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残忍折磨-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九十五章 残忍折磨

    锦医堂赶紧将店门关上,防止更多人围观,造成进一步影响。

    “刘胜,沏茶,把咱们招待贵客的雪线丁拿来。”许昊声音平和,进入店内后招呼土耗子二人就坐。

    刘胜即便一万个不愿意,也没有办法,老大下令只得按照吩咐做。

    许昊转头看向土耗子那哎呦个不停的同伴,眉头紧蹙,啧啧摇头埋怨道:“看看!看看!咱锦医堂给人家治成什么样了?只陪两百枚金豆子哪可以?要我说,还得多拿一百枚给这位兄弟补偿。”

    “就、就是!”躺在地上的家伙听到这话,双眸顿时精光四溢,一时之间肚子仿佛也不疼了。

    这家伙说完便意识到了不对,赶紧再捂住肚子哎呦起来。

    “你——”刘胜怒吼,胸口起伏,今天差点被这两个家伙气死,偏偏对付无赖他实在没招。

    土耗子略显尴尬,咳嗽了一声,沉声道:“赶紧掏钱!否则这事没完。”

    “不急。”许昊将刘胜端上来的茶壶握在手心,站起身,轻声道:“两位兄弟既然来了便是客!本店服务不周,还医出毛病来,怎么也得好好道歉一番。”

    说完,居然亲自沏茶,为其斟满。

    阵阵香味飘荡,说起来,这茶叶确实极品,虽比不上孟大师的珍藏顶级血龙须却也很是不错。

    土耗子平日哪里喝过这个?顿时眼眸一亮,伸手尝了几口,露出享受之色。

    “刘胜,你去后面拿钱。”许昊这才朗声说,可事实上,锦医堂现在哪里有那么多钱?除非调拨车行与附属帮会的资金。

    “可我们……”刘胜苦着脸,要多难看有多看看。

    “啧!”许昊瞪了他一眼,呵斥道:“快点!有多少先拿多少,剩下的我想办法!顺便拿两条毛巾来,给两位兄弟擦擦汗。”

    “是。”刘胜无奈,只得转头向后面而去,心中暗自腹诽老大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对两个无赖如此予取予求。

    说话的同时,许昊也跟着起身,看着倚在座位上哎呦不停的无赖,招呼道:“那位兄弟都快瘫地上了,赶快扶起来。”

    郑樊赶紧跟着一起,将地上的无赖扶住。

    “哎呦——哎呦——”

    对方倚靠在椅子上,拼命喘息,痛苦不已。

    “多休息,来喝口茶!”许昊端起茶杯,同样给他喂了一口,面对两名无赖,简直是无微不至。

    “钱拿来了,只剩这些……”

    片刻,刘胜从后面走进来,左手紧紧握着个小布袋,里面最多只剩下几枚金豆子而已,另外一只手则提着两条白毛巾。

    锦医堂的流水并不多,都是消耗的老本,几乎没有太多进项。

    许昊没说什么,而是伸手将布袋接过来,脸色却骤然严肃起来,仿佛换了个人!他将其中一条毛巾抛给郑樊。

    “把他们嘴巴堵上。”许昊淡淡说,语气异常平和,却犹如吐出一座冰山,森然寒意直冲后脊。

    同时,他一只手按住椅子上的无赖,另一只手将毛巾狠狠塞进他的嘴里。

    “你们——!”土耗子大惊,蓦然意识到了不对。

    “是!”郑樊大喜,马上反应过来,不等对方彻底反应过来,飞速冲了过去,将土耗子制住!用毛巾狠狠将他的嘴巴堵住,用力之大几乎快塞到了嗓子眼。

    “把他俩给我绑在椅子上。”此刻许昊哪里还有刚刚的平和?他扯了把椅子,轻轻坐下来,看着被众人七手八脚,五花大绑捆在椅子上的二人。

    目中射出道道寒光!犹如凶兽降临,杀机肆虐。

    安静,其他人皆静静而立。

    很快,两名无赖的双眸便怒凸起来,紧跟着,五官飞快扭曲,额头逐渐沁出汗水!

    “呜呜呜——!”痛苦的嘶鸣却无法释放,毛巾堵的太狠,以至于嘴巴张的几乎脱臼。

    可这已经算不上什么,真正可怕的,是身体里的奇痒与痛楚。

    二人身上青筋蹦起,血管根根清晰,想要翻滚抓挠却毫无办法,被束缚的太紧,只能不停抽搐。

    犹如坠入十八层地狱,那根本不是人类可以承受!

    刘胜瞪大眼睛,他何曾见过这等景象?献魂符的威力他可是第一次真实得见,直看的心胆颤栗,双腿发抖。

    当然,尽管可怕,但大家心里却是解气至极!这两个无赖可是把锦医堂给折腾的不轻,名声严重受损!

    二人既然敢做,就得承受代价。

    对付地痞无赖,很多时候就得要比他们还要流氓!还要凶悍!

    锦医堂内几人静静而坐,任凭两名无赖如何痛苦挣扎,就是不发一言,虽然同处一室却仿佛地狱与天堂之别……

    两名无赖全身抽搐,青筋蹦出,眼眸泪水狂涌,甚至沁出淡淡血丝!哼唧声持续不停。

    然而即便再痛苦也毫无办法,刚刚还在勒索别人,如今反被对方惩治,可谓自作自受。

    “许哥……”片刻过后,望着二人凄惨的目光,就连郑樊也不禁迟疑道:“要不要……?”

    “不急!”许昊摆手,看也不看的沉声喝道:“敢到我锦医堂内捣乱!这献魂符只要不抓挠自残,可以痛苦三天三夜!不会出什么事的,这才多久?来啊!刘胜,给我拿个棋盘来,我要下一局!”

    他云淡风轻般,可狠辣的内心却让所有人咋舌。好在许大哥是自己人,否则在场绝没人愿意与他作对!

    “呜——!”两名无赖见此绝望至极,想死却死不成,很显然,这种痛苦哪怕多承受一秒都是无尽的煎熬。

    他们想磕头,却没有办法,只能拼命扭动,导致椅子咯吱咯吱响动。

    要知道这可是坚固的实木椅子,很是沉重,能将这东西搞的快要散架,二人几乎将躯体的力量爆发到了极限!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这里也只有许昊能够做到心如止水。

    “将军!”他蓦然微笑,将最后的棋子落下,这才抬头看向对面的刘胜,这小胖子已经额头见汗。

    如此情况,他完全无法专心。

    “你们还得好好摔打摔打。”许昊无奈摇头,这才看向椅子上的二人,完全脱力的他们只能瘫软的抽搐着,想要昏厥无法昏厥,想要死也没办法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