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无赖堵门-毒战八荒-
毒战八荒

第九十四章 无赖堵门

    “噼啪!噼啪!噼啪!”

    鞭炮再次鸣响!伴随着喜庆的气息,昌隆车行正式成立。

    “嗷!”四周锦医堂以及铁手帮成员齐声欢呼!这是他们成功的第一步,也是在云中城扎根迈出的坚实一步。

    四周城民好奇围观,昌隆车行他们当然清楚,目前可以说非常出名,是现在于城外唯一打通各个村落,做贫民生意的车行。

    “感谢诸位捧场!想必诸位已经听过我昌隆车行!今天我们正式挂上门头,面向乡亲们营业。最近一周内,凡是乘坐我车行的价格减半!”马涛拱手向四周行礼,车行拿下正式手续以及门面,自然要答谢顾客。

    这价格减半,还是刘胜的主意。

    场面越加热络,四周披红的马车,也正式开始运营。当然,这只是取个彩头而已,昌隆车行已经有了五十几辆马车。即便开业也不能影响运营,生意兴隆,城外的车夫正忙的不可开交。

    走进院里,酒席摆了整整十桌。大家推杯换盏,神情兴奋。

    “对了。”首桌上,许诚坐在许昊旁边蓦然低声张口道:“前阵子我从护城军的营帐前路过,那里贴了榜,云中城貌似计划出售一处新的银矿开采权,城防军与开采方各占五成股,估计会在年底或明年初决定。”

    “嗯?”许昊听后手中筷子一顿。采矿,是个肥水极大的营生。过去均被三大商团所垄断,若己方能够分得一杯羹,利润将是非常可观的。

    如果能够拿下来,再加上车行药铺以及赌场等营生,五毒的核心成员们资源供给方面完成可以再提升一个档次!想到这里,他转头看向大脚道:“大脚,你上次不是认识了一个城防军的兵士么?”

    “是、是、是的!那家伙还是个副队长,平日里好酒如命。”大脚点头,说到这里略显得意。

    平日里他别的本事不大但却好交朋友,手里有两个帮会,换了身体面的衣服,连蒙再骗,混的风生水起,没多久已经在云中城内有了不少朋友。

    说出去,也已经算是个人物!

    许昊满意点头,沉声道:“使点钱,让他帮你盯紧这件事!最好可以介绍介绍门路,届时我们若能插一脚,你算立了一功。”

    “是!”大脚赶紧昂头挺胸,这件事师公交代了,自己无论如何也得做好。

    众人推杯换盏,酒席热闹,气氛欢愉。

    “不、不好了!”然而片刻,门外却骤然跑进来一道身影!那是铁手帮的成员蒋安,是个孤儿,年纪不大但聪明伶俐,专门被派到锦医堂帮忙。

    他急火火的来到许昊身边,沉声道:“刚、刚才有两个混混来咱们锦医堂医病!说是腹痛,可吃了咱们的药其中一个立即躺在地上翻滚,那人的同伴不干了,正坐在我们店里撒泼呢,怎么都赶不走。”

    很显然,这是故意的,而这么一闹,本就经营困难的锦医堂更是火上浇油。

    “嗯?”许昊眉头紧蹙,居然有不长眼的来自己店里捣乱!旁边的郑樊等人脸色也阴沉下来,他们倏然起身爆喝道:“他娘的,我们走!”

    所有人訇然而起!气势汹汹,铁手帮是干什么的?敢在自家师公的店里闹事,那就是找死!

    “慢!”许昊低吼,将所有人拦住,他感受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锦医堂没有油水尽人皆知,可却来这里捣乱,对方不会是傻子,肯定早就踩好点了。

    背后很可能有人指使,许昊这么多年过去,邪道里勾心斗角的手段没少见。

    “郑樊,你跟我回去一趟!其他人继续留在这里,莫要扰了喜庆的气氛。”他沉声下令,站起身缓步而出。

    其他人互相对视,不敢多言,只得重新就坐。

    “哎呦——哎呦——”

    城西锦医堂内,一名歪嘴男子横躺在地,不时打滚哀嚎,店外另外一灰袍消瘦男子则愤怒呼喝着。

    “锦医堂就是骗子!我兄弟好好的,结果吃了他家的药立刻就不行了!乡亲们,你们给评评理!”

    刘胜站在门口,口干舌燥,显然已经穷尽办法却也无济于事。

    四周早已围满了人,指指点点,或愤怒、或好奇、或疑惑,却均对锦医堂产生了疑问。毕竟这是新店,而且由一群年轻人开设,这下更没人想在这里医病。

    “土耗子!”蓦然间,一道爆喝响起,所有人均转头看去,只见郑樊站在前面正为许昊开路。

    在见到门口之人后,他双眉倒竖,此人郑樊竟然认识,乃是城南的蛇鼠!平日坑蒙拐骗,不知为何居然跑到这里。

    门口的男子倏然一愣,眼神稍微闪烁起来。

    不过很快他便恢复如初,嘶吼着大喊道:“好啊,正主来了!太好了!我们就在这评评理,你家药铺到底如何害人的。否则,我便向城防军求助,砸了你这黑店!”

    “哦?”许昊凝视着他,眼眉微微一挑。露出淡淡笑容:“那你想要怎么解决?”

    “赔钱!”土耗子嘶吼着喊:“不赔个两百枚金豆子别想完!”

    这话出口,所有人都倏然而惊,冷汗直流,这家伙张口就是两百枚金豆子!哪是常人出的起的?根本就是天价,别说租,甚至完全能盘下这家店铺了。

    “东家!”刘胜也从门口处蹿了过来,气的胸口起伏,呼哧带喘,他大声喝道:“他们这就是勒索!”

    可惜这话出口,土耗子更来劲儿了,拼命的叫喊,同伴使劲的翻滚,那架势简直快要死在锦医堂。

    “好。”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许昊竟然一摆手,大方接受,惊的旁边郑樊张大嘴巴。

    “钱的事好说,但总不能在这里谈吧。来吧,咱们进去喝杯茶,好好谈谈钱的事。”许昊招手,率先走进店铺,对于钱丝毫没有任何心疼。

    刘胜、郑樊甚至土耗子都傻了眼,这明摆着就是勒索,可他却没事人一样,提出的要求尽数接纳。

    事已至此,土耗子只能扶着地下的兄弟,惺惺的走进去。