苦却不亦乐乎。曾柔更是小脸微红,手中算盘不停的拨拉。

    原本默默无闻,位置偏僻且无人问津的小店,被彻底点燃!许昊小神医的名号,短时间内传遍了云中城。

    一旦名声打开,这里简直被踏破了门槛,尤其是毒症,可以说药到病除。

    这方面,确实无人能和许昊相比。

    王家府邸内。

    瘦金刚跪在地上,脸色难看,全身瑟瑟发抖。

    “啪!”扈芸芸狠狠将茶杯摔碎,地上的马炙已经被打的全身鲜血横流,动也不动,她疯狂怒吼:“原来是他把八大金刚抄掉的!还敢在云中城里插旗,去!把‘屠夫’江裴勇叫来!”

    提到这个名字,众人皆是一震,江裴勇乃是王家豢养的最高死士,实力极强,手下亡魂无数,归属王家家主直接指挥,按理完全轮不到五姨太使唤。

    这,是**裸的越权!

    很显然,她已经顾不上这些!愤怒、杀机将其理智彻底淹没。

    片刻,一中年男子缓步走了进来。此人中等身材,方脸,样貌丑陋,满脸麻子和坑洞,酒糟鼻更是点缀的这张脸如同毁容。

    最奇怪的是他的衣着!大红袍子仿佛裙摆一样,夸张的隆起,隐藏着里面不知放了什么。

    夜里见到此人,恐怕比见鬼还瘆人。

    “五姨太……”江裴勇沙哑的抬头,语气缓慢,眼眸没有任何情绪,犹如死人一样,或者说,他看任何人都像是在看死人。

    这家伙甚至看都没有看地上躺着的马炙,内心寒如冰山。

    “我要你立即去杀一个人,今晚就动手!”扈芸芸没有任何废话,这时候,哪里还能放过许昊?不但承认杀了自己的亲弟弟,公然在自己的地面上经营药行,还敢暗中拔掉了八大金刚。

    眼下甚至在云中城插旗!直接挑战王家,事态已然不同。

    可以说,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不归你管辖。”屠夫江裴勇声音森冷,竟然拒绝了五姨太,他实力极高,乃是王家家主豢养的,只有王家受到威胁或由家主亲自下令才会出手。

    “此次并非私人恩怨,我让你杀的人在云中城插了旗,拔掉了我们的外围势力,直接挑战了王家地位!”五姨太并不吃惊,而是沉声的解释。

    屠夫江裴勇眼珠微转,点点头,再没有半句废话,只是冷漠的追问了两个问题:“好,地点?谁?”

    “许昊,锦医堂东家,现在住在烟坛小街附近的一家宅子里。”

    “嗯。”江裴勇点头,转身便离开了此地,从头到尾都没有多余废话,可整个人却如同死神一样,散发着森森寒意。

    只是站在其身边,都如同靠近冰山。

    扈芸芸心狠手辣,无人敢于忤逆,平日里气场逼人,可是面对此人,语气都跟着客气了几分。

    “许昊,这次我要你碎尸万段……”她狠狠咬牙,这次即便遭受家主责怪,也要将许昊拔掉。

    烟坛小街,人流徒然增加。

    锦医堂的生意非常不错,从原本的默默无闻,到眼下却热闹不已,甚至带动了整条街的繁华再上一个台阶,就算是药品甚至也开始紧张起来。

    原本想都没想,可他们如今确实需要通过药商来进行大量补货。

    甚至开始聘雇坐堂大夫,严重的中毒,有许昊的解毒药,而普通灾病,也不能不接。

    现在要见小神医,普通的灾病,根本想都别想。

    然而越是如此,反而越激发了人们的好奇,求医问诊者越来越多。身价,就是如此而来。

    天渐黑,彤云密布,刘胜托着疲惫的身躯朝自家小院而去,可就在其刚刚转过胡同之际,一道大红色的身影自前方率先走了进去!

    “嘶……”他吓了一跳,倒抽凉气,突兀见到如此怪人,自然以为撞了鬼。如此时节,甚至是任何时节也不会有人穿如此奇怪的着装。

    远远观瞧,对方居然朝着自己所住的小院而去。

    “咕咕……!”

    鉴此,刘胜心升警惕,毫不迟疑,倏然模仿起了鸟叫。

    “咚咚……”红袍人敲了敲院门。片刻,郑樊迈步而出,寒冷的时节,仅仅披着单衣。就在这两日,他刚刚突破了练皮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