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大师入股-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九十八章 大师入股

    各种议论声,让马炙脸色连续变幻!眼下,孙世飞凝重的看着双方,已经无法再偏袒王家,他迈步上前沉声道:“马炙,刚刚我查过了,行医资质是真的,而且还有孟大师在这里更假不了。你回去吧,莫要带人在这里闹事。”

    他严肃的看着对方,眼神中已经露出警告之色。同时也心里后悔,出门前没有仔细查查锦医堂的底细。

    要知道虽然并不归自己分管,可行医资质乃是他们城防军颁发的,稍稍询问便很容易提前知晓。

    今天的茬,已经不可能再找了,因为许昊已经有了靠山!

    “咔咔咔——”马炙牙关紧咬,爆发脆响。今天原本想要惩治许昊,却未曾想不但挨了个大嘴巴,还什么都没得逞。

    王家的脸被自己彻底丢尽了!回去,五姨太还不扒了自己的皮?

    “嘶——!”蓦然间,旁边的瘦金刚突然倒吸一口凉气!他见到许昊后便感觉异常熟悉,貌似什么地方见过,眼下总算想起来。

    看许昊的身形,就是当初自己老窝里,兄弟们被杀那晚的两名杀手之一!

    如今越看越像,瘦金刚的额头也跟着冒起汗来……

    眼下孙世飞看着马炙的脸,知道他心中如何想的,立即威胁道:“好了,赶紧回去!今天在这里谁也别想惹事。”

    他虽然明面是在威胁,可话里已经暗暗点明,那便是自己不在时你们再想办法。

    说完,孙世飞单手一扬,四周兵将立即退去,他也跟着转身离开,只留下两名兵将随时关注局势。

    马炙如何肯善罢甘休?却实在没办法,他牙关紧咬,森然盯着许昊:“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五姨太不会放过你……”

    “呵呵。”许昊笑了,他当然已经知道原委,如今自对方口中说出来还是让他笑了。

    这女人已经识破了自己的事情,凭她的机智,当初本不会犯这种错误,可对方却因为内斗以及轻敌而到了今天才意识到问题。

    可惜……她认识的已经晚了……!

    “那女人能够爬到王家这个位置确实有两下子,而且够机智狠毒。放到当初,我都忍不住想收她为徒了,呵呵呵……可惜,她做了我的敌人,就是不自量力!”许昊笑了,那语气老气横秋,眼神中哪儿有半点畏惧?

    即便孟然大师以及刘彤芸听到许昊嘲讽的人,也禁不住倒吸凉气。

    五姨太扈芸芸的名声可不是说笑的,从一个地位平庸的妻妾,到如今,执掌整个王家内务,可谓名满全云中城。

    她的手段以及事迹,暗地里流传,哪怕听听就让人胆寒。许昊居然得罪了这个女人!还公然嘲讽?

    “你——”马炙差点被噎死在这里,满脸通红,胸口持续起伏。

    “咳咳……”孟然见状迈步上前,朗声道:“怎么了?许兄弟和王家有什么误会,可否让老夫来调解调解。”

    许昊转回头,轻轻拍了拍老头的肩头,伸手将其朝店内引道:“不需大师费心,宰了五姨太的弟弟而已,小事一桩。”

    “咳咳——”马炙差点一口血喷出来!双眸已然快要瞪碎。

    孟然刚走到门口,听到这句话也差点摔了个跟头!胸口剧烈喘息,老脸连番抽搐。

    另外四周所有人都跟着傻了眼!杀、杀了五姨太的弟弟这种事居然叫小事?而且还大大方方的承认,他的胆子是铁打的?

    孟然蓦然间担忧起来,自己当众宣布入股这锦医堂,会不会是个大错误!

    看着许昊那人畜无害的脸庞,他蓦然间有种错觉,自己平生阅人无数,今天却完全失算,不但看不透这年轻人,甚至仿佛反而被对方给看透心思……

    马炙迟疑的看着许昊,这时候不动手,根本没颜面回去了,而且回去也是找死。只是城防军的人还留在这里,若动手,便是直接打脸对方。

    他左右为难,踌躇无措,就在此时瘦金刚扯了扯他,附耳悄悄说了几句。

    “真的——?”马炙瞪大眼睛看了看他,又瞧了眼刚进店的许昊,露出惊骇之色!犹豫了片刻,他狠狠咬牙,挥手招呼手下。

    “撤!”

    王家人马立即如潮水般散去!

    回到药铺里,再普通不过的屋子,就连茶水都是最平常的高尖。若非许昊,孟然绝不会看的上这种店铺,甚至平日里来都不会来。

    “五姨太可是心狠手辣,她的经历堪称传奇……”孟然坐在店铺的客椅上与许昊并排交谈。

    对于刚刚的事,他并非不担心。王家虽然给自己面子,可若真结下了死仇,撕破了脸,什么情面都没有用处。

    众人皆忧心的凝视许昊,脸色紧张,刘彤芸看向他的脸色再也没有半点傲气,反而不停抽动。

    就凭这胆识,简直是怪物!

    “没事。”许昊轻轻摆手,完全不当回事,沉声道:“王家虽然难缠却也有办法对付,我的事自己解决,不会烦扰别人。另外,大师您的股份我想好了,准备分出一成出来,两百枚金豆子。”

    “啊?”这下所有人都傻了眼,这家店铺租金最多也就值十几枚金豆子而已,一成股份居然就要两百枚金豆子?简直就是在敲竹杠!

    然而看许昊的表情,仿佛大师还占了便宜一样。

    “你到底有没有诚意!”刘彤芸忍不住怒吼,眼眉倒立,这家店根本不值这个价。

    孟然摆手,阻止了她,平和的盯着许昊。

    “你这么自信?”老头眼神郑重的盯着他,仿佛直抵内心般,然而许昊却依旧轻松,镇定点头。

    “凭借你在辨药一道上的能力,我该相信你,可在云中城,得罪三大商团之一王家的人从未有好果子吃。”

    孟然说的是大实话,虽然这座城市里存在第四势力,可那都是相互妥协后的结果。

    事实上,这郡城始终是三大商团的一亩三分地。

    “当然,若你还有什么依仗……”

    老头试探着问,可刚刚张嘴便被许昊径直打断:“啊,我得罪的不止王家,赵家我也得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